海南花洒价格讨论组

推文《情无归处 爱你如荼》荣小暖 展昊铭txt全文完结阅读

小呆瓜小说资源库2021-04-07 15:12:40

“你别过来了啊!”

荣小琪看着一步步向她逼近的男人,眼神中满是惊慌。

她做梦也想不到,不过是来给领导呈一份文件,却意外的发现新来的领导是她这辈子都最害怕见到的人。

她摸到了门把手,拧了一下,才发现门早被反锁了。

“女人总是爱说反话,其实你也很享受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吧。”男人声音低沉,富有磁性。

眼前的男人,颀长的身材,笔挺的制服,帅气刚毅的脸庞,堪称完美绝伦。

可这个温文尔雅的男人,让荣小琪乱了方寸。

退无可退,她背后是坚硬冰冷的墙壁。

男人一手撑在墙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神中满是玩味。微扬的唇角含笑,这饶有意味的样子,让女人不禁轻轻颤抖。

“局长,这里可是办公室啊。”荣小琪急的快哭了,她很清楚男人那充满情欲的眼神透露出什么信号。

她拼命想推开面前的男人,却无济于事。

男人没有说话,只用一只手,就轻易的捉住女人两只胡乱挣扎的小手,固定在她头顶。

而另一只手,没了阻挠,肆无忌惮的抚上了女人的脸庞。

“办公室里才更容易产生刺激的感觉,对么?”男人一脸的戏谑。

食指勾住她的下巴,轻挑,看着她倔强但充满畏惧的眼神,他很满意。

右手划过精致的锁骨,径直攀上她胸前傲人的双峰。

“三年不见,发育的越来越好了,从飞机场到现在这样,得被多少男人揉捏过,嗯?”

男人的眼神中多了一丝阴鸷。

“没有……”

展昊铭明显感觉到,被他禁锢在怀里的女人浑身颤抖。

“反应这么剧烈,才摸一下你就受不了了?果然是和从前一样浪荡……”男人满是玩味的说道,“那要是这样呢?”

语音未落,他的手已经划进了女人的裙子,隔着那薄如蝉翼的内裤,他轻易就触碰到了她最最私密的部位。

“唔……住手啊……”荣小琪不敢高声呼救,双手又动弹不得,只得用双腿夹住男人的手,以防他更进一步的侵犯。

就在她靠着的这堵墙后面,都是她的同事啊,大家正在忙碌工作,她却犹如热锅上的蚂蚁。

她不敢发出一点异样的声音,生怕被人看到这一幕,眼前这个男人,是她的上司,可此刻,他依旧衣冠楚楚,而被侵犯的她,却已经衣不蔽体。

这幅香艳的场面若是被同事看到了,会怎么想。

“让我住手,却把我手夹这么紧?口是心非。”男人轻蔑的说道,“又不是第一次让我干,你装什么装!看你这不情愿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什么贞洁烈女呢,但你我都知道,你有多么的浪荡,多么的可耻!”

男人的语气犹如一把锋利的匕首狠狠扎在她的心上,这样还不够,还一刀刀的对她进行凌迟酷刑。

男人用语言羞辱她的同时,手下的动作却并没有停下,他轻易就剥落了她的内裤,手指粗暴而狠戾的闯入。

疼……

荣小琪只觉得全身僵硬,整个人都紧紧绷了起来,可是透过小腹,那异样的感觉传来,让她这一刻,真是生不如死。

“荣小琪,你可真贱,手指都能让你发情。”男人忽然抽出了潮湿的手指,嫌弃的在她裙子上擦干净手指,鄙夷的看着她,“是不是很想我像原来那样干你?呵,只可惜,你不配!谁让你是个千人骑万人压的货呢!”

