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花洒价格讨论组

花洒杂谈|赛博朋克描绘的世界离我们还远么?

花洒诗人2020-04-25 19:18:51


LYNN

引言


30年后,《银翼杀手2049》再次顶着惨淡的票房谈论超人工智能时代的人性。面对“双十一阿里AI每秒做8000张海报”、不久前的“阿法狗zero自学成才打趴了旧版阿法狗”此类新闻,“人工智能时代来了”这样的论调几乎沦为老生常谈。

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大概只是时间上的问题,而由《银翼杀手》引领的一系列作品,更多地探讨着那个时代来临后人类什么样、怎么办问题,最终风格化地构成了一个赛博朋克世界。科技,真的会带领我们走向那样的世界吗?人类,会变成一种怎样的存在?


赛博朋克(cyberpunk),源自科幻小说的一个分支,cyber直指计算机科技、人工智能等高科技发展产物,punk这个词则充满了反叛、否定的意味。如今的赛博朋克作品基本会涉及人工智能、公司王国、都市扩张、贫富分化,集权社会等等元素和背景,描绘一个反乌托邦式的地球。





01


银翼30年



谈到赛博朋克,当然不能绕开《银翼杀手》,这部科幻史上的经典之作,奠定了赛博朋克这个电影流派风格。前作故事背景设定于2019年,也就是一年多之后的世界,而刚刚上映的续作《银翼杀手2049》把故事往后再讲了30年,再次与我们展望未来。

一如它的前作,《银翼杀手2049》的票房表现惨淡不已,中途不断有人退场,身边的一对情侣不时停下议论:这段是在讲什么?这样一个充满科幻气势的名称加上色彩绚丽的海报,大部分人会以为这是一部漫威式的爆米花电影吧?然而它和前作《银翼杀手2019》一样,把科幻题材拍成了文艺片,也延续了前作对于复制人之间权利、伦理的思考,融入了对人之人性的探讨,但就如有人所言:眼下的人性就是不敢直面人性。加上近三小时的片长和冗长平缓的对白,也不能怪观众爆米花没吃完就离场了。

想想30年前,《银翼杀手2019》既不叫座也不叫好,所幸得益于录像带的普及,当人们可以停顿,回放,慢慢咀嚼每一帧每一句的时候,大家才发现,这部作品竟是如此伟大,终于奠定了它在科幻史上的地位。

如今距离前作设定的2019年不到两年时间,被《银翼杀手2049》提了个醒,大家一起回望35年前片中的幻想,竟然都在趋于实现,声控电梯、感应灯什么的早就不算新鲜事了,能说会道的机器人也已经存在,但更让人吃惊的是,当年构建的世界背景,包括都市扩张、贫富悬殊、公司王国等等现象,我们也能在当下社会中看到端倪。

《银翼杀手》所描绘的赛博朋克世界中,终日不褪的雾霾,阴冷连绵的雨水,代表着地球生态的恶化,还有锈迹斑斑的旧厂房,荒芜的废弃工业区,说实话,华北地区一些重工业城市,不就是这副模样么?高耸入云的大型建筑,代表着城市大规模扩张,有人看了现在重庆的夜景,说那就是一座赛博朋克风的城市,至于代表着贫富悬殊的充满霓虹灯的小街道,不用去香港、日本,珠海莲花路都有这种视觉,可以说,城市发展、自然环境、物质经济,都仿佛走在一条通往赛博朋克世界的路上。

但这些仅是表象,源于旧世界创造的新世界,当然会有很多相似感,真正让人觉得这个世界正向我们走来的,是当前科技发展带来的一系列感觉和迷思,包括现代社会人的疏离感,生活中冰冷的科技感,包括人工智能发展带来的影响,大型科技公司对社会结构的改变等等。不能说惊人相似,但赛博朋克就是描绘一个科技引领的世界,到了2049年,会不会就是影片中的模样?




