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花洒价格讨论组

这五大生肖最好命,注定幸福不缺钱,想什么来什么!

心聆禅语2021-07-20 12:57:24

第一章 第19楼

  第一次见黎卿峰是在我进不夜城的第三天,妈咪神神秘秘的把我叫到了十九楼。

  “白露,你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呦,很多姑娘到这里一年都上不来,你要是伺候好了,一晚比你一年都挣得多!”妈咪冲着我妩媚的笑了笑,然后带着我踏上了那烫着金色的地毯。

  早在之前,我听姐妹们说过十九楼,只有最有权势的人才能够进的地方,一夜的包场费天价,正因如此,这里的客人也是玩的最变态的。

  我紧跟在妈咪的身后往前走,直到她停在了9号包厢的门口。

  拱形的大门,大朵大朵的灿金色的牡丹花在门上绽放,让人挪不开视线。

  “还不快进去,别让客人久等了!”大概是看在我傻站在门口,妈咪推了我一把。

  我就这样跌跌撞撞的进了门,小心肝一直扑通扑通的跳。

  包厢里装饰奢华,真皮沙发中间坐着一道挺拔的身形,他的身旁坐着三两个大腹便便的男人,除了中间的那个男人,其他人的身边都坐着一个女人。

  女人肆无忌惮的趴在男人的身上,红色的吊带衫解开了一半,露出了圆润光滑的肩膀。

  “黎总,我特意帮您叫了一个姑娘。”坐在他旁边的那个秃头男人看了我一眼,得意洋洋的招手:“小妞,还不给黎总打个招呼?”

  第一次进包房,让我感觉很怕,我站在那里不敢动。

  男人刚刚还笑着的脸忽然怒了,他推开了旁边的女人,快步走到我面前,一把拽住了我的头发。

  “让你进来,是看得起你,别给脸不要脸。”

  “还不快走!”

  他揪着我的头发,狠狠的踹了我一脚。

  我狼狈的摔在了地上,头皮一阵的疼,头发大概也被他扯掉了些。

  耳边传来了嘲讽的笑声,有男,有女。

  我的脸碰到了一只擦得锃亮的黑色皮鞋,我感觉到那只脚轻轻的动了动。

  “起来!”耳畔响起了一个沉沉的声音,非常的浑厚。

  我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他一把将我揽在了怀里。

  他身着酒红色的衬衫,微微敞开两粒纽扣,露出古铜色的肌肤。

  充满威严的气息席卷而来,我感觉到喘不过气。

  黎卿峰的眸子轻轻抬了抬,视线在我脸上停留了一秒,然后移开。

  “叫什么名字。”

  “白……白露。”我颤颤巍巍的回答,不敢有丝毫怠慢。

  刚刚踢我一脚的男人看了我一眼,讪讪的笑:“懂不懂规矩,还不快给黎总倒酒!”

  我旁边的那个女人充满敌意的看着我,极不情愿的拿了瓶威士忌。

  我在他的怀里,感觉到很不自在,而且那样尴尬的姿势,根本没法把手伸的很长。

  黎卿峰伸手一挡,他冷漠的说:“我不喝酒。”

  然后,又对着我说:“你喝!”

  我愣住了,往里缩了缩,声音轻轻的:“黎总,我不会喝酒。”

  话一出口,四周响起了嘲笑声,我顿时觉得脸颊滚烫一片,心里升起一股莫名的委屈。

  我感觉到黎卿峰的身子似乎僵硬了一些,他看着我,目光清冷。

  “做小姐的不会喝酒?”他带有讽刺意味的说,“那你进来做什么的?”

  与此同时,我感觉到他似乎把手探进了我的裙底……

 

第二章 被灌酒

  我挣扎着,大力推开了黎卿峰,然后站了起来。

  我本能的举动彻底惹恼了他,他把我拽了过来,狠狠的给了我两个耳光。

  耳光清脆又很响亮,纵使音乐声很大,都能够听的一清二楚。

  我捂着高高肿起的脸颊,眼泪终于忍不住落下来。

  委屈,还有那仅存的一点点的羞耻心。

  我看见坐在旁边的小姐偷偷的窃笑,眼中满满的嘲弄。

  仿佛在嘲笑我,都做这一行了,还自命清高,装什么呢?

