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花洒价格讨论组

女人最让男人欲罢不能的原因,竟然是……

经典女人小说屋2020-11-29 10:22:04

上方 经典女人小说屋加关注,方便下次阅读

(图源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第1章 匪夷所思


两具火热的身躯交缠在一起,女人身上柔软的触感让一向很严格要求自己的裴东宸整个人的控制力被摧毁,感官似乎战胜了理智,他分开了她的双-腿,在就要进入的一刹那,他的理智又突然被拉回。

呃!不!

他不能!这是个陌生的女人,他不能被佑惑,授人以柄。

猛地起身,一把扯过丝被盖住女人的酮-体,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猛地闭上眼睛,待到激/情退却,换回了自己的衣服。

低头看了眼在他沐浴后突然出现在他床-上的光裸女人,脸色一片阴霾,眼中闪烁着浓浓的凶光。

好一个主动献身的女人,裴东宸连被子带人一起抱了起来,将女人丢进洗浴室的浴盆。

打开花洒,冰凉的水就这倾泻而下。

“蔼―”燕涵就这么被冰凉的水一下子浇醒,大大的眼睛带着茫然看向四周,这是哪里?

“说,谁让你来的?!”男人的语气带着一种威严的霸气,不是怒气,但可以感觉他很不爽,很不耐,却在极力隐忍。

燕涵呆了呆,低头看看自己,花洒里的水还在喷涌。薄薄的丝被已经被淋湿,紧贴在身上,而她的身体正不着寸褛的被裹在丝被里。

“蔼―我怎么了?你,你又是谁?”燕涵吓得又一阵刺耳的尖叫,刺得裴东宸觉得自己的耳朵要聋了。

“闭嘴!”又是一声低吼。

燕涵吓得乖乖闭嘴,窘迫地瞪大眼睛,就看到站在浴室门口的高大男人,那个男人此刻眼中是怒意,正一脸阴沉的瞪着她。

“你,你是谁?”她又忍不住瑟缩着问了一句。

裴东宸皱眉看着一脸惊恐的小女人,表情还真是丰富,演技不错,可以得奥斯卡金像奖了。

“说,谁派你来对我献身的?”裴东宸冷哼一声,语气讥讽,她能配合别的男人来玩主动献身的游戏,同样也是心机深沉的主吧,这种女人是蛇蝎,碰不得,他深知。也庆幸自己没有碰!

“我――云飞呢?”燕涵下意识地看看四周,今天是谭云飞跟她越好的,谈了六年恋爱,云飞说今晚要来酒店开房,不开房的话就分手,想着他们不久后要结婚,她不想失去他,就决定从了他,可是眼前这是什么情况?

裴东宸上前一步。

“蔼―你别过来,你要干什么?”他一靠近,燕涵吓得又发出一阵刺耳的尖叫。

“该死!”裴东宸一阵咒骂,拧上了花洒。“要干什么我早干了,不用到现在,说,你是为了谁?有什么目的?”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燕涵见他并不是要伤害自己,忍不住回嘴道。

裴东宸冷哼一声,对这个女人的装傻感到很是不屑,讥讽道:“是我该问你吧?脱光了自己,跑到我的房间,你说你在做什么?”

什么?

燕涵的脑子似乎有些短路了,仔细回想着先前,今晚是她跟相恋了六年的男友谭云飞的第一次,在进房间的时候,她喝了谭云飞给的一杯红酒,然后就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了,后来整个脑子是晕的!醒来后就是在这里被冲冷水,她怎么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对了,云飞呢?刚要喊人,就听到男人沉声道:“醒了吗?醒了的话,立刻给我出来!”

说着,一把扯过洗浴架上的浴衣猛地丢在她头上,眼前一黑,燕涵拉下浴衣时,那个看起来有些微怒的高大男人已经不见了。

立刻穿好浴衣,燕涵走了出来,小手紧张的紧紧浴衣,包裹好自己,脑子里一团乱,酒醒了,可是却不知道怎么回事。

似乎更乱了!

走出浴室的时候,他正一脸严肃的盯着她,见她出来,他坐在一旁的沙发上。

“你能给我个解释吗?”他不客气的问道。“跑到我房间来献身为了谁?”

“我――”燕涵一怔,皱皱眉,她要对男朋友献身,不是对这个陌生的男人,于是大着胆子道:“我凭什么要给你解释,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和我未婚夫在一起好好的,你又是哪里冒出来的?”

“小姐,是你出现在我的房间里!”裴东宸冷声指正。

“怎么可能?”燕涵瞪大了眼睛,对于裴东宸的说法显然不信。

“不管你是什么目的,不管你身后的人是什么目的,我希望你能转告他,没有下一次,你走吧!这一次,我可以不追究,如若有下一次,他休想在政-界混下去!”

