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花洒价格讨论组

第一次去澡堂洗澡

磊磊书吧2022-01-14 07:12:54

 

我是一个南方人,虽说来这边已经快3年了,可是很多东西还是不能适应,比如:辣。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在菜里面放那么多的朝天椒,天!那可是朝天椒啊!我每次在食堂吃几天过后必然要上医院,上火啊!还有一个不能适应的就是:洗澡。

 

今天,我就来谈谈洗澡。

 

刚来这边,对于这边的澡堂很是不能理解,难道他们自己家没有卫生间吗?连洗澡都要上外面?同样,我身边的同事对我也很不理解,难道南方人都在家里面洗澡?南方连澡堂都没有?

 

南方当然有澡堂了!只是长这么大,我真没去过澡堂,我也不知道南方的澡堂是什么样的,我在家洗澡都洗了20多年了。

 

以前没太阳能的时候,夏天洗澡还好,可是到了冬天就受不了了,可是人类多聪明啊,发明了一种叫“洗澡帐”的东西,于是这东西便成了家家户户必备的洗澡神器。后来不满足于这种方式了,就有了太阳能,有了浴霸,有了浴缸。洗澡不再只为干净了,更为了享受那种不可言说的舒服。

 

(图片源自网络)


可是在北方,澡堂倒成了人们常常光顾的地方,而我只好用上了最原始的洗澡神器,冬天也就这样洗过来了。

 

要不是昨晚来不及烧水,我可能一辈子都没见识过北方的澡堂。

 

隔壁两位上了年纪的大姐姐嘱咐我准备必带的东西后,我就跟着她们一起出发了。

突然觉得画面很不和谐,两个穿得红红花花的女子在前面引路,后面跟着一个年轻的男性,而且还是结伴去洗澡!好在另两位同事很大方,才不至于一路上气氛太尴尬。

 

老板是位四十来岁的男人,具体长得什么样我忘了,其实我是压根没敢看,我头一次来澡堂洗澡,羞得我跟做了贼似的。

 

看着C和L差不多要进去了我有点急了,平生第一次来,又不好意思问人家洗澡的地方在哪,我开始后悔自己的决定了。

 

“他是安庆人,没来过澡堂,麻烦你给带过去一下!”C仿佛知晓了我的心思,对老板交代了一句,这才去了。

我朝她投去感激的一瞥。

 

男澡堂在左侧,我跟在老板后面,刚到一个小厅,热气中夹杂着些许不一样的气味就扑了过来,后来才知道那是储物室。靠墙的一溜摆上了床,我看见了两个男人躺在上面,一个在看报纸,另一个低头在玩手机。

 

“洗澡间呢?”我有点疑惑地望着四周。

“你先脱衣服啊!”老板指了指我的右边,那是一道门帘,热气就是从里面传出来的。

“在这脱?”我指指旁边的两个男人。

“对呀,脱完了你就可以进去了!”

我开始有点手足无措了。

“你倒是脱呀!”老板有点不耐烦了。

“你在这看着,我怎么脱?”我差点哭起来了。

“都是男人,你害怕什么?”

“你走啊!”我近乎开始吼了。

 

(图片源自网络)


我开始脱衣服。

 

头一次在这种地方,而且旁边还有两个男人,那一瞬间感觉像是被人用眼神强奸了一样。

我脱不下去了,出于一种好奇,我穿过了那道门帘,我不知道那些人是怎么洗澡的。

 

眼镜很快就被雾上了。

满池赤条条的大腿,白花花的屁股啊,就这样出现在了眼前,看得我心惊肉跳。头脑里猛地涌出一个词:酒池肉林。

 

(图片源自网络)


我吓得夹紧双腿,连忙跑了出来。

 

“有没有单个洗澡的地方,我不要在那里!”我找到老板。

“有啊,就是贵点!”

“多少?”

“10块!”

正好我带了10块钱,就这样又被老板领着,去了单人洗澡的地方,后来听孩子们说,那叫“包间”。

其实包间并不怎么样,没有家里的那种浴霸,没有浴缸,花洒还是固定的,但我还是很满意了。

 

(图片源自网络)


出来的时候,又遇见了一些前来洗澡的当地人,我仍是低着头,红着脸,匆匆忙忙地离开了,好似做了什么亏心事。

 

后来想想,南方人却实不适合这种广场式开放的空间,我更喜欢一个人在相对封闭的空间里洗澡,可以有着自己的秘密,不必“坦诚相见”。


  这就是我一个南方人,第一次上澡堂洗澡的经历。


Copyright © 海南花洒价格讨论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