  我内心挣扎了一下,咬牙服软道:“黎总,我是新来的不懂规矩,我喝……我喝酒给您赔罪。”

  茶几上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两排酒杯,我拿起一个空的,然后倒满了酒。

  我仰头,灌了一大口。

  呛人的气味在口腔里面蔓延,那个味道,恶心的让我想吐。

  这酒,还真难喝。

  “既然是赔罪,只喝这么点怎么够?应该再喝三瓶才对。”那穿着白色镂空旗袍的女人站起来,她妖娆的向我走来,按住了我准备放下杯子的手。

  她的话好像引起了包厢里面其他人的赞同,其余几个人笑着,要我再喝几瓶。

  这个时候,唯独是黎卿峰显得格外的沉静,好像这吵闹的一切与他无关。

  “我……我真的不会……”

  “小妹妹,你今个要是不把这些酒全喝了,怕是不能全身而退了。”女人轻轻的在我耳边说,她呵了一口气,让我不由的感觉到一阵的颤栗。

  喝完?我刚刚喝了半杯已经感觉到有些头晕了,要是把这些全都干完,我不得死在这里了。

  我连忙摇头,但是女人却像是没有看见,她倒了满满的一杯酒,递了过来。

  胖男人说:“你喝一杯,我给你两千块!”

  另外一个敲碎了酒瓶,然后把玻璃碎都倒进了一个透明的杯子里。

  他笑盈盈的站起来,把杯子放到我的面前。

  “喝酒,还是吃它,你自己选择。”

  他顺势扭过头:“黎总,你不会介意吧?”

  黎卿峰无所谓的说:“你们随意。”

  因为我是叫来陪他的小姐,得到了他的默许,他们便可以随便的羞辱我了。

  我低着头,看那满满的玻璃碎片,整颗心沉到了谷底。

  眼看着他按住了我的脸,把杯子往我嘴里面倒。

  我慌了,只好祈求:“老板,我喝酒,我喝酒。”

  “晚了,酒现在是没的喝了,把这个吃了。”他那张过分年轻的脸上露出了肆虐的笑容,折磨我们这些小姐,好像能让他们得到快乐。

  我不断的挣扎着,但是另外有两个人抓住了我。

  我只能向黎卿峰求救:“黎总,我错了,救救我。”

  之前我曾经见过一个姐妹在吃了一大杯碎玻璃之后,被抬进了医院,食道和嘴巴全都被玻璃渣子刺穿,休养了很久都不敢再接客。

  我拼命的挣扎,趁机狠狠的踩了抓住我的那个人的脚。

  我甩开了他们,跑到黎卿峰的面前:“黎总,我求求你,救救我,带我走吧。”

  黎卿峰不屑的瞥了我一眼,眼底的厌恶很是明显,他冷笑道:“带你走?你别后悔。”

 

第三章 被践踏的尊严

  酒店的套房里,黎卿峰光着身子,在我的身上上上下下的运动着。

  没有前戏,什么都没有,只是脱光了衣服,强势进入。

  我没有想到,我的第一次,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下失去的。

  “闭着眼睛干嘛,你怕什么呢?”黎卿峰轻笑着在我耳边说道。

  承受着身体的疼痛和心灵上的折磨,我咬紧牙,根本就说不出话来。

  也许是我的表情太过僵硬,他忽然捏起我的下巴,狠声问道:“不舒服吗?”

  “没……没有……只是我。”疼痛和那中席卷而来的奇妙的感觉,让我根本说不了一句完整的话。

  “摆着这副臭脸给谁看,跟死鱼一样!”他怒了,抓起我的头发,把我的身子翻了过来。

  “不是婊子吗?连叫都不会?”

  我的脸贴在枕头上,已经满头的汗,枕头湿了一大片,不知道是汗,还是泪。

  “恩!啊!”我的心里揪着疼,仿佛在滴血,可是却要迎合着,表现出很欢愉的样子。

  终于,他在我身下释放了。

  重重的趴在我的身上,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让人感觉到害羞的气味。

  事后,他坐起来,穿衣服。

  我已经是筋疲力尽的,瘫软如泥。

  黎卿峰叫了我几声,我没有反应过来。

  直到他紧紧的拽住我的胳膊,把我提了起来。

  视线往下扫,看见床单上那一抹鲜艳的红色,黎卿峰微眯起黑眸,脸上闪过一抹意味不明:“哪家医院做的?倒像是那么回事儿。”

  他的话一出口,我的心被什么尖锐的利器狠狠的刺了一下

  是啊,像我这种身份,有谁会信小姐还有第一次?

