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花洒价格讨论组

亲姐为抢我心上人竟使出这种手段,太寒心了!

热门言情小说分享吧2020-04-10 22:50:54

    “遥遥,宋昻什么时候来?”

  “那先喝点果酒解渴,Party还要进行很久呢?”

  “遥遥,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那你回房休息吧,宋昻来了我会告诉他,到时候来叫你。”

  祝遥摇摇晃晃的从Party上撤离,步伐紊乱地往房间跑,就是为了能回到房间把自己关起来!

  她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仿若飘在云端,眼前模糊的景象,已经让她分不清是真实还是虚幻。

  她努力的回想刚刚发生的一切,终于明白过来,什么游轮Party,什么陪她来认识一些贵公子,不过都是祝佳的计谋罢了。

  而现在身体的一切反应,在告诉她,她被下药了!

  “该死!”

  偏偏,在打开房门的那瞬,隔壁房间走出来一个男人,她身体的燥热,饥渴感骤然加倍,让她几度丧失理智。

  紧绷的那根弦,瞬间绷断!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往面前的人贴紧。

  她只知道,手里抓住的这颗救命稻草,让她想要无限靠近,再靠近……

  历南锦此刻眉头紧蹙,他并不比这位媚眼如丝的女人好受。

  原本在房间里打盹,忽然感觉背部一阵灼烧般的疼痛。

  他心头一紧,为了证明心中所想,历南锦起身将房门打开,迎面就撞过来一抹蓝色的倩影。

  背后的灼烧感更加强烈,隐隐有要冲破阻滞的趋势。

  历南锦再也不做任何的犹豫,弯身后,将她拦腰抱起。

  祝遥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腾空,却得到了一个她期待已久的怀抱。

  那种空虚感瞬间得到了不少的满足,她急切地想要找到那股刺激她浑身发颤的源泉,慌不择路地搂着历南锦的脖子,就要亲上去。

  历南锦微微偏了偏头,她的唇便印在了他的脸上。

  抬腿,将门踹紧。

  历南锦大步流星地走向房间的豪华大床,手一松,就将祝遥丢在了床上。

  祝遥只感觉那股让她舒服的源泉瞬间消失,她难受地呜咽了一声,翻身就要再次扑向历南锦。

  “女人,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玩儿火?”

  “我……”

  祝遥用她仅存的一丝理智,喘息地想要解释,却只能发出断断续续的几个字眼。

  “下药……救我……求你……”

  历南锦当然看得出来她被下了媚药,不然不可能这么大反应。

  他抬手,将祝遥的下巴抬起,这才看清楚了她的模样。

  很像……足足有六七分相似!

  历南锦的心跳,忽地加快,他声音依旧清冷,却带着几分激动之余的颤音:“你叫什么名字?”

  “祝……祝遥……”

  “祝遥,我现在必须确定一件事……”

  “别说话,吻我!”

  历南锦的话还未说完,就被挂在他身上的祝遥,仰头吻住了他的唇瓣。

  背后的灼热,顿时得到了缓解。

  可是……历南锦却清晰地感觉到,背后那块古老的图腾,在发生变化。

  他心念一动,抬手圈住她的腰,将她紧紧往自己身上带……

  “唔……”

  似是得到些许满足,祝遥在生涩又急躁的吻他的同时,不禁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

  历南锦却在她这声喘息之中,冷静了下来,立马推开她。

  不行!必须得百分百确认之后,否则,会害了她!

  历南锦再次弯身,将祝遥的双手往后禁锢,像拧小鸡似得,把她禁锢在自己的右手里,往上一提,就把祝遥夹在腰际,往浴室走去。

  火热,却又能缓解心中空虚的唇瓣消失,换来的是再一次的无尽空虚。

  祝遥的双手,挣扎中也不老实起来。

  她抬手,就摸上了历南锦的男性象征,甚至还轻轻地捏了一下。

  历南锦被她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给震得脚下一个趔趄,险些把她给直接扔出去。

  最终,他皱眉忍了两秒,就将她丢进了浴缸。

  祝遥还想挣扎起来,迎面扑洒过来的,便是冰冷的水花……

  她浑身一个激灵,意识清醒了几分。

  她抬起头,错愕地看着面前举着花洒,在她脸上喷的男人。

  “我……你……?”

