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花洒价格讨论组

扛得住,未来才是你的

青年夜总会2020-04-27 19:47:48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青年夜总会

孤独患者都在这里啦!







<青年夜总会的第53个夜> 





文 | 木木

图 | 网络


【1】


小城的原名叫韦德成,是我在广东打暑假工时认识的一位朋友。

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光线昏暗的地下车间,封闭的车间里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气味。那时候的他,脸色黝黄,身形消瘦,上半身穿着一件洗得发黄的白色衬衫,下半身穿着一条沾满了油污的牛仔裤。


那是一家生产洗具的公司,每天都会有大量的订单送过来。我们这些普工每天从早上八点开始被关进车间,分成四队,每队分成两列。然后站在一条绿色的拉布旁边,像是机器人一样,有条不紊的将花洒按照一定的程序组装出来。我刚过去,速度跟不上。拉长便让我负责将大家组装好的花洒试水,这是唯一的可以稍微放缓速度的工作,只是依然让我有些手忙脚乱。




小城便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他负责在我的后面,将那些试水后确定没有问题的产品贴膜,然后传给下一个人收箱。他干这份工作已经很久,应付起来绰绰有余,因而时常在空闲的时间上前来帮我。从我们的聊天中,我得知他来自广西,他告诉我他十六岁了,已经在广东打了三年的工,但是因为身份证上的年龄没达到,所以很多单位都不愿收留他。好不容易找到现在这个单位,人家只愿用雇佣成年人一半的工资来雇佣他。他说其实这些工作,他都很熟练,他们也没有特地照顾他,分给他一份轻松的活儿,他做的和大家做的都一样,但是身份证上年龄没达到,所以只能这样耗着。


我问他:“你不上学吗?”


“上学?我也想上学啊,但是家里没钱,我们那里两面都是山,什么都干不了,穷呢,没办法,就算待在这里再难过也好过在家里,那里太穷了,像你们这种千金大小姐是不会明白的。”他还很小,但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眉目间染上了我在成年人的脸上都难以看到的沧桑,那一瞬间我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他一边说话,一边拿着生产出来的花洒试水,试水试完了,他就从裤兜里掏出一个碎了屏幕的智能机看。


“砰”一声,他从椅子上摔倒在地上,我刚想问发生了什么,就看到老板一脸阴沉的站在他的身后:“上班的时间,谁允许你看手机的?”


碎了屏幕的手里因为惯性摔倒地上,屏幕就越发的碎了,小城无暇去管它,转过身见到是老板,连连点头道歉:“对不起,对不起,下次一定不会了。”


“拉长记着,这个月,从他的工资里面扣五十块钱。”

他走之后,小城依旧在点头哈腰,我看看周围,有在看手机的人根本不止小城一个,不由得对小城的举动有些不满:“你就是胆子太小,明明这里玩手机的不只你一个人,凭什么就扣你的钱?你应该私底下去找他说说。”




小城将智能机从地上捡起来,冲我苦笑:“一看就是大城市来的,都不知道该说你单纯还是说你傻,这里是很多人玩手机,但是未成年的就我一个啊,你都不知道我找一个愿意收留我的地方有多难,这点亏算什么。”


他说完后,见我许久没有搭理他,又说:“哎,我怎么觉得你比我还气愤啊?像这种事情,真的是太常见了,我一个朋友,给人白打了三个月的工,现在还没拿到钱呢,我在这里至少每个月都会把钱按时发给我,我已经很满足了。”


我依旧沉默着不说话,心里五味陈杂,有什么东西在铺天盖地的朝我涌过来,让我有些透不过气,我为自己的感到可悲,也为小城感到可悲。我觉得我们的人生就像那只碎了屏幕的破智能手机,残缺,看不到未来。


小城将一粒糖果放到我的帽子里,他笑嘻嘻的看着我,说:“姐,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在你的身上感受到一股很浓烈的悲伤和绝望感,虽然很多时候你都在笑,但我还是能够感觉到其实你很难过,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他停顿了很久,然后他说:“但是,我想告诉你,就算人生再糟糕,只要我们足够努力,一定会有所改变的。”

他说这话的时候,态度坚决,语句清晰,那一瞬间,让我眼前一亮。




也让我生命里某些漂浮着的雾霾,好像突然之间淡了许多。


【2】


我离开长沙的那天,他来给我送行。


临走的时候,我写给他一个电话号码。我告诉他,我有一个在长沙的表哥,他开了两家汽车修理厂,一直在招学徒。如果他愿意,随时都可以去,我还告诉他,表哥开的工资不比他做普工低,也没那么辛苦。


如果他足够的勤快,将来说不定还能独当一面,自己开店。

两个月以后,他果真出现在了表哥的店里,见到我,亲热的喊:“姐……姐……”又是泡茶,又是摆零食,忙活个不停。

表哥跟我说,之前他还有些不愿意收小城。他看他身形消瘦,有些不满意,汽车修理厂,干的都是劳力活儿,以为他会受不了这苦。但带了他几回,便觉得小城是个能吃苦的后生,两人去给人修车,只要表哥不喊停,小城从不喊累。


那一年,长沙下了一场大雪,积雪十分的严重。有顾客的车坏掉在高速路上,表哥给店里的几个徒弟打电话,让他们过去看一趟。天寒地冻,几人互相推辞,最终小城一个人去了。


回来的途中摩托车坏掉了,他也不给店里打电话求助,一个人冒着大雪和寒风推着一部摩托车艰难前行。表哥看到他的时候,他都快变成了僵尸,表哥一边责备他为什么不打电话回来让人帮忙,一边要嫂子去放热水。


小城刚缓过神来,就颤抖着从裤兜里掏出八百块钱放到表哥的手里,因为喉咙里灌了冷风,一时发不出声音,他只能龇牙咧嘴的冲表哥笑。那是修理汽车的工钱,表哥知道。表哥让他自己收着,他说他带起徒弟,从没见过这么死心眼儿的,让他一个大男人都忍不住红了眼眶。




那是他去表哥那里学习的第三年,表哥开始鼓励小城出去自创门户。


嫂子在年底多发了一万块钱给小城作为来年自创门户的本钱,小城一开始不愿意,怕钱打了水漂。表哥鼓励他说成功了最好,失败了,大不了回来跟着他一起干。


小城终于鼓起勇气创业,期间有过害怕,也有过为难的时候,有些表哥能帮的忙,他就帮,不能帮的,他就一个人硬抗。这个月,是小城创业的第七个月,终于到了平稳期。他在微信上给我留言,他告诉我,店里生意很好,还说嫂嫂去年给他介绍了一个女朋友,两人准备年底完婚。


最后的最后,他说:“姐,谢谢你,给了我人生的方向。”


小城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其实我给他的只是一个机会,他给我的才是方向,因为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在那个光线昏暗,那个瘦弱单薄的少年对我说,他肯定会努力时,眼里闪烁的倔强而不屈的光芒。


那是一种无论在何种境界下,不被任何事物和变故所摧毁的坚强。


作者简介:

九零后双鱼座女子,拖稿专家,生性薄凉,爱做梦又现实。座右铭:人有多大胆,稿子拖多晚。

微博@作者dear木木






点击“
阅读全文
”,看往期精彩内容


Copyright © 海南花洒价格讨论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