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花洒价格讨论组

老婆说:你敢晚上不回来,我就开着大门睡觉,结果男人回来发现......

秀文书社2019-10-08 15:41:15

第1章 浴室里怎么会有陌生人?

在妇科医院排了一上午的队,终于轮到我时,我却拽着挂号单临阵脱逃了。

回去早了不知如何向婆婆交代,回去太晚了,错过了做饭的时间也只有挨骂的份。所以我一直在街上晃荡到了下午四点多,掐好了时间这才挤上一辆公交车往家里赶,心里越发觉得做人媳妇真难。

老公家不算有钱,经济条件一般,住的是一个花园小区的套间,房子不大,一百多平米,三房一厅。

我掏出钥匙打开门,奇怪的是客厅里一个人也没有。

带着满心的疑惑往里面走,刚走到沙发处,忽然听到浴室里传来了一阵水声。

我转过头看去,只见浴室的门口放着一张椅子,椅子上整整齐齐的叠着一套睡袍——老公的睡袍。

心中奇怪,老公怎么会在这个时间点洗澡,我快步走过去,喊了声“老公”,同时握着门把手一拧一推,浴室的门就开了……

我站在浴室门口,怔怔的盯着站在花洒下的男人。

男人背对着我,周身萦绕着一抹水雾,而我却仍能看清他的身形高大,宽肩窄腰,就是书上形容男人身材好的句子都可以用在这个男人的身上。

呆愣了两秒,我呐呐的问:“老公,你怎么长高了一点?肩膀也变宽了点?”

“出去!”

完全陌生的声音让我浑身一个激灵,我定定的盯着他的背影吓得口齿不清:“你……你……我老公……”

那男人忽然转过身,面无表情的脸完全陌生。

我终于抑制不住的尖叫了一声,吓得拔腿就跑,却因为动作太急,脚不慎绊到了门前的椅子脚上,整个人狼狈的摔趴在地上。

还不待我起身,门口忽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和说话声,是老公和婆婆的声音。

我慌忙抬眸,正看到公婆和老公走进来,公婆的手里提着很多菜和水果,而老公的手里提着的是一个装衣服的购物袋。

老公见我狼狈的趴在地上,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慌忙过来扶起我,关切的问:“筱雨,你怎么趴在地上?”

“老公,有陌生人,浴室里怎么会有陌生人?”我急切的问着,还扭头指向浴室,却发现浴室的门不知何时已经重新关上了,椅子上的那套睡袍也不见了。

老公古怪的盯着我:“你进去了?”

我并没有发现老公的异常,只急促的说:“我以为里面的人是你啊。”

老公的脸色不太好,他将我拉到一旁,小声的说:“你别瞎叫了,那是我公司的老板顾总。”

老公说完,我顿时惊讶的“啊”了一声,婆婆则丢了我一个白眼:“瞎嚷嚷什么,吓走了贵客我要你好看。”

我小心翼翼的瞅了一眼婆婆阴沉的脸色,真不敢嚷嚷了。

自我嫁给苏沐阳开始,婆婆就从没给我好脸色看,尽管如此,我依然选择辞了工作,在家好好孝顺公婆,打理好家务,希望能用我的贤惠来改变婆婆对我的偏见,可貌似效果不佳。

“哐当!”

一阵开门声拉回了我的思绪,我下意识的抬眸看去,只见那个男人穿着我老公的睡袍正站在浴室的门口,齐耳的头发还在滴水,好看的面容有些冷。

看见这个男人,我的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出他刚刚光着身子站在花洒下面的画面,顿时一阵面红耳赤。

老公没有注意到我的脸色,他提着那个购物袋朝那个男人迎了上去,语气中透着一丝讨好:“顾总,您的衣服我送去了干洗店,这套是我刚刚出去买的,您将就一下。”