说完这句,展昊铭一把推开女人,那厌恶的样子,犹如看见了恶心的东西。

就连女人站立不稳一个趔趄跌倒在地,脑袋狠狠撞在地上,他也没有在多看一眼。

荣小琪颤抖着从地上爬起来,匆忙整理好自己的衣服,裙子皱了,但好在不明显,她觉得自己此刻一定狼狈极了。

她从局长办公室出来,一路小跑到洗手间,对着那面光滑明亮的镜子好好看了看,发现确定被人看不出来什么后才长舒一口气。

她心有余悸,做梦也想不到,省里新安排来的副局长竟然会是展昊铭。

也从未想过,他们会以这种令人尴尬难堪的方式相逢。

她心不在焉,无心工作。

下班后,荣小琪磨磨蹭蹭,想故意拖到最后一个人溜走。

可是有几个同事过来叫她。

“快点啊,小琪,我们一起打车过去。”

“可我真的不想去,身体不太舒服。”荣小琪一向都不善于撒谎,她说这话的时候低着头顶盯着自己的鞋,有些心虚。

“新官上任三把火,人家领导的一番好意你都不领情,不怕日后被穿小鞋?”同事菲菲好意提醒。

今天是他们的副局长展昊铭上任第一天,他是从省里空降过来的领导,听说他年纪轻轻却仕途通畅,摆明了就是来基层锻炼几年后会被提干。

展昊铭一大早就邀请了所有同事,说下班一起去吃饭,他做东,旨在认识一下所有同事并和他们拉近关系。

荣小琪心中暗暗叹了口气,她实在是不想去,可又生怕被人看出什么端倪来,只得硬着头皮去了。

蓉城酒店,展昊铭定了一间大包厢。

荣小琪坐在一个角落里,低着头喝水。

她不喜欢这种热闹的场合,可是置身在这个环境中,她实在是身不由己。

“快看,他们来了。”菲菲用胳膊肘捅了下荣小琪,她抬起头,顺着众人的眼神看去,只见一对璧人正挽手而来。

男人穿着一件紫色的衬衣,外面套着一件休闲西装,黑色的西装裤衬的一双大长腿格外吸睛。

他身边的女人,穿着一条流苏长裙,外罩一件米色披肩,墨色的长发高高盘起,宛如画中走出的佳人。

“好帅哦……”人群中有人议论纷纷。

荣小琪移开了眼神,她只觉得鼻子有些酸。

展昊铭天生一副好皮囊,她一直都是知道的,穿上公安制服,他刚毅硬朗,换上休闲西装,邪魅倜傥。

展昊铭向大家介绍了他的未婚妻韩子衿,简单的讲了几句话,就落座用餐,叮嘱大家莫拘束。

听说韩子衿是市长的女儿,展昊铭有今天的平步青云,离不开他未来岳父的提携。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人如其名,优雅夺目。

同事们对新来的副局长以及他的未婚妻议论纷纷,但总之少不了赞叹他们的郎才女貌。

同事们纷纷上前敬酒,展昊铭都十分豪爽的接受,并且把同事们敬给大嫂的酒全部揽了下来。

很快,除了荣小琪,其他所有同事都敬完了酒。

“喂,该你了……”菲菲好意提醒她。

荣小琪想尽量拖延,可这种事情,躲是躲不掉的。

她硬着头皮,端着酒盏,走近展昊铭,她远远就看见,展昊铭放在桌下的一只手,紧紧握着韩子衿的手。

他不断的给韩子衿夹菜,帮她剥掉虾皮,看她咬一口,男人唇角含笑,眼里是满满的宠溺。

如胶似漆的样子,真是甜蜜。

“展局,欢迎你成为我们大家庭中的一员,以后我会向您好好学习,我不太会说话,今天就借您的场子,向您以及嫂子敬杯酒吧。”

荣小琪努力挤出一个笑容,她觉得双手端着的酒盏,重如千金。

展昊铭坐在那里,气定神闲,既没有起身,也没有伸手端住酒杯,只是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缓缓开口,“荣小琪?我记得你,你下午起草好的文件我看了,文笔还不错。”

展昊铭说到“下午”的时候,眼神中闪过一丝狡黠,荣小琪有些慌张。

就在她觉得继续端着酒盏突兀的站着有些尴尬的时候,韩子衿站了起来。

“谢谢你的好意,昊铭有些醉了,我替他吧。”韩子衿是名门之后,一举手一投足,都显示出她的教养和优雅。

她没有喝酒,大约是因为热的缘故,白皙的脸蛋上晕染着一丝绯红,明亮的大眼睛中充满灵动。

沉鱼落雁,荣小琪脑中飘过这四个字,展昊铭有如此漂亮优秀的未婚妻,她由衷的替他高兴。

“小琪?”