  我挤出一点笑容,声音故作柔媚:“黎总真是内行,这都能看出来。”

  他听完我的话,脸上的怒气显而可见。

  “果真是脏!”黎卿峰不愿意再碰我,松开了我的手。

  我重重的摔在了床上,四肢疼的仿佛要散架了一般。

  他很快穿戴整齐,拿上了西装外套,似乎不愿意和我在同一个房间久待片刻。

  走的时候,从钱夹里面摸出了一叠钱,朝着我的脸重重的摔了下来。

  “婊子!”

  刺鼻的铜臭味道迎面而来,我闻到了一股,腐朽的味道,就如同我的身体一般。

  从他嘴里出来的那两个字,勾起了我很久之前的记忆。

  我的心像是被千万只白蚁啃噬着一般,恶心又难受。

  门重重的关上的那一刻,我伏在被子上,无声的哭泣着,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不断的滚落。

  白露只是我的艺名,我本名叫何筱冉。

  我那一批的小姐都是用二十四节气的名字来取的。

  18岁,本该是进入大学生活,最美妙最轻松的年纪,我却在不夜城堕落。

  读大学之前,我还有个很要好的男朋友,他对我很好,很温柔,我非常放心他。

  但是他骗走了我的学费,还劈腿了我的闺蜜。

  我家里情况很不好,妈妈在我小时候跟人跑了,爸爸一个人靠种地把我养大。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婊子这个词,一直是村子里那些人称呼我妈妈的。

  那时候少不更事,却十分的厌恶那两个字。

  所以当黎卿峰叫出那两个字的时候,我感觉我连最后一点尊严,都被他给践踏的一览无余。

 

第四章 惹纷争

  半个月前,爸爸出了车祸,手术费加赔偿金一共四十万,把我剥皮抽筋了都凑不到这个数。

  也许在黎卿峰眼里,我就是一个贪慕虚荣,贪钱的女人。

  来会所的所有人也都这么觉得,可是他们并不知道,被现实逼到绝境,是什么感觉。

  哭累了,擦干眼泪,告诉自己:何筱冉,你没资格自暴自弃。

  拖着疲惫又伤痕累累的身子,我缓慢的走进了浴室。

  花洒打开的瞬间,冰冷的水落在了我的身上,也落进了我的心里。

  我拼了命的擦,想要把他留在我身上的这些痕迹擦掉,但是一直到皮肤擦得通红,泛着痛楚,印记却一点都没有消失。

  我颓然的靠在墙边,一点一点的向下滑。

  天泛起了微微鱼肚白的时候,我回到了不夜城。

  松露原本是坐在吧台上喝酒,看见我来了,连忙迎上来,关切的问:“小露,你还好吧?我看你的脸色很不好。”

  我扯开了一抹牵强的笑容,安慰她,却也像是在安慰我自己:“我挺好的,陪帅哥睡了一觉,五万块轻松到手。”

  松露是我的学姐,也是我在不夜城里唯一的朋友,我来这里也是她介绍的。

  松露无奈的拉了拉我的手:“累了就快点回去休息,这里我帮你跟妈咪说。”

  她在这里混的久,当然不信我说的,来消遣的客人哪个会消停?不把你折磨的褪了一层皮,根本就不会善罢甘休。

  但是能怎么办呢,为了钱,就算再不喜欢,不还是得抬起头,迎着面笑?

  跟其他人比起来,我这次出台的对象年轻又英俊,最重要是还是个钻石王老五,我该躲起来偷着乐了。

  “谢谢你了,松露姐。”

  “你我之间,还这么客气做什么呢?”松露很豪迈的说。

  就在这时,楼梯上传来了一阵嗲嗲的,骂骂咧咧的声音。

  “谁趁着老娘不在抢了老娘的客人?我不就是出去了一会,牡丹厅包厢里的那个客人就被抢走了?”伴随着一股有些刺鼻的香水味,罂粟扭着水蛇腰从楼上走下来。

  她穿着一件很薄很透的长裙,透的连里面内衣的款式都看的清清楚楚的,踩着十五CM的恨天高,化着浓浓妖娆的妆。

  跟在她身边的是跟我同一个时间进来的小姐,叫谷雨。

  谷雨挽着罂粟的手,好像跟她很亲密的样子,可是如果我没记错,昨天她还当着我的面骂罂粟是一个不要脸的妖精,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又是不夜城里的老人了,就在那里耀武扬威,欺负我们这些新人。

  谷雨看了我一眼,阴阳怪气的说:“哎呦白露妹妹,你回来啦,黎总的滋味怎么样?”