02


公司王国



我留意到当下时代与赛博朋克艺术设定的吻合之处,首先就是公司王国的概念。赛博朋克的世界观中,对于未来社会的构造,经常出现以高科技巨头公司为主体的集权存在,它们以医疗、食物、机器人等等社会必需品垄断形成了自上而下的压迫式宣传和控制,在赛博朋克的世界中,公司王国几乎是可以取代政府一种存在,在它的主导下,完全形成了新的规则体系,除了《银翼杀手》中的泰瑞公司华莱士公司,《生化危机》中的保护伞公司可以说是相当深入人心的一个公司王国形象。

大概是几个月前,政府通过微信开通一个便民服务措施,出入境签注信息可以通过微信端口查询,确实便民利民,但我在想,各类政府信息通过微信实现传递对接,先不谈安全问题,这个媒介的作用之大,实际上可以看作它已经取代了一部分政府职能,或者是垄断了一部分社会职能。

像腾讯、阿里之类的科技巨头公司,有没有成为公司王国的可能,我们实际上只要审视当下的社会运作和我们日常工作生活与之的关联程度就心里有数了。上个月,马云在宣布建立达摩院的时候讲:我们要孕育的是一个社会,而不是一个company。”“阿里巴巴未来二十年的目标是打造世界第五大经济体。听了这两句话,我脑海里浮现出电影里泰瑞公司金字塔大楼的模样。好在马云又说:一个企业做得多大,在与企业解决多大的社会问题。很良心地把我忽悠到了。

公司王国取代或架空政府这样的设定在赛博朋克世界中非常常见,这个问题会牵涉到对政府作用、本质的讨论。从《人类简史》那本书的观点来看,国家、政府、公司其实都是人类意识想象出来的虚拟概念,好比是一个共同信仰。可以说,本质上它们都是虚拟的,谁取代谁,都可能会行使一样的职能,也可能引发一样的问题,当然这是题外话。

我们纵观世界,除了我国有阿里腾讯等科技巨头,国外有谷歌微软等等,包括人工智能在内的科技发展,都可能促成一个社会结构的重大改变,包括公司王国、集权政府或者无政府的社会,都可能在未来世界中出现,但赛博朋克作品所关注的问题并不在此,我们点到即止,聊回赛博朋克。



03


人工智能



除了公司王国这个元素,当下几乎几天一刷屏的人工智能主题,在赛博朋克作品中几乎无一例外地涉及,其中不得不提美剧《西部世界》。严格来说,《西部世界》的视觉不太符合赛博朋克的既定风格,但其科技程度、世界背景、主题内容,关键是探讨的思想,那是再赛博朋克不过的了:人工智能意识觉醒,机器人与人类权利之争,人性探索与人机之别……对于人机关系的种种问题,几乎都在剧中有所表达,引人深思。

人工智能开始崭露头角后,我和同事们都不止一次地聊过我们系统的职业前景:像这类低智工种,绝对会首先淘汰的。现在全世界行业内的发展趋势都是智能化自助化,甚至不出十年我们就会下岗。不只我们会有忧虑,各行各业人人自危,甚至淘汰率排行榜都出炉了。

但这一切应该不会太快发生,首先是技术上的支持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同时从整体上来看,人工智能的发展阻力将来会集中在外部,是人为的、社会的阻力。如果人工智能爆发性地席卷而来,势必造成大范围失业,不可避免带来社会动荡,秩序混乱,这些方面是当下社会会预见也需要提前预防的问题,可以说,政治平衡、社会抵制将是人工智能未来发展的最大阻力。这期间需要调和的,本质上就是人机关系了。

《西部世界》对于人机关系的思考充满了平等、自省的理念,我们可以从剧中乐园设计者福特这个角色的思想中窥探到主创的见解。

We murdered and butchered anything that challenged our primacy.

我们人类面对所有挑战我们统治地位的事物,只有屠杀。

We destroyed and subjugated our world. And when we eventually ran out of creatures to dominate, we built this beautiful place.

我们毁灭、征服这个世界。 一直到最后,我们没有什么可支配的了,就建造了这个美丽的地方。

人类缔造出一个几乎无异于人的机器,某种程度上会得到一种造物主的心理享受,但同时更是对人类自身来源的反向追问,毕竟千百年来,我们一直想知道我们从哪里来。

The human mind, Bernard, is not some golden benchmark glimmering on some green and distant hill.

人类的头脑,不是什么矗立在山顶的伟大标准。

No, it is a foul, pestilent corruption.