“嗯?”荣小琪意识到有人叫她,游离的思绪才猛的回来。

“我说,我叫你小琪,你不介意吧?”韩子衿笑道,像一个知心大姐姐。

“不,当然不介意。”

“那这杯酒,我就替昊铭干了。”韩子衿说着就端起酒杯。

她还未抬起的胳膊却被男人修长的手指拉住。

“亲爱的,你别喝酒,女人喝酒对皮肤不好。”展昊铭握住韩子衿的手,从她手掌中接过酒杯,声音轻柔。

荣小琪心底莫名划过一丝凄凉。

“敬酒的人,自己不喝怎么行呢?来,我们碰一杯!”展昊铭说着递给荣小琪一杯酒。

她想拒绝,可是作为一个下属,不便拒绝新来的领导。

硬着头皮,她和展昊铭干了一杯。

“好事成双,敬酒干杯怎么也得来两杯!”几个同事起哄。

展昊铭没有意见,荣小琪就更不敢有意见了。

她的酒量一向很差,当她回到自己座位上坐下的时候,她觉得走路时轻飘飘的。

酒过三巡,气氛活跃了起来,酒精确实是个能调动情绪的催化剂,荣小琪被几个同事接连灌了几杯酒后,感觉胃液翻涌,难受的想吐。

她匆忙离开包厢,冲进了洗手间。

吐得天翻地覆,这才感觉好受了些。

漱了漱口,她推开卫生间一个隔间。

正准备锁门蹲下去,却忽然只见一个身影闪了进来,以更快的速度关上门,抱住了她。

荣小琪惊呼一声,只是,声音还没发出来,便被堵住了嘴。

前一刻她醉醺醺的有些意识不清,但现在所有的醉意烟消云散了,当她意识到自己堵住自己嘴巴的是展昊铭的唇瓣时,她的大脑几乎停止了思考。

展昊铭的唇瓣很软,很暖,也很霸道。

她用尽力气,也推不开男人压上来的身体。

良久,展昊铭才意犹未尽的松开了她的唇瓣。

“展局,这是在女士洗手间……”荣小琪清晰的感受到男人火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脸上,有些痒。

“我知道。”他居高临下的看着荣小琪,就像猎人看着被困的猎物。

“展局,您未婚妻还在包厢里呢……”她企图用韩子衿提醒展昊铭。

“那又怎样?”男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他一边说着,不安分的双手已经在女人身上肆意游走。

“别在这……”荣小琪刻意压低的声音中是苦苦哀求。

“别在这?”男人把玩着这句话,眼神中满是玩味的嘲弄,“你的意思是,换个地方?”

“别这样!”荣小琪被男人逼近角落里无处可逃,她紧张的快要死掉,这里是酒店的洗手间,展昊铭他怎么敢……

外面的门传来响动,有两个女人一边聊着天一边走了进来。

尽管看到了隔间的门被展昊铭反锁了,但荣小琪依然羞愧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不想被别人发现就别出声!”男人在她耳畔轻声命令,但他侵犯的双手却并没有停止。