“什么意思?”燕涵还没反应过来。

裴东宸鄙夷的看了一眼她,“怎么,不走还真的想等我要你吗?告诉你,我对自动送上门的女人不感兴趣!对我来说,你和妓-女没什么区别!”

第2章 爱了六年的男人

瞅了眼看起来还算长得可以的燕涵,裴东宸的眼神要多鄙夷有多鄙夷。美色多了去了,他喜爱美色,但不至于饥不择食到什么女人都要的地步。

“你这个人怎么回事?你说谁妓-女呢?”燕涵气不过,从小到大,她还从来没有被人如此羞辱过。“你不带这么侮辱人的!”

他怎么可以这么说素不相识的她?他了解她吗?

裴东宸冷哼一声,嘴角满是不屑,然后站了起来,一股迫人的压力就这么逼了过来。

燕涵这才看清楚,这个男人很高大,修长的身材,他穿着一身黑色西装,完美的五官呈现着高贵的线条,冷峻的面容因为紧抿的薄唇而显得更加的严肃高傲,修长的手指绕过走到吧台边酒杯的支架,优雅的举起,像血一样艳红的酒在杯中晃了晃,轻轻的抿一口,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着王者的霸气。

他,裴东宸,一直是所有人眼中的完美尤物,政-界里最年轻最睿智最有魄力最目空一切最有前途的五钻级政/客,炙手可热的程度可想而知。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除非他不想。更何况现在他还是单身!

抿了一口酒,裴东宸这才开口:“看看你的样子,你不觉得你比妓-女好不了哪里去了吗?看看这个房间,连你的衣服都没有,难道是我在诬陷你吗?”

燕涵下意识的寻早自己的衣服,可是,真的没有她的衣服,只有包包,说不清了,她也不想说,顾不得吵架,只是慌张地问着:“我的衣服呢?”

裴东宸一愣,面对这个女人,他真是无语了。猛地站起来,一把揪住她,把她整个人往外拉,“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这样别有用心也没有用,我没有碰你!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都达不到的!”

说着,就把人给推了出去。

门砰地一下关上,燕涵错愕的站在门口,一抬头看到门牌号是2232,不对,她记得谭云飞订的房间是2231的。

这是怎么回事?

心里有不好的预感涌出来。

紧接着,2232房间的门又打开,裴东宸把她的包放到了她的手里,门又砰地关上,燕涵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包包,面对紧闭的2232的门扉,她想说的话立刻噤声,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立刻打开包包,打电话给谭云飞,结果谭云飞的电话关机,她又检查包包,发现2231的房卡还在,她立刻刷开隔壁2231的房间。



“云飞――蔼―我受不了了!”女人突然叫了起来。

听到“云飞”两个字,燕涵的心彻底凉了下来。

原来――

她不敢想下去了!

走廊上的灯照射进来,她看到门口散落了一地的衣物,男性衬衫,女士长裙,男性长裤、黑色蕾/丝的内依……

而她的衣服,就在沙发上。

原来今晚的酒里,他下了药,原来他叫她来不是和她共度良宵,而是让她去为陌生男人献身,那个男人应该是他的上级吧!

她的心里一阵冷寒,轻轻走进去,昏暗的大床-上,两个人影这热烈的纠缠着。

高大的阳刚身躯,紧压着雪白娇嫩的修长玉体,美-腿勾在劲瘦腰际,起伏冲撞之间,娇媚柔腻的申/吟便在喘熄间被逼出来。

“有、有人……”女人突然喊了一声。

“专心点!”谭云飞低沉性感的嗓音沙哑着,清欲紧绷。

“云飞,真的有人!”谭云飞身下的女人紧张的喊了一声。

更加猛列急促的冲撞,让承受者蹙紧了娥眉,又难受又舒服,被热吻得红润略肿的小嘴轻启,无助地讨饶着,“云飞,啊,真的有人!”

这就是她爱了六年的男人!

谭云飞!谭云飞啊谭云飞!

这一刻,燕涵明白了!

她啪得一下打开灯。

一瞬间,在女人身体里驰骋的谭云飞突然惊醒了,抬起头就看到燕涵一脸破碎的神情,她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谭云飞,然后抱起自己的衣服,跑进洗浴间换上。

“涵涵――”身后是谭云飞的喊声。

什么都不顾了,燕涵换了衣服,已经知道了什么情况,是他,一定是谭云飞把她送进了2232号房间。

如果那个男人是坏人的话,今晚,她一定是被那人给吃的一点不剩了。

换了衣服,她冲了出来。

“涵涵……”谭云飞也已经换上了衣服,他一把抓住燕涵的胳膊。“你听我说!”