那个男人未开金口,只是接过老公手里的购物袋,然后随意的往某个房间走,而他所走的方向,正是我跟老公的房间。

我顿时不高兴了,我和我老公的房间怎么能随随便便的让一个陌生男人进去,而且我早上收的内衣内裤只是随意的扔在了床上,还没来得及放进柜子,就被婆婆催着去做早餐,然后又被逼着去了妇科医院,所以……

所以那内衣内裤还随意的躺在床上。

想到这里,我的脑袋轰的一声炸开了,发足不管不顾的往房间猛奔。

“沐阳,快拦住她。”

婆婆又惊又怕的声音响起,我就好像没听见一般,在那个男人刚推开.房门进去的时候,我飞快的跟着闪了进去。

然而等我闪进房间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傻眼了。

第2章 你到底能不能生?

我早上叠得整整齐齐的被子此刻凌乱的扑在床上,而我收进来的内衣内裤则孤零零的掉在了地上,白色花边的内裤上还印着一个脏兮兮的脚印。

不知是愤怒还是尴尬,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时老公急急忙忙的跑进来,拉着我小声的问:“筱雨,你干什么?”

“老公,你是不是在床上睡午觉了?”我指着乱糟糟的床低声问。

老公小心翼翼的看了那个男人一眼,扯着我小声的说:“你先跟我出来,我慢慢讲给你听。”

一听老公这么说,我越发确定了心中的猜测,整个心情越发的郁闷了。

我拨开老公的手,执拗的去捡起那套白色的内衣内裤扔进柜子里,这才转身跟着老公出去,却一眼看见那个男人环抱着胸靠在门上,淡淡的眸色盯着我刚刚扔进内衣的柜子。

不知怎么的,我心里对这个男人顿时生出了一抹反感。

跟着老公刚走出房间,房门就被重重的关上了,我郁闷的皱了皱眉,心说这老板人品还真不怎么样。

老公拉着我走到沙发处,小声的说:“筱雨,这顾总是我在街上无意间看到的,当时他喝醉了,我就把他带回来了。”

“然后你就让他睡我们的床?”我委屈的问,想起被踩脏的内裤,心里越发的不是滋味,那不单单是一条内裤的问题,而是关乎到我的尊严。

“你瞧咱们家,也就咱们的房间装修得像样点,这顾总是大人物,自然是要让他睡最好的房间。”老公说完,扯了扯我的手臂,声音越发压低了许多,“筱雨,这顾总能到咱们家来,那是咱们的荣幸,你待会可要小心说话,别惹恼了他,要知道,咱们家的表现可是关乎到你老公以后在公司的发展前途。”

见老公神色严肃,我只好压下心中的万般委屈,小声的嗯了一声。

这时婆婆将买来的菜扔在我的面前,拉长着一张脸下命令:“去做饭。”

对婆婆的话,她说一我向来不敢说二。当下提着那些菜悻悻的往厨房走。

不一会就听到老公和公婆讨好那个男人的声音。我郁闷的拍着鱼头,就好像是拍着那个男人的头一样,心说:老板就了不起了,老板就该端着架子,老板就能随意的踩脏别人的内裤了?

在厨房里忙活了快两个小时,听到的大多是公婆和老公的声音,那个男人似乎很少开口。

当我将做好的饭菜往餐桌上端的时候,婆婆慌忙将那个男人安排在首座,那个男人也不客气,姿态从容的坐在首座上,就好像自己才是这个家的一家之主。

我心里对这个男人越发的反感。

给每个人都添好饭,当我正坐下准备吃的时候,婆婆忽然问我:“检查得怎么样了,医生怎么说?你到底能不能生?”

我心底一颤,尴尬的抬起头,发现每一个人都盯着我,眼神却各异。

老公放开筷子,脸上也闪过一抹尴尬,看着婆婆小声的说:“妈,顾总在这呢,咱家的事过后再提成吗?”