展昊铭的双手一路向下,攻城掠地,荣小琪几乎瘫软在他的怀里,毫无招架之力。

他抬起女人的腿,攀在自己腰间,同时熟稔的脱下了荣小琪那条薄如蝉翼的内裤。

裙子下面顿时传来一阵凉意,荣小琪打了一个激灵。

“还我!”荣小琪心中又惊又惧,她压低了嗓子,伸手去抢内陆。

“像你这样放浪的女人用不着!”展昊铭却反手一丢,内裤已经躺在了纸篓里。

“你……”荣小琪涨红了脸,却无计可施。

外面依然有人进出的声音,荣小琪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但展昊铭似乎全不在乎。

他飞快的解开了皮带,荣小琪能清楚的感觉到他的火热抵在她小腹上的灼热感。

“你疯了!”荣小琪的声音轻的就像是耳语,可她身体动情的变化却被男人尽收眼底。

“让我见识一下,这三年,你都学了些什么本事!”展昊铭呼吸沉重起来,喉结滚动。

他拉起荣小琪的手,准确无误的覆盖在自己的坚挺上。

荣小琪被突如其来的滚烫吓了一跳,想收手,却被男人阻止。

“像原来那样,伺候好他!”男人咬着荣小琪的耳朵,轻声命令。

他的手指划过荣小琪身上每一块肌肤,都能让女人颤栗不止。

“展昊铭,我们不能……”荣小琪带着哭腔。

男人有些不耐,掀起荣小琪的裙子,作势就要进入。

这时,却传来一个不耐烦的声音:

“里面的人,好了没有?”

外面有人催促,荣小琪紧张的忙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可是身体却失去了平衡,她本能的伸手抱住了展昊铭的脖子,男人顺势一挺腰,她只觉得自己被那硕大的滚烫贯穿。

“唔……”荣小琪咬住了展昊铭的肩膀。

外面催促的人骂骂咧咧的敲着门,展昊铭却像没听到似的,发了疯似的在她身上攫取,压榨。

荣小琪几度晕厥,她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也完全无力抗拒,只能紧紧咬着展昊铭的肩膀,努力使自己不发出一点声音。

而在她身上发泄的男人,却像是只狂暴的野兽,在发泄着深深的恨意,恨不得将她吞噬。

不知道过了多久,荣小琪觉得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长,展昊铭在她体内爆发后,飞快的从她体内退出。

她醉眼朦胧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可是男人脸上却只有一脸的嫌弃与厌恶。

门外催促的人早已不耐烦的离开,一片安静。

“这样都能高,潮,果然是个十足的sao货。”男人一脸鄙夷的说罢,便扬长而去。

荣小琪觉得双腿软绵绵的,要不是靠着冰冷的墙壁,她连站立都困难。

她用手背抹了抹眼角的泪滴,整理好自己早已凌乱的衣衫,看了看被展昊铭丢在纸篓里的内裤,她欲哭无泪。

尽量的往低拉了拉裙子,她硬着头皮往包厢里走去。

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每走一步,下面都觉得凉飕飕的,每走一步,都如履薄冰。

荣小琪推开包厢门的时候,她很庆幸同事们正和展昊铭激烈的猜拳喝酒,好像没有人注意到她,更没有在乎她的脸颊是不是红的像苹果。

她小心翼翼得坐了下来,下身如被撕裂般疼痛,可她还得直挺挺的坐着,生怕陪人发现自己裙子下面的真空。

如坐针毡,一点也不夸张。

服务员来给杯子里添水。

“女士,我帮您换杯热水吧。”热心的服务员端起荣小琪面前已经凉了的水杯,却一不小心滑落。

茶水不偏不倚全部落在了裙子上。

“女士,真是抱歉,我这就帮您擦干净。”

服务员连忙拿起纸巾要帮荣小琪擦拭裙子上的茶水。

荣小琪像是受到了刺激似的忽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连忙推开了服务员。

“不……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

她吞吞吐吐的连话都说不完整。

只觉得自己的脸烫的吓人,同时,又觉得脊背一阵发麻,倘若被人发现她裙子下面的一览无余的光景,她一定会当场咬舌自尽的。

“展局,各位同事们,我头晕的厉害,实在坐不住了,我先回去了,你们玩好……”

她说完这番话,没等展昊铭开口,就拿起包,逃也似的离开了。

“小琪,等等我……”