第3章 她只是礼物

燕涵的心底突然酸涩的难受,一股巨大的苦涩,从心里涌上眼底,泪水无声无息的落了下来。

一抬手,她的巴掌清脆的落在他的脸颊上,所有的柔情全部静止在这一秒钟。“谭云飞,你混蛋,你混蛋!”

谭云飞一个激灵,愣了足足有一分钟,不敢置信的看着燕涵,然后吼道:“燕涵,你在幻想什么?想跟我结婚,你也该为谭家做点什么,用用你的第一次是看得起你,不就是一道膜吗?我又不在乎你的第一次给了谁,你气什么?今晚我可以当你是给了我!我不会追究!怎么样,他跟你睡了吗?”

原来他真的想要利用她作为献给上级的礼物,原来她真的想利用她的身体来贿/赂上级。

他的右脸被她打得红红的,浑身都散发着怒意,那么狠厉地瞪着燕涵,还一副指责她的样子。

“哈!”燕涵冷笑一声,所有的梦想和甜蜜在这一刻都已经破碎。“谭云飞,我们完了,我们之间完了!很抱歉你要贿/赂的男人是个正人君子,人家没有碰我,你的如意算盘打错了!他让我告诉你,不要再有下次!”

吼完,她便冲出门去,冲进了电梯。

电梯门关闭的一刹那,她的泪终于忍不住潸然而下。

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一片羽毛,轻飘飘的没有一点的力气,这就是她的人生吗?

六年来,她小心翼翼的守护着的爱情,到头来换的却是男友的阴谋,原来她深爱着的男人只是一个为了高升官/场不择手段的小人。如此而已!六年,多么的不值得,六年啊!

从二十岁到二十六岁,她居然一直在跟一个混蛋谈恋爱。

她默默的流着眼泪,电梯终于停在了一楼,她胡乱的抹了把眼泪,便冲了出去,走出酒店的大门,才知道外面下起了大雨。

不管了,她冲进了雨里,她的脑子好乱,怎么会这样?片片撕碎的真心让她此刻觉得连呼吸都是痛的,被爱人伤害的滋味是如此的痛,如此的难受。

而一旁的黑色车子里,裴东宸正坐在里面抽烟,他刚从酒店下来。

今夜的一幕,让他很是烦躁。

自从他成为领导面前的红人后,很多人都在巴结他,想着法的和他联系上,只求他能在领导面前美言几句,即使不美言,背后不说黑话也足够了。

只是今夜是谁这么大的胆子居然给他送女人?

但凡行走官/场的人都知道,女人碰不得!授人以柄的事情他没有做过,今晚差一点失控。喷出一口白色的烟雾,裴东宸揉揉眉心,酒醒得差不多了,该回去了。

车子刚一滑出,摆动的刮雨器刮过后的玻璃还算清晰,看到一个人影冲出了酒店,是她!

远远的就看到了那只包,是刚才酒店里的那只,也是那个差点让他失控的女人。

他看到她冲进了雨幕里,不顾一切的朝酒店外跑去,然后看到她上了一辆出租车。

莫名的,裴东宸跟了上去,车子缓慢的滑动。

燕涵现在很难受,早已经气愤的失去了理智。

要知道这不是平时的裴东宸,他想他真的是疯了,居然半夜不回家睡觉,跟踪一个女人,这种女人能出现在酒店的大床-上为男人献身必然也不是什么好人,只是可惜了那张看起来清纯的脸。

被雨一淋,燕涵便清醒了,为了谭云飞那种不择手段的人淋雨有什么值得的?

一路上电话不停的响起,她没有接,只要一想到他利用自己,还说的冠冕堂皇,她便觉得一阵恶心,为什么她六年来都没有看清楚谭云飞是怎样一个人呢?她想她真的是瞎了眼了。

她是在实验中学的教师苑老区宿舍停下的,只是刚一下车,门卫室就跑出个男人,手里举着把伞,看朝她跑来。

这就是那个她的男人吗?裴东宸远远的看着他们共乘一把伞走进了宿舍区。他的眸光微转,心中已经了然。

“燕老师,你可回来了!”

一下出租车,燕涵便看到了路伟跑来,顿时想起下午有跟他说讨论教案的事情,没想到自己耽误了,“路老师,对不起,我给忘记了!”

“没关系,没关系的!”

“路老师,我有些累,先进去了!”燕涵不想让人看到她哭过,尤其是同事,不由得低下头去,急跑几步,跑进了老式宿舍区。

“燕老师――”路伟还想说些什么,可是已经不见了燕涵的身影。

第二天。

燕涵一大早接到了谭云飞的电话,她本来不想接,但是想着昨夜没说清楚,便接了电话。“喂!”