那个男人倒是一派自然的神色说:“现在医学这么发达,有问题及早治,若是实在不能生,去孤儿院领养一个也是常见的事。”

第3章 不能生就给我离婚

婆婆脸色一变,却也不敢对着那个男人发狠,只得对着我冷着语气说:“莫筱雨,你听好了,不能生就给我离婚。”

我咬着下唇,心里头异常的难受。

老公握着我的手,看向婆婆无奈的说:“妈,好好吃饭成吗?”说完又看向那个男人,抱歉又讨好的笑道,“顾总,家里的一些琐事,还让您见笑了。”

那个男人扯了扯唇,没再说什么,只是眸色古怪的看了我一眼,看得我心里发慌。

*****

吃完饭,那尊大佛终于走了,我安静的收拾碗筷,婆婆坐在沙发上指桑骂槐:“沐阳啊,你外婆早上打电话来跟我发牢骚,说家里的母鸡天天吃那么多,却一个蛋也不下,还真不如宰了炖了,留着也是浪费粮食。”

我拿碗筷的手顿了一下,心里不是滋味。

老公朝我看了一眼,冲婆婆说道:“妈,我和筱雨结婚才半年,没生孩子也正常,又不代表她不能生。”

“哼,别人家的媳妇两三个月就怀上了,这都半年过去了,她还没怀上,这不是不能生是什么。”婆婆冷笑了一声,看向我,拉长着脸问,“今天的检查结果,你倒是说啊。”

面对着婆婆凶神恶煞的眸光,我抿了抿唇,低声说:“我……还没检查。”

“没检查?”婆婆的音量顿时拔高了,气势汹汹的问,“那你这一天是到哪里去鬼混了,哼,进家门才半年就学会偷懒了。”

我垂着头,敛着眉不敢反驳,婆婆却是越骂越凶,什么脏话都能骂出来,最后还是老公给劝阻了,说婆婆:“妈,你就少说两句吧,你放心,明天是礼拜天,我明天就陪她去检查好不好?”

婆婆冷哼了一声,厌恶的瞪了我一眼,这才坐回沙发上继续看电视。

我捧着碗筷情绪低落的往厨房里走,老公过来搂了搂我的肩,低声说:“晚上咱们努力努力,一定会怀上的。”

听了这话我不觉得羞涩,而是很感激的看了老公一眼。

这半年,也多亏了老公处处护着我,才让我在这个家里的日子不至于那么难过。

*****

因为晚上老公的卖力耕耘,第二天我睡到了上午十点多才起来,起床时又被婆婆骂骂咧咧的说了一阵。

准备出去买菜回来做饭,刚出门就看见我老公正从外面回来,他的手里拖着一个行李箱,旁边还跟着一个青春靓丽的女孩,我定睛一看,那女孩不是别人,正是我的表妹何佳雯。

惊讶的空档,那两人已走到了我的面前,我盯着何佳雯疑惑的问:“你……你怎么来了?”

“表姐,我大学刚毕业,所以过来找工作,本来是想提前通知你一声的,想想觉得还是给你一个惊喜比较好。”

我面瘫式的笑了笑,心说,确实有惊,但是没喜。

我看了一眼我老公,又问她:“那怎么是你表姐夫去接你的。”

“早上你睡得太沉,佳雯表妹打电话给你的时候是我接的。”不待表妹开口,老公顿时低声笑着说了一句。

我并没发觉有什么奇怪之处,只说道:“那你带表妹先进去吧,我去买菜。”

将表妹交给老公安顿是最好不过了,要知道我婆婆虽然凶狠,但是对象却只是对我,婆婆对她这个儿子倒是溺爱得很。

买完菜刚走到门口,就听见了婆婆指桑卖槐的声音,无非就是骂我不会生,还带来了个赔钱货。

我轻吁了一口气,心说,表妹啊表妹,你真该提前给我打个电话的,我好提前给你在外面找个房子。

吃完饭后,表妹因为赶了长时间的车程,所以早早的进房休息了。接下来的时间,我原本以为老公会陪我去妇科医院检查,却不想他带着我出去,竟然是为了给我表妹买日用品,以及一些换洗的衣物。