她站在酒店门口,只见韩子衿踩着轻盈的步伐追了出来。

“你一个女孩子,又喝了酒,一个人打车恐怕不安全,还是我送你好了。”韩子衿笑意盈盈,温柔的像盛开的花朵。

“不用麻烦了,嫂子……”荣小琪咬着嘴唇,她没法正视韩子衿的双眼。

“不麻烦,反正我的司机等着也是等着,我先送你回家,等会再来接昊铭。”

韩子衿热情的不容拒绝,下一秒,一辆黑色的捷豹停在了她们面前。

荣小琪心慌意乱的上了车,韩子衿陪着她坐在后排。

“小琪,喝点水,醒酒!”韩子衿看着她,眼神中闪烁着一丝高深莫测。

“不了,嫂子……”荣小琪心虚的摆了摆手。

有人能体会这种感受么?十几分钟以前,她被身旁这个优雅高贵的大小姐的未婚夫粗暴的占有,此刻,她怎能厚颜无耻的接受她的好?

然而,她内疚自责的情绪还未平复,便只听哗啦一声。

她被兜头浇了一头冷水。

瞬间清醒。

她抬眼,眼前的韩子衿哪里还有一丝温柔,她一脸的鄙夷,眼神中满是能将她吞噬的厌恶。

“让你喝水你就喝,你这种货色,有什么资格拒绝?”韩子衿话音未落,只听“啪”的一声。

荣小琪只觉得脸庞火辣辣的,而她,彻底的懵了。

发丝上的水还滴滴答答,跌落在真皮座椅上,她都替韩子衿心疼车。

韩子衿这一个巴掌,着实不轻,指甲划过的地方,传来阵阵痛意。

她本就心虚的像是被捉赃的小偷,此刻,更是不敢说什么。

“荣小琪,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就你这种被人玩残了的烂货,还敢勾引我男人?”

韩子衿嗓音很高,充满怒意。

荣小琪低着头,不说话。

“你以为你不说话就没事了么?”韩子衿一边骂着,一边把一个黑色的塑料袋扔到了荣小琪脸上。

袋子弹在了座椅上,露出粉色的一角,熟悉的蕾丝边,那是她的内裤,被展昊铭粗鲁的扯掉后扔到了卫生间的纸篓里。

韩子衿都知道了……

她的脸红一阵白一阵,没有什么比这更尴尬了。

“哼,刚才在酒店里,没让服务生在众人面前掀起你的裙子,我已经够意思了,荣小琪,你这种垃圾,都不配当女人!”

“你以为展昊铭真的会喜欢你么?呵,你别做梦了,你不过是他醉酒时发泄欲,望的一个工具罢了。”

韩子衿的话不堪入耳,但荣小琪早已麻木了,被酒精折磨的昏昏沉沉的脑子,被展昊铭折腾的快要散架的身体,被韩子衿践踏到尘埃里的尊严,让她觉得一切都是这么的不真实。

可是发丝上跌落的水珠,脸庞上火辣辣的感觉,提醒着她,这就是事实。

而事实,是无法逃避的。

车子停了下来。

荣小琪是被司机连拉带扯从车上拉下来的,她站立不稳,一个踉跄跌倒在地上,衣衫上全是土。

抬头,这里可不是她家的小区,这是一个她完全陌生的地方。

人迹罕至,只有不远处的天桥上偶尔有飞快的车辆驶过,而天桥下,是几十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正蜷缩在天桥下,朝这边投来贪婪的眼神。

“你想干什么?”荣小琪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感觉,夜风中,她的声音有些颤抖。

那些流浪汉,都是游离在这个城市边缘的渣滓,瘾君子,毒虫,惯犯……

“呵呵,这就怕了?”韩子衿抓起荣小琪的头发,把她从地上拉起来。

指着远处的流浪汉,韩子衿咬牙切齿的说道:“不让你尝点苦头,恐怕你以为我好欺负的很呢。你这种贱货,就只配让那种邋遢肮脏的男人玩弄,因为,你比他们更肮脏、更不知廉耻。”

荣小琪心头一震。

天色将黑,这种地方,就算她被杀了抛尸,恐怕都没人会发现,而韩子衿险恶的话,让她的心迅速跌入一个无底洞。

“你知道你将会面对的是什么么?你会被那些乞丐,野男人们,轮奸致死,但在这过程中,他们为了防止你逃跑,会弄断你的手脚,为了防止你叫喊,会割掉你的舌头,你将会沦为一群流浪汉的玩物,至死方休!”