  “清醒了没?”

  “对不起,我被下药了,我这就……就走。”

  历南锦后背的灼烧感越发的叫嚣着,他说不清现在心里是个什么感受,同样钻心的疼,钻心的痒,更有无尽的空虚……

  压下想要把祝遥狠狠蹂躏一场的冲动,冷声说道:“你出去的话会更危险,你先把药劲儿过了,我再……”

  “这是烈性……媚药,如果没有男人替我……我会血液逆流……”

  祝遥好不容易才压下去的欲火,再次濒临崩溃。

  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气力,将历南锦一抓,两人齐齐倒进浴缸里,祝遥翻身就坐在了历南锦的身上,并扭动着身体,寻求慰籍。

  彼此最敏感最私密的部位,都让对方抚慰,历南锦闷哼一声,抬手将她的头摁下,狠狠地吻了上去……

  两人湿漉漉地从浴室,再到床上,最终得到释放,祝遥几乎是昏死过去。

  历南锦看着她熟睡的侧脸,抬手摸了摸她的脸,这才起身套上浴袍,站在窗边拨了个电话出去。

  “相师,我好像找到她了!”

  祝遥醒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有些懵。

  直到耳边传来阵阵呼吸声,她才回想起,之前发生了什么!

  小心翼翼地回头,映入眼睑的是一张轮廓深邃的俊脸,浓眉凤眼,高挺的鼻梁,微微紧抿的薄唇,将这个男人完美的五官搭配得人神共愤!

  她想要下床,稍微挪动了一下腿,就疼得她呲牙咧嘴。

  腰际还被他的手给揽着,祝遥轻轻地捏起他的手腕,刚想把他的手往旁边放,就听见耳边传来一道戏谑的声音。

  “祝遥,利用我充当你的解药之后,就想逃么?”

  祝遥浑身一颤,回头的那瞬,历南锦微微往她那靠了靠,两人的唇瓣,不期而遇。

  她犹如被电流打中全身一样,身上都紧绷了起来。

  连忙把头后仰,离开彼此的距离。

  她将被单往身上扯了扯,说道:“昨晚的事,实在是抱歉,这是我的原因,与你无关,我不需要你负责,还请先生权当没见过我。”

  “你不需要我负责?”

  “嗯。”

  祝遥以为他把自己当成了故意爬上他床的女人,她深知自己是被陷害,这一刻,却什么都不能说。

  失了身,也只能自己忍着!

  因为,祝家没人会为了她,站出来在这艘充满了权贵的游轮上,讨那所谓的公道。

  更何况,哪里来的公道?陷害她的,不就是她那亲爱的姐姐,祝佳吗?

  深吸了一口气,祝遥鼓起勇气,再次抬眸对上男人那道冷冽得没有一丝感情的目光:“真的很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语毕,祝遥便小心翼翼地抓起被单,问他:“能麻烦你转过身去吗?”

  “干什么?”

  “我需要穿衣服。”

  “该看的地方,昨晚没少看,该摸的地方,也没少摸,在我面前你早已经剥光了。”

  历南锦似是为了验证他口中的话一般,掀开被单将下了床。

  祝遥惊得别过头去,生怕看到了不该看的……

  历南锦见她这般,不禁勾了勾唇:“去浴室盥洗,其余的等你收拾好出来,我们再谈。”

  祝遥抿了抿唇,忍着浑身的疼痛,尤其是双腿间的不适,用被单裹住身体,匆忙地钻进了浴室。

  十分钟后,祝遥从浴室出来。

  历南锦坐在椅子里,两条大长腿交叠,他一手随意地搭在椅子的扶手上,另一手则是握着手机,微微偏头跟人讲电话。

  “查清楚了?”