当时我皱了皱眉,心里有点不舒服,但是什么也没说。

路过一家内衣店,老公想也没想的进去,我心中的那抹疙瘩顿时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丝甜蜜,心想老公定是看我那条内裤被踩脏了,所以这会给我重新买。

老公挑了三套内衣内裤和两套睡衣,结账的时候,我扯着老公的手臂小声的说:“老公,我睡衣有好几套呢,不需要买了。”

老公一边掏钱包,一边神色如常的说:“这是给佳雯表妹买的。”

第4章 想要活下去,就必须狠

我愣了一下,指着营业员装袋的内衣内裤,问:“那也是给表妹买的。”

“嗯。”老公点了点头,接过购物袋往店外面走。

我定定的盯着他颀长的背影,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刚好背后的营业员在那小声的嘀咕:“那些内衣内裤好像是那个男人给他表妹买的,也不知道是那男人的表妹,还是他老婆的表妹。”

“不管是谁的表妹,男人给除了自己老婆以外的女人买内衣内裤,那就是有问题。不然那男人怎么会知道别的女人的尺码。”

我的听力一向很好,营业员的声音压得再低,我也听得一清二楚,当下就朝着老公追了出去。

“快点,还要去给佳雯表妹买几套像样的衣服,这样找工作比较有胜算。”老公回头催我。

我走到他的跟前,定定的盯着他,声音中含着一抹质问:“老公,你的心里现在就只有佳雯表妹,你是我的老公,你怎么可以给我表妹买内衣内裤,而且,你怎么知道她穿多大的内衣。”

老公愣了一下,半响,搂着我笑问:“吃醋了?”

“没有。”我拨开他的手,脸色不太好。

老公点了点我的鼻尖,笑说,“这尺码我是按你的尺码买的,因为你跟佳雯表妹看起来差不多瘦。”说完,见我仍是板着一张脸,于是叹了口气,继续说道:“筱雨啊,佳雯是我们的表妹,刚出校,什么都不懂,现在又背井离乡,只能来投靠我们,我们作为姐姐姐夫的,理应多多照料她。”

我冷笑了一声:“就算要多多照顾,也不是你这么照顾的,你公然给我表妹买这些内衣内裤,你为我想过没有,你让别人怎么看我?”

老公见我真的生气了,慌忙搂着我,笑嘻嘻的说:“好了好了,别生气了,以后我不给她买就是了,我以为你不在乎这些呢,其实也没什么,你别想多了。”

我看了他一眼,说:“老公,不是我硬要在乎这些,而是换做任何一个女人,她们都会在乎的。”说完,我转身就走,心里堵得慌。

其实,从这一刻开始,我们夫妻间的一切都已经在悄然改变了。只是那时候的我太过软弱,对他们一再的姑息,当我遍体鳞伤,九死一生时,我才明白,想要活下去,就必须狠。

许是白天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之后,我想得有点多,所以晚上我做了一个噩梦。

我梦见我老公跟我表妹在床上疯狂的翻滚缠绵,我发了疯的去扯开他们,结果换来的是老公粗暴的踢打,还有表妹的冷笑和谩骂……

我是被吓醒的,醒来的时候,身上一身汗,在空调冷气的吹拂下,我禁不住打了一个一个寒颤。

翻过身,我下意识的去抱老公,结果抱了一个空。

心底猛的一沉,我伸手开了床头的壁灯,借着暖黄色的灯光,我掀开被子,老公果然不在,我皱了皱眉,起身下床,疑惑的往门外走去。

午夜时分,客厅里很黑,也很寂静。

刚走出房间,我就隐隐听到一阵怪异的声音从某个方向传来,听得不是很清晰,却也让人难以忽略。

带着好奇,我开了客厅里的灯,视线同时往那个方向看去,看到的正是一扇紧闭的房门,而住在里面的则是我表妹。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情节更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或【长按识别二维码】继续阅读

↓↓↓↓

Copyright © 海南花洒价格讨论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