荣小琪想故作镇定,可是她的身体却在不住的发抖。

身为一个女警,她很清楚,韩子衿描述的那种景象,不是凭空编造的,这是一个险恶的世界,她见过更悲惨的。如果她落入这些人手中,只会比韩子衿说的,更悲惨痛苦一千倍一万倍……

“胆敢觊觎我的男人,你得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韩子衿示意司机把荣小琪拖过去。

“不……”荣小琪一想到那种生不如死的下场,奋力反抗。

她抓起一把尘土,就朝韩子衿和司机扔去,然后转身就跑,可没跑几步,又被抓住。

司机是个年轻的小伙子,一把扯住荣小琪的头发,照着她的肚子就是狠狠一拳,荣小琪痛的连呼吸都困难。

“你TM还敢跑!”韩子衿上前,左右开弓,啪啪就是两个耳光。

荣小琪连韩子衿又骂了了些什么都听不清楚了,耳朵中只是一片轰鸣。

口中一片腥甜,那是血水的味道。

“我没有勾引过展昊铭!”荣小琪心底淌过一丝苦涩。

“像你这种贱货,不是你难道是昊铭主动?呵,你真敢给自己贴金。”韩子衿一脸的鄙夷。

“韩子衿,如果一个女警察在参加完展副局长的饭局后莫名失踪,一定会引起不小的轰动,就算你爸是市长,一手遮天,难道连舆论也遮得住么?”

荣小琪双眼通红,犹如一头困境中的野兽,她唇角泛起一丝渗人的笑容,表情有些扭曲。

“还敢恐吓我?像你这种出轨的烂货,就算死了也没人在乎,别人只会拍手叫好!”

韩子衿正骂着,忽然手机响起。

荣小琪不知道电话那端是谁,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只见韩子衿的脸色变了变,她的表情有些尴尬,但声线却软到了骨子里去。

挂断电话后,韩子衿狠狠瞪了荣小琪一眼,发泄似的一脚踹在她的肚子上,“贱人,你该庆幸我还有事去做,今天就当给你一个警告,若是再敢勾引我男人,我发誓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说完,她就乘车离开,只剩下荣小琪一个人瘫软在地上。