“涵涵,你昨天到底有没有跟裴主壬那个啊?”谭云飞一开口问的就是昨日有没有跟那个男人睡。

第4章 怎么是他

燕涵有想甩掉电话的冲动,可是她忍了,淡淡的说道:“谭云飞,我们完了,请你以后不要再打我的电话!我们桥归桥,路归路,只当从来不认识!”

“完了?”那边传来一声嗤笑:“涵涵,你别忘记了,你这工作还是我找教、育、局李主壬安排的,眼看着编制就要下来了,你想放弃吗?”

“哼!这工作我不要了!”燕涵冷笑一声,“谭云飞,我们完了,你以后不要再打我电话,工作我不需要,再见!”

“涵涵――”

谭云飞的话还没说完,燕涵便挂了电话。

一时的意气用事,挂了电话便后悔了,编制,那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呢?她就这么放弃了!罢了,她只想做个平凡的女人,不想成为钱权交易的牺牲品,谭云飞她是不会再爱了。

锦海是个靠近沿海的发达省会城市,可以养活自己的工作有的是,她不会为了编制而委屈自己再跟那样一个恶魔有联系。

很快的写完辞职报告,燕涵往政教处走去,还没进办公室,就看到陈主壬急匆匆的出来。“小燕,抓紧时间通知一下,刚接通知,上级要来视察!”

“陈主壬,我――”

“还愣着干么?我得赶紧找校长去,唉!怎么突然就来检查了,还来这么大的官,真是急死了!快通知其他老师!谁也不能出漏子!”陈主壬说着就匆匆离开了。

燕涵手里握着辞职书,也只能暂时作罢,回到办公室,先和办公室领导传达了陈主壬的通知,于是,教务区的老师和学生都立刻进入备战状态。

一个小时后。

几辆豪华黑色轿车就这么浩浩荡荡的驶入校区。

很不幸的是,燕涵是语文老师,普通话说的最好,被临时拉来做解说员。据说这次的领导是省里一把手的红人,连省教育厅的亭长都陪同前来。

燕涵无奈,昨夜哭了很久,眼睛还红肿着,却顾不得自己形象,只能硬着头皮上,她临时充当解说员,被迫和校长书纪站一排,列队欢迎的其他老师也站得笔直,宛如士兵演练。

人一下车,就听到校长殷勤的迎了上去,“热烈欢迎裴主壬和郑亭长来我们学校视察指导工作!”

燕涵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领导,一抬头,心里忍不住咯噔一下子狂跳起来,怎么是他?

是昨夜那个男人!


又快速的抬眼,希望他认不出自己,阳光下的他更好看了,只瞧见年轻男人深邃的五官就像是天神精心打造一般完美,眉宇间紧锁着危险的气息,漆黑的眸子里带着浓浓的深沉和玩味,就这么朝燕涵投射而来,两人的目光相遇,燕涵不禁打了个冷颤,也因为他的存在,燕涵突然感觉自己周身都弥漫着紧张的气息。

迅速的低下头去,却又觉得那道冰冷地目光无处不在。

“裴主壬(主――任),郑亭长(厅――长),请先去我们学校刚建立的多媒体教室指导工作吧!”陈校长笑着说道。

“陈校长不必客气,今日我们是临时来视察工作,就是想看看学校的硬件设施建设的怎样了,不用这么拘谨!”裴东宸轻轻一笑,声音不疾不徐。

“领导请!”陈校长怎么能不拘谨,这可是省/委一把手的红人,年轻就是本钱,若干年后,说不定就是部级高干,只怕这辈子,陈校长都会在这个年轻男人的威严下工作。

接下来,燕涵更是感觉浑身不自在,因为她总感觉裴东宸那别有深意的眸光一直会不经意的扫过她,那种感觉真的像是在看妓-女一般,总之一看到他,她便想起昨夜屈辱的一幕,他一定是以为她在对他献身吧,可是天知道她有多冤枉。

忽然就红了眼眶,更低的低下头,一丝懊恼染上眉梢,全身都觉得无力,跟在领导们的身后,燕涵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小燕,你来介绍一下我们的多媒体教室的建设情况!”陈校长直接点名。

燕涵一怔,只感觉所有的眸光都望向她这边,顿时连耳根子也热了起来,手心里全是汗水,她知道,只需要把领导们当成她的学生,像平时一样说课那样自然就可以了,可是偏偏今日来的这人是昨夜那人,她怎么也淡定不起来。

她迟迟没有反应,裴东宸的唇角闪过一抹讥讽和嘲弄。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Copyright © 海南花洒价格讨论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