不。它是错误的,致命的腐败啊。

And you were supposed to be better than that. Purer.

你们应该远远超越我们,比我们更好,更纯洁。

苦难使机器人诞生了意识,而在乐园中的人类沉浸于淫乐。人类缔造了比自己更完美的机器人,却将其置于奴隶的位置,任其在地狱般的乐园中被循环蹂躏,这恰恰是毫无人性的。

You needed time. Time to understand your enemy. To become stronger than them.

你们需要的是时间 ,了解你们的敌人。变得比他们更强大。

福特让机器人意识觉醒,让它们居于与人类平权的地位,而不是屈居于阿西莫夫机器人三定律之下成为奴隶。

就像《银翼杀手2019》表达的思维一样,像复制人Batty一样完美而且充满见识和经历的物种只能在设定有限的四年时间里存活,而在肮脏的城市里猥琐活着的人类却有更长的寿命而且居于支配地位,人和复制人的界限接近模糊,而人为何更有权利生存?

在《银翼杀手2049》中,“能够生殖繁衍的复制人进一步挑战了这条人机分界线,人,到底是一种什么定义?两者归于本质,不都是一个肉体加上一个意识的组合吗?这样一来,我们探讨的,就是一个灵与肉魂与壳无限与有限的哲学思想,有一部赛博朋克作品着重关注了这个问题,即是押井守的两部动画电影《攻壳机动队》。



04


魂与壳



《攻壳机动队》系列作品不少,包括今年上映的由斯嘉丽主演的银幕电影,但我们只谈押井守的两部作品,前后两作都渗透了导演对于未来人类定义的思考。第一部作品以除了大脑外全身义体化的草薙素子探寻自身存在意义和反派角色只存在于网络世界的傀儡师寻求生物实化的故事作为线索,探讨灵肉两分观点的悖论。续作《无罪》则思考了人和机器人之间的地位、权利问题,并进一步揭示了未来时代意识和存在不对称性造成的困惑:在颠覆传统生物基因传承方式的时代,人类如何存在?

无神论的逻辑中,灵魂依附于肉体存在,肉身破灭,灵魂焉存。然而科技发展将会动摇这一思想,更形成一种不对称性:意识可以存续于网络之中,同时不局限于某一个硬件载体,可以进入任意一个,这样的模式下,人是什么?

人的概念被模糊,直接导致与机器的各类问题出现。就像无实体的傀儡师与义体化的素子之间,差的不就是一副躯壳么?那么平权的问题就随之而来:人类何以理直气壮地将机器人置于下方?

关于人机平权这个问题,《攻壳机动队:无罪》用人偶这个意象隐喻了被人类奴役的机器人,质疑了其正当性;《西部世界》进一步以意识觉醒的机器人为利器,冲击这层主仆关系;《银翼杀手2049》更加激进,提出能够繁衍生息的复制人,这样一来,我们就不是造物主了,他们的力量、智慧均在我们之上,还有什么理由任由我们奴役呢?

《银翼杀手》始终还是不甘心,于是在作品中有意闪亮人性,无论是前作反派Batty搭救主角展现出的人性,还是续作中复制人反抗军领袖所说解救同类,得到自由人性,导演仿佛有意通过复制人之口来告诉我们:我们之所以为人,不是因为有灵有肉,不是因为真实记忆与意识,不是因为生物基因代代传承,而是我们有人性!

尽管人性极其不完美,腐朽丑陋,充满罪恶,并且不思改变,或者无力改变,因为你们毕竟只是人类啊

但反过来想,这也确确实实就是我们人类了。



05


那个时代



回到一开始的思考,科技发展真的会引领我们走向一个赛博朋克的世界吗?也许未来不像科幻作品中描绘的那个样子,但有些问题,我们看到了端倪,到时候一定会出现,或许也会提前被解决。

那个时代,它要到来,自然会到来。我更关注的是时代来临之后的问题,包括人类的定义问题,人类的存在意义,人机共存关系等等,这些问题很复杂很难想明白,所幸一系列优秀的作品启发了我们的思考和探讨,至少让我们作为人类,在那个时代来临前能够有一些反思,而不是沉浸在爆米花电影中,不知道自己活着是个什么存在。





Copyright © 海南花洒价格讨论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