荣小琪艰难的站起来,她看着远处天桥下的流浪汉,不敢在此地久留,拖着沉重的身子,以最快的速度往大路上走去。

她想,以韩子衿那种身份,刚才能让她在电话里那么软声软气的,恐怕只有展昊铭了。

不管怎样,她都庆幸自己躲过了一劫。

明明她没有去勾引展昊铭,明明是他先招惹自己的,可是为什么,她要承受这一切。

荣小琪打车,回家,此刻只想好好睡一觉。

掏出钥匙打开门,客厅里亮着一盏落地灯,昏黄的灯光,没有照亮荣小琪的内心,相反,让她的心底更加阴沉。

沙发上斜躺着一个男人,双脚搭在茶几上。

地上满是烟头和东倒西歪的啤酒罐。

叶远航已经很久没有回家了,荣小琪想,看来他又输光了钱。

她脱掉高跟鞋,光着脚,想尽量不发出声音的走回卧室。

经过沙发的时候,方才一直闭着眼睛的男人忽然睁开双眼,坐了起来。

你去了哪里?”叶远航眯着眼睛,盯着荣小琪。

“和同事吃饭。”荣小琪看都没看叶远航,就快速朝卧室走去。

“站住!”男人忽然从沙发上起身,扑上去一把拉住了荣小琪。

男人的步伐不算矫健,甚至有些迟缓,看得出,他的一只腿有问题,走路有点跛。

叶远航比荣小琪高不了多少,他挡在荣小琪面前,一双三角眼中上上下下不断打量着她。

“呵,吃饭?和什么样的同事吃什么样的饭,能让你衣衫不整、头发凌乱?我看你根本就是偷情吧!”叶远航眼神中闪过一丝阴戾。

“神经病!”荣小琪推了叶远航一把。

眼前这个面容猥琐的男人,是她法律意义上的丈夫,叶远航总是赌输了就回来拿钱,她已经厌倦了跟他的争吵。

尤其是今天,她很累,她只想休息,不想跟叶远航多说一句话,甚至看到他这个人,心底就犯恶心。

然而,叶远航显然不会轻易放过她。

“荣小琪,你不说清楚休想走。”叶远航抓住荣小琪的外套,使劲一扯,衣服就分崩离析。

“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荣小琪也毫不客气的抓起手边能够得到的东西朝叶远航砸去,可惜,她只是抓到了沙发上的抱枕。

“靠,你和别人偷情当然只顾着做了,当然没什么好说的!”叶远航一把将荣小琪推到在沙发上,发狂似的去撕扯她身上的衣物。

他毕竟是男人,力气比荣小琪大了许多,而荣小琪过去还能用几招擒拿手和他对抗一番,但眼下,她虚弱的连一丝力气都没有。

叶远航的手顺着荣小琪白皙的大腿往深处探去,下一秒,他整个人都炸了。

“贱人,你真TM是个荡妇,连内裤都不穿!”叶远航眼中凶光闪烁。

就这一瞬间的停顿,荣小琪挣开男人坐了起来。

“臭biao子,你TM给我戴绿帽子!”叶远航火冒三丈,一脚踢翻了茶几。

桌子上的东西应声落地,精致的玻璃茶几也顿时粉碎。

荣小琪深吸一口气,她实在是没有精力和他争吵了。

“你老实交代,和你苟合的野男人的谁?老子剁了他!”叶远航狂怒。

“我看你你这样子根本就是偷情的时候被人抓奸了吧?”叶远航捏住荣小琪的下巴,扳过她的脸,昏暗的灯光下,脸上的巴掌印十分清晰,他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猜想。

谁知,荣小琪却固执的甩开了他的手。

“叶远航,你错了,我们玩的就是这一口,你学都学不来。”荣小琪看着一脸恼怒的叶远航,想到自己被他毁掉的这辈子,什么都不在乎了。

“叶远航,你不是爱玩SM么?可惜你是个太监,再怎么都不行,我看见你就恶心,但我和别人配合的挺好,那种快乐,你这辈子都无法体会了!”

“闭嘴!”叶远航发狂似的大叫一声,飞快从抽屉里拿出一条鞭子,手一扬,狠狠落在荣小琪身上。

手臂上顿时出现一条紫红的印子。

痛……

荣小琪倒吸一口凉气,但她忍住了没叫出来,甚至连一声异样的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叶远航打她,不是第一次了,她早已经习惯,也早已经麻木。

“贱人,说,和你苟合的野男人是谁!”叶远航面目狰狞。

荣小琪越是淡定,他越狂暴。

“是个比你好一千倍一万倍的男人!”荣小琪咧嘴笑着,那笑容却阴森的有点瘆人。

叶远航扬手又是一鞭子,但这一次,荣小琪抓住了鞭子,反手一拽,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硬是生生把鞭子从叶远航手中拽了出来。

叶远航看着披头散发的荣小琪,面目通红,扭曲可怖,一时之间竟然有点发怵。

他很清楚,如果真的动起手来,他不一定是荣小琪的对手,他记得,荣小琪在大学里拿过女子组格斗冠军。

“叶远航,我懒得跟你争吵,拿了钱,就滚吧。”荣小琪从叶远航身边掠过,看都没看他一眼。

那声音飘渺的像是来自地狱,没有一丝感情,没有一丝生气,充满绝望。

“贱人,就算你不说,老子也会查清楚到底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给我戴绿帽子,我一定废了他,咱们走着瞧!”

