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花洒价格讨论组

爱你,至死方休

少女书坊2020-11-09 08:02:46

顾涟漪从监狱里走出来,外面阴云密布一点阳光也没有。

管家接上顾涟漪,坐上一辆古董级别的劳斯莱斯银魅飞奔回别墅。

顾涟漪手里握着一个小红本,是她和盛傲天的结婚证。

这个男人比他大了整整四十岁。

顾涟漪想不起来六年前发生的事情,她只记得自己满心欢喜去民政局登记,然后被迷迷糊糊抓进监狱,罪名是故意伤人。

到了别墅,管家撑着伞将顾涟漪送到房间里,忽然头顶传来哗啦一声,还不等顾涟漪反应,一股恶臭已经浇在身上。

顾涟漪又惊又愤,惊呼一声,低头看着自己满身黄色的液体。

这是盛家小女儿送给顾涟漪出狱后的第一份大礼。

“哈哈哈!”盛娇娇拍着手捧腹大笑,前仰后合,差点笑出眼泪,可是眼底蕴藏着无尽的恨意。

“贱人,想不到自己回家的第一天就被我泼粪吧?”

顾涟漪一脸惨淡的冷冷看着盛娇娇,回家的路上管家已经跟她报备过了。

盛家有两个孩子,也就是盛傲天的继子,盛凌霄,继女盛娇娇。

“为什么这么对我?”顾涟漪攥紧拳头咬牙切齿的问道。

盛娇娇笑声戛然而止,从楼梯上走下来,猛然扇了顾涟漪一巴掌,嫌恶的看着一身脏的顾涟漪。

“你还有脸问我?你害的我妈现在还在轮椅上坐着,吃不能吃睡不好睡,你凭什么只做了六年牢就被放出来?!贱人,贱人!”盛娇娇气的满脸通红,脖子上青筋暴起。

顾涟漪心中冒气一股无名邪火,但看着盛娇娇那个愤恨的样子,心中的怒火又浇灭了。

是的,连她自己也不确定,当年是不是自己造成了那场车祸,撞伤了盛娇娇的母亲,也就是现在自己的老公,盛傲天的前任妻子。

“顾涟漪,你真不要脸!为了爬上我爸的床,竟然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要,这世界上还有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是你做不出来的?”

盛娇娇看着顾涟漪隐忍的愤怒,眼底的冰霜,更加气的要死。

“怎么了?你恨我是么?你来啊!来打我啊!你敢打我,这次我让你死在监狱里面!”

顾涟漪气的眼泪差点飙出来,但她没有哭,而是极其冷静克制的说道:“盛娇娇,连法官也因为证据不足才只判了我六年刑,你又是怎么确定,肇事者一定是我?”

如果不是顾涟漪失忆,她一定不会半推半就被人送进监狱。

“吵什么呢?”楼上传来一声低吼,皮鞋踏着地板的声音由远及近。

盛凌霄穿着一身白衬衫,刀刻般冷峻又盛气凌人的侧颜,慵懒的系着袖口,大长腿从容的迈着步子走下来。

看到顾涟漪的那一刻,眉宇间的阴郁重了几分。

她终于还是回来了。

顾涟漪看到盛凌霄的一瞬间,感觉心中被什么东西猛地刺穿,那种心痛的感觉很莫名其妙,但又那么清晰。

为什么见到他的这一瞬间,会这么难过?可他明明只是自己的……继子。

“哥!顾涟漪这个贱人回来了!你看我泼了她一身尿,开不开心?”

盛凌霄眉头一皱,瞥了一眼盛娇娇:“我有什么可开心的?”

“当年要不是她把你甩了,也不会跟爸爸……。”

“住口!”盛凌霄暴呵一声,吓得盛娇娇全身一抖,大小姐脾气顷刻间灰飞烟灭,缩着脖子像个病鸡。

“我不认识这个女人。”盛凌霄漠然看了一眼顾涟漪,摔门而去。

顾涟漪索然无味的看了一眼盛娇娇,盛娇娇已经没了半点与她斗下去的兴致。

于是顾涟漪冷着脸上楼,钻进浴室打开花洒,整个人站在下面,泪水混合着尿液一起流进下水道。

脱掉脏衣服,顾涟漪窝进浴缸里,久久不能从阴霾中走出来。

她当真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六年前她有过一个孩子,但孩子的爸爸是谁,她忘记了。她只知道那个孩子在那场车祸中丧命,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在监狱里,穿着囚服,身边一个结婚证,就是自己和盛傲天的结婚证。

她所有的记忆都在告诉她,她的丈夫是盛傲天,仅此而已。

可是盛娇娇恨她,盛凌霄也恨她。

盛凌霄看着自己的眼神,除了深深的恨意,好像还有失望。

为什么一个继子,会用那样的眼神看自己?

顾涟漪一头雾水,她将自己泡在玫瑰花瓣里,不停搓着头皮,心乱如麻。

深夜,顾涟漪完全没有睡意。她穿着睡衣在偌大的别墅里闲逛,凌晨三点,盛凌霄的房间灯没有关。

她叹了一口气,决定跟还算理智的盛凌霄谈一谈。

毕竟以后一家人过日子,她不想今天这样难看的场面再次发生。

敲了敲门,屋里没人说话,顾涟漪看门开着,自己走了进去。

“盛,盛凌霄?你在么?”顾涟漪试探着叫着。

没人回应。

走进卧室,只听见哗啦啦的水流声,不一会儿没了声息。

盛凌霄一边擦拭头发上的水珠,一边光着身子走了出来。

顾涟漪惊讶的张大嘴巴差点喊出来,眼睛不自觉的瞄上盛凌霄身体上某个极其突出的部位。

“对不起,对不起!我这就走!”顾涟漪一把捂住自己眼睛,摸索着向后走去。

忽然,一股大力将顾涟漪扯了回去,后背紧紧撞在一块结实坚硬的胸膛,耳后传来炙热的气息。

“装什么装?你又不是没见过!”

说完,盛凌霄已经一把将门踹上,身体压在顾涟漪身



Copyright © 海南花洒价格讨论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