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花洒价格讨论组

【连载】花开十里不如你(24)

海那边山里人2020-04-28 04:29:23


 花开十里,不如你


此格详采福泽宏,诗书满腹看功成。

      丰衣足食多安稳,正是人间有福人。

  简伊出生的时候,一个算命的老头送给了她这四句话。

可是,她一出生就没有爹,六岁的时候母亲带着她嫁人,继父却从来不以正常的眼神看她。

  十三岁的时候,母亲为了她一怒之下杀了继父,然后自杀,留给她一个异父异母的妹妹,终日拖累她。

  十九岁的时候,为了报恩,她借出了自己的子宫,却不想因此人生走向了一条不归路。

  直到多年后的某一日,清贵冷俊的许先生长指挑着她的下颔,一双灼灼的桃花眼睨着她,笑容讨好又魅惑地道,“许太太,老大和老二都是人工受孕的,从老三开始,我们该自然受孕了吧?”

  简伊斜睨许先生一眼,一把拍开他的手,“哎呦喂!老大和老二可不一定是你亲生的,你最好再去做个鉴定确认一下。”

  许先生,“.........” 

一路被许庭睿拉拽着进入一间办公室,简伊甚至是来不及看清楚办公室是什么样子的,便又被他直接拽进了办公室休息室的浴室里。

“对………对不起!”

站在并不宽敞的浴室里,简伊低垂着一颗脑袋,完全不敢去看近在咫尺的男人,只是他胸前遍布的污秽,让她懊恼地想要咬断自己的舌头。

许庭睿有洁癖,这一点,在过去一年中每月几乎一整晚的“亲密接触”中,简伊是知道。

合同中就有规定,每个月的那晚,她不可以化妆,不可用任何的香水,连洗澡,都不能用沐浴露。

除了上一回,每一次见面的第一件事情,他都是让她先洗澡。

许庭睿绝俊的面庞如冰雕般,居高临下,冷意涔涔地睨着眼前的简伊,一双深邃的黑眸更是如泼墨,沉不见底。

“对不起?!”睨着简伊,许庭睿俊眉紧拧一下,“现在说‘对不起’有用吗?”

简伊眉心蹙起,紧咬着唇角鼓起所有的勇气,抬起头来看向他,豁出去道,“许先生,那你说…………”要怎么办?

“啊!”

只不过,简伊的话还没有说完,站在花洒下的许庭睿便直接一抬手,只听见轻轻的“噗”的一下,头顶便有冷水,如忽然而至的暴雨般倾泄而下。

本能的,简伊惊呼一声,立刻后退一步。

“帮我把衣服脱了。”

就在简伊有些惊魂未定的时候,男人低沉的冷冷嗓音,再次传进简伊的耳朵,她抬头一看,才发现,原来是头顶的花洒被许庭睿打开了,冷水洒下来,从他的头顶往下,很快便打湿了他身上的衣服。

“许先生,我………”

“怎么?不想?!”

简伊闭上眼,一咬牙,两秒后又睁开,然后走向许庭睿,伸出双手,去替他脱身上的西装外套。

“给我脱之前,先把你自己给脱了。”就在简伊走过去伸手的时候,许庭睿却又忽然一下关掉了花洒,再次冷冷地开口,“你要是湿了,可没有人能把你的衣服送到我这儿来。”

简伊抬头,看着头顶那张冰冷的俊颜,眼里充满错愕,还有隐隐的,被羞辱的屈辱感与倔犟。

许庭睿那双不带任何一丝情绪的深邃眸子同样看着她,菲薄的性感双唇再次轻启道,“你确定要浑身湿透的从我这里出去?”

简伊看着他,眉心微蹙一下,眼眶,忽然就莫名酸涩的厉害。

下一秒,她低下头去,抬起手,去解自己身上的西装扣子。

脱下西装外套,她又一颗一颗,去解开里面的白色衬衫。

其实,她和许庭睿,两个只会在一起做-爱的陌生人,该做的不该做的,早就都做过了。

现在,不过只是在他的面前把衣服脱了而已,她有什么好委屈好难过的,难道她为了钱把自己卖身给许庭睿的时候,就是光荣的?!

看着简伊一件件将身上的白色衬衫和浅灰色的包臀裙都脱下,只剩下黑色的内-衣和内-裤,许庭睿如泼墨般的黑眸再次一沉,划过道道灼亮的暗芒,再开口,冷冷的低沉嗓音染了几丝暗哑地道,“再脱。”

简伊低着头,闭闭眼一咬牙,半个挣扎的字也没有说,再次抬手去解内-衣的纽扣…………

看着眼前的简伊最终体无寸缕,许庭睿满意地一勾唇,抬手又将花洒给打开后,命令道,“过来,给我脱。”

简伊低垂着脑袋,拼命忍着眼里涌起的水汽,打着赤脚,朝花洒下走了过去。

就在她离许庭睿还有一步之遥的时候,他的一条长臂忽然伸了过来,扣住她纤柔的腰肢,抱着她一个敏捷的旋转,然后,便将她抵在了冰冷的墙上,另外一只手同时抬起她的下颔,低头便吻了下来………


(未完待续)


更多精彩,扫码关注:

(本人微信号:techie579026)


长按或扫码关注

期待合作,欢迎供稿


Copyright © 海南花洒价格讨论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