叶远航恼怒得摔门而去。

荣小琪站在花洒下,任由温暖的水从身上流过,她喜欢这种被温暖包围的感觉,浴室里的氤氲湿热,竟然成了她此刻唯一的慰藉。

展昊铭,你为什么要回来,为什么要在我最落魄的时候出现,为什么要那么对我……

不争气的泪水无声的滑落。

面对韩子衿的威胁,她没有流泪。

面对叶远航的暴怒,她也没有流泪。

可是偏偏此刻,当展昊铭从她内心尘封已久的记忆中逐渐清晰时,她却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注定是无眠的一夜,她忘了自己在床上辗转反侧了多久才睡着,只是当清晨睁开眼睛,看到手臂上那条醒目的疤痕时才深深叹了口气。

果真不是梦,她还得上班,不得不面对现实,不得不面对展昊铭。

她生怕再次被展昊铭刁难,处处小心翼翼,然而令她意外的是,接下来的几天,展昊铭几乎视她为空气,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这样,也好。她安慰自己。

七月的骄阳炙烤着恒江大地,展副局长在了解了一个星期的基本情况后,迅速展开了工作部署。

恒江市打黑除恶专项行动小组迅速成立。

展昊铭任总队长,从全局抽调了八名干警展开行动,荣小琪也是其中一个。

“按照上级指示,咱们此次的行动,主要针对的是基层黑恶势力,目前根据摸排调查结果,首轮行动主要整治宁县、户县、葛县这三个黑恶势力猖獗的边远县区,咱们迅速进驻县区,协助当地派出所干警开展整治活动。”

按照展昊铭的安排,荣小琪被分到了宁县,不,准确的说她是自告奋勇去宁县的。

宁县地处恒江市最北端,与邻市的少数民族聚居区相接壤,那里山路环绕,交通闭塞,民风彪悍,没有人愿意去。

但荣小琪是个例外,她愿意去,因为,宁县是她的故乡,是生她养她的地方,那里虽然落后,虽然闭塞,但有她日思夜想的亲人。

最重要的是,进驻宁县,意味着她可以暂时的逃离叶远航一段时间。

自从三年前和叶远航结婚后,荣小琪就很少有机会宁县老家看看,不是不想,也不是没有时间,只是……生活中总有很多让人无奈的地方。

她在长途汽车上打了一个盹,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宁县县城。

前来接她的是宁县派出所的户籍民警赵梓阳,一个清秀阳光的大男孩,穿着制服,远远就冲荣小琪招手。

“荣警官,怎么就你一个人来了,按照文件精神,我还以为会来好几个前辈呢。”赵梓阳笑的时候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他很自然的上前帮荣小琪拎起了行李。

“任务繁重,每个人都分身乏术呀。”荣小琪也冲他礼貌的笑了笑。

同事们都不愿意来宁县这种民风彪悍、鸟不拉屎的地方,所以她只好孤零零的一人前来。

“荣警官,四个多小时的班车,你一定很累了吧,所长安排了晚饭,吃完饭咱们先休息,明天就正式展开工作。”

“其实,你不用荣警官长荣警官短的称呼我,我叫荣小琪,叫我小琪就行了。”

“那怎么行,我还是叫你琪姐吧。”赵梓阳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你刚才说安排好了晚饭?不必了吧,随便吃点东西就可以了,不用麻烦。”荣小琪深知,基层部门对于上级来的,不管干什么,都当领导对待,而她不喜欢这种过场。

赵梓阳把行李箱固定在一辆拉风的摩托车上,有些羞涩的开口,“琪姐,所长安排我务必把你带到,我们所里就一辆破车,还不如我这摩托来的快,希望你不要介意。”

夕阳的余晖把人影子拉的很长,荣小琪坐在摩托车上想起了自己的童年。


未完待续。。。。。

因篇幅有限,更多精彩内容请添加人工客服,获取全部资源,2.99/本的辛苦费是我们坚持的动力(伸手党勿扰)

??声明: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由热心网友更新整理,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扫描下方↓↓↓二维码联系客服获取全文



Copyright © 海南花洒价格讨论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