  “OK!”

  挂了电话,历南锦抬眸,便看到祝遥穿着她那皱巴巴的裙子,局促地站在那里。

  他蹙了蹙眉,指向床的方向。

  “换这个。”

  祝遥看过去,这才发现,床单早就已经焕然一新,床铺也重新被铺好,上面有一个盒子。

  她走过去,打开盒子。

  里面是崭新的礼服,和她之前穿的那条不一样,这是条大红色的低胸晚礼服……

  礼服盒子旁边,还有个小盒子,她有些诧异地看了眼历南锦,他依旧傲气地坐在那里,拿眼眸示意她打开。

  将小盒子打开后,祝遥看到了一条散发着璀璨光芒的钻石项链。

  “这……”

  “游轮上今晚有晚宴,正好我没有女伴,你说你不需要我负责,可是,你睡了我,这是事实。你得为我负责,而且,是全责!”

  祝遥:“……”

  她没听错吧?发生这种事,他一个大男人,居然要她负责?

  好吧,虽然是她扑倒了他没错。

  但是那也是她的第一次,吃亏的怎么说,也是她吧?

  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一样,历南锦有些无奈地耸耸肩,轻笑出声:“我向来洁身自好,你是我的第一个女人,我也是你的第一个男人。我觉得,我们挺配的。”

  配个P啊!祝遥的内心,显然是崩溃的!

  她咬了咬牙,说道:“这位先生……”

  “历南锦。”

  “???”

  他是历南锦?整个澜州市待嫁闺中的女人都想嫁的梦中情人?!

  历南锦显然不满意她的走神,声音里也多了分不可抗拒的威严。

  “鉴于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我希望以后听到你叫我南锦。”

  祝遥:“……”

  祝遥很想大骂一句:去TM的负责,去TM的历南锦!

  然而,她的目光落在他肩膀的军衔上的时候,整个人就萎了……

  连祝家她都不能反抗,更何况,是这个被军界称之为传奇的男人?

  传说中,他踏入军校后,短短的四年时间,从普通的学员,晋升成了现在的陆军A区上校。

  传说中,他杀人不眨眼,经历了上千万场厮杀!

  传说中,他冷血又无情,落到他手里的人,留下全尸已经是最大的恩赐!

  OMG!!!

  她到底是做了什么孽,被家姐陷害下药也就算了,找个人当解药,都能招惹上这尊大神?

  天啦噜!谁来救救她?

  没等祝遥去更衣室换衣服,历南锦就接到个电话,站起身来打算离去。

  在走之前,他深邃的眸子往祝遥那边看了一眼。

  随后,只听见他依旧带着几分淡漠的声音传来,“一会儿会有服务生送吃的过来,吃点东西垫垫肚子,晚上的晚宴上,估计你是没时间吃东西了。”

  丢下这么一句话,历南锦便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这才转身离开。

  直到他的身影,彻底消失在那道紧闭的房门外,祝遥才重重的吐出口气。

  她人一旦松懈下来,直接就焦躁地抓了抓她还有些凌乱,随便挽起来的头发。

  “啊啊啊!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焦灼地回到浴室,打开花洒洗澡,身上那股欢爱过后的疲惫感和酸痛感实在太强烈。

  她不是没想过,历南锦反正都已经出门了,她干脆逃了算了。

  可是,转念想回来。

  她能逃到哪里去?这艘游轮的晚宴,就是历南锦的母亲召集起来的。

  游轮啊!她逃?去跳海么?!

  祝遥还不至于傻到做出这种完全没必要的抵抗,历南锦的要求也很简单,今晚充当他的女伴,陪他参加晚宴之后,大家就各自分道扬镳。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颊绯红,脖子和胸前都是细细的吻痕,可见昨晚他们有多么激烈……

戳原文,继续阅读后续内容


Copyright © 海南花洒价格讨论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