  “我听说黎总的身材可是好到爆了,技术是不是也很棒呀。”

  谷雨甚至还眨了眨眼睛,说的是绘声绘色的,好像我和黎卿峰一起的时候她就在我们旁边盯着呢。

  其实我清楚的很,谷雨说这些,不就是说给罂粟听的吗?

  果不其然,她的脸都快要气绿了。

  飞快的跑下来,抓住我的手扬手就是一记响亮又结实的耳光。

  打完了,她还晃了晃自己的手,一副吃痛的模样。

  “白露你这个贱蹄子,自己没本事就知道抢别人的客人吗?不夜城的规矩你到底是懂还是不懂!”

 

第五章 看在他面子上

  我捂着被她打过的脸,不服气的瞪着她。

  “不夜城的规矩我知道,但没有哪条规定说黎卿峰就是你的!”我反驳道。

  在这里想要生存下去,一味的妥协,只会让欺负你的人更加肆无忌惮。

  罂粟实在是不服气,她冲着我噼里啪啦的一顿骂,谷雨慢悠悠的走到罂粟的身边,她挑衅一般的看着我。

  “都是自家姐妹的,罂粟姐你别跟白露妹妹一般见识,妹妹现在是正得宠的时候,风头郑茂啊!”她笑的花枝乱颤的,哪里是在帮我说话,分明是在火上浇油。

  被谷雨煽风点火之后,罂粟恨不得把我扒皮抽筋,伸出手来,抓我的脸。

  缀着水晶亮片的长指甲重重的划过了我的脸,火辣辣的疼痛袭来。

  我再也没有忍住,和罂粟扭打在了一起。

  松露在一边劝架,干着急,最后叫了几个姐妹把罂粟拉开。

  罂粟也没有讨到什么好便宜,她头发被我弄得乱糟糟的,就像是鸡窝一样。

  我还把她的吊带衫给扯掉了,断了一边,露出了雪花花的肩膀和胸脯。

  “白露你没事吧,哎呀你的脸,都出血了!”松露把我拉到了一旁,她心疼的看着我。

  慌慌忙忙的,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张皱巴巴的纸巾,松露小心翼翼的擦着我脸上的血迹。

  “松露姐,我没事。”脸很疼,疼的我说话都很困难,但我还是冲着松露笑了笑。

  “我们别理她,罂粟自己揽不到生意,跟个疯狗似的。”

  “你他妈说谁是狗呢?”罂粟急的瞪眼,见势又要冲上来。

  周遭乱哄哄的,小姐们一个个挤了过来,看我们两的好戏。

  粗狂的声音响了起来:“他妈的吵闹什么?一个个站在这里没事做了?”

  豪哥出现,看热闹的那些小姐都散了。

  罂粟扭着腰攀到了豪哥的身上,抹着眼泪说:“豪哥,你可要替罂粟做主啊!”

  罂粟那招很管用,豪哥的眼珠子在她的身上乱窜,随即又抬起头不悦的看了我一眼:“到底怎么回事!”

  我还没有开口,罂粟已经抢着在豪哥面前告我黑状:“这个新来的小丫头片子抢我客人不说,豪哥你看看,看她把我打得,人家的脸都花了。”

  我冷眼看着罂粟在豪哥身上扭来扭去,两人的嘴巴都快要贴在一起了。

  豪哥拍了拍罂粟的屁股,在她的臀部捏了一把,语气暧昧:“你去楼上等我,这里我来解决。”

  得到了豪哥的承诺,罂粟表情都快要飞起来了,她笑盈盈的在豪哥脸上印了一个香吻,然后上了楼。

  “真他妈一个勾人小妖精!”豪哥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终于转过身,看着我。

  他慢慢的朝我走来,眼中似乎窜着一道火苗。

  松露连忙把我拉在了身后,陪笑着说:“豪哥,我妹妹刚来,年轻不懂事,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就原谅她这一回吧。”

  “叫什么名字?”

  我躲在松露的身后,瑟瑟发抖。

  豪哥身上散发的气息,让我感觉到害怕。

  松露大着胆子,她凑到了豪哥的面前,在他耳边嘀咕了两句。

受微信篇幅尺度限制,后续未删减版长按上方二维码继续看!↑↑↑












































Copyright © 海南花洒价格讨论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