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花洒价格讨论组

请问男友被狗子嫌弃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为它CutyWorks2019-10-08 16:24:17




?哈喽~,这是我们原创素人分享专栏~

在这里,

你可以和我们分享和宠物之间各种有趣的、好玩的、搞笑的故事

或者各种生活片段,不限字数,不限风格,各种骚操作,

期待你的超水平发挥~mua?



本期主人公「土豆」-你的狗知道谁最喜欢你

悄咪咪告诉你.....投稿来自我们的大boss



谈恋爱是一件靠灵性的事。


你遇到一个长得还不错的人,然后在一系列生物化学(也许还有物理)的并不严谨的逻辑条件下,对ta产生好感。你以为你了解了对方,其实只是看到了对方想让你看到的一切。



你的狗喜欢你的男朋友吗?

阿洁说,第一次见到他,土豆就对他狂叫不止。


开始她以为只是不熟悉,便引导着两人互相接触,面对男友表现出的热情土豆并不买账,它不断的嘶吼着后退,甚至不愿让男友触碰到自己。


阿洁觉得很不好意思,向男友解释:“它平时不是这样的,一直都很乖,也很亲人。可能只是不熟悉你。”


男友表现的很大度说着并不在意,只是有一句话让阿洁心里有点隐隐的不舒服。

男友说,“它不过是条狗。”



在阿洁最无依无靠的那段时间里,只有土豆陪着她。

那时候阿洁刚毕业,用学生时代仅有的一点积蓄勉强租了一间装修陈旧的单间,跟合租的陌生人共用一间泥泞肮脏的蹲厕,蹲厕边上的水池上装了一个花洒,便成了冲凉的地方。


阿洁一度很抗拒洗澡,宁愿贴着粘腻的汗入睡。

有一次在冲凉的时候不小心踩在了蹲厕的边沿,脚一滑摔倒了,她只觉得右腿很疼,没办法站起身,用手肘撑着将头靠在冰凉的瓷砖上,花洒的水汩汩的流在她肚子上。她突然觉得难以抑制的伤心,不知道是为了这样磕碜的生活还是孤独的自己。


然后她听到土豆在门口疯狂的挠门,爪子啪嗒啪嗒的声音熟悉又感人。

之后在外面的土豆开始撕心裂肺的吼叫,接着有人打开房门查看询问的声音,越来越嘈杂,夹杂着疏离的水声。门终于被打开了,最后是合租的男生将她送到了医院。



后来阿洁在家躺了一个月,右腿小腿骨折,骨折恢复的时间里,土豆学会了开门和叼外卖。

上次送她去医院的男孩成为了唯一会来看望她的人,他告诉阿洁自己叫毅,和她同岁,是江西人,在上海是一家小公司的平面设计师。


隔三差五会给阿洁送来一些水果,顺便带着土豆下楼遛弯,一来二去,他便成了阿洁的男朋友。土豆很喜欢毅,总是在阿洁和毅亲热的时候偷偷跳到床上钻进被子里舔毅的脚趾,毅每次都哭笑不得的把土豆拍开。


之后阿洁和毅住到了一个单间里,毅加班的天数很多,客户的需求改了又改,他回到家总是很晚。毅没回家的时候,阿洁就和土豆一起窝在床上看剧,土豆喜欢蜷缩在阿洁的臂弯里,小小的头靠在她的胸口。


每到门口传来脚步声,土豆就会突然惊醒然后跑到门口兴奋的坐好。有时候只是路过的邻居,土豆发现不是毅以后便垂头丧气的继续回到阿洁的怀里躺着。


直到毅回来,土豆会欢呼雀跃的围着毅打转,直立着身子扑到毅的腿上,撒娇般的跳起来要抱。那时候毅疲惫的脸上绽开的笑是阿洁看到过男人最温柔的样子。



后来阿洁和毅还是分开了,毅所在的公司倒闭了,他找不到工作,最后听从了父母的话回了老家。


分手的时候阿洁没有哭,她只是很淡定的把挂在墙上的相框取了下来,把毅的牙刷丢掉,把床上的枕头换成了一个。


她还是照常上下班,按时吃饭和睡觉。那天她有点头疼,早早下了班回家睡觉。醒来的时候是晚上11点,她迷迷糊糊的在光线昏暗的房间里醒来,看到土豆正襟危坐的坐在门口一动不动。


她突然反应过来,平时这时候毅该回家了。眼泪毫无防备的掉下来,一大颗一大颗的砸在床单上,小声的呜咽逐渐变成了哭啼,阿洁坐在床上抱着双膝嚎啕大哭。


有一团毛茸茸的东西从臂缝里挤了进来,蹭着阿洁湿漉漉的脸。阿洁抬头,土豆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她。“他不会回来了。”阿洁对土豆说,土豆歪着头似懂非懂的听着,愣了一会,摇着尾巴蹭进阿洁的怀里。


那一刻阿洁突然明白了,土豆并不是有多喜欢毅啊,它只是喜欢自己。



阿洁最终还是和现在的男友分手了。


那个有房有车工作稳定的男孩子并不懂她,

他不知道阿洁喜欢可以穿短裙的夏天,总是带她去冰天雪地的城市旅行。

他不知道阿洁喜欢看搞笑温馨的日剧,总是带她去看新上映的科幻大片。

他不知道阿洁喜欢开在街边小小的茶餐厅,总是带她去吃高级日料店。

他并不懂得她,在这一段看起来繁花似锦的感情里,阿洁过的并不开心。


但土豆却知道,知道你和那个人在一起是否真的快乐,它喜欢你的男朋友,愿意去亲近真正对自己好的人,只是它感受到你和他在一起很开心。


它知道,它理解你,并且善待你。

它舍不得让你开心的人离你而去,因为它最爱你。无论谁离开了,它都会陪着你再次快乐起来。


她终于搬出了他为她租的公寓,搬家的那天,阿洁指挥着工人搬运摆放,土豆在边上快乐的摇着尾巴。五月的太阳柔和的照在房间里氤氲扬起的烟尘上,阿洁从屋里拎出最后一个行李箱,对着在门口的土豆招招手。


“嗨,走了!”土豆屁颠屁颠的跟着阿洁,一切无忧无虑的美好如初。





Copyright © 海南花洒价格讨论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