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花洒价格讨论组

看了离婚大数据,我发现一条惊人规律

假哥不假2021-09-12 16:15:23



1
第一卷 第1章:被自己的老公陷害

入夜,帝江国际大酒店的旋转餐厅内,靠窗的位置坐着一对年轻的夫妇,男俊女俏,很是般配。

“温暖,我们再干一杯……”俊男陆霆禹将两人的杯子重新满上,一双好看的黑眸,望向对面的美丽女人。

秀眉杏眸,原本雪白的肌肤,在酒精的作用下显得粉嫩嫩的,更衬出她的靓丽。

这是他们结婚一年以来,最和谐最温馨的一晚,即使已经喝得头昏脑胀,温暖还是不忍拂了他的意,和他碰了碰杯:“结婚一周年快乐。”

“一周年快乐。”

陆霆禹的话一出,温暖愣了下,主动约她庆祝结婚纪念日,还说出这样的话,难道陆霆禹终于想开了,想要和她好好过日子?

鼻子一下酸酸涩涩的,她有一种苦尽甘来的感觉,甜蜜的笑着,一仰头,杯子很快见了底。

等吃完这顿饭,温暖已经醉的不省人事,满足的歪靠在陆霆禹的胸膛上,睡颜安静柔美。

陆霆禹定定的凝视着她,眼中闪过犹豫和挣扎,最后还是将她带到楼上早就预定好的房间。

门一开,一个年龄和他们差不多的青年走过来,语气透着不耐烦:“怎么这么慢?”

陆霆禹没有回答,轻轻的把怀里的女人放到大床上,看了最后一眼才转过身:“黎飞,记住你说过的话。”

“行了,行了,你别啰嗦了,我办事什么时候让你不放心过!你不是和温晴约好要帮她庆生吗,赶紧去吧!”

黎飞挥手赶人,陆霆禹有些精神恍惚的走出酒店房间,没有注意到,不远处,一个身形挺拔的男人正盯着他。

……

酒店房间内。

黎飞轻蔑的俯视着床上醉死的女人,嘴角噙着一抹冷意。

“温暖,只有你真的出轨了,霆禹和你离婚的事才不会被他爸爸阻挠。要怪就怪你自己太下贱,非要破坏温晴的幸福!”

温暖真的喝得太多了,睡得很沉,完全没听到他在说什么。

黎飞刚把针孔摄像头藏好,敲门声就响了起来。他打开门,跟门口的彪形大汉小声的交代了句:“人在里面。”

“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吗?”彪形大汉的眼里精光闪闪,表情猥琐到极致。

“当然越激烈越好。”黎飞得逞的轻笑,一切都很顺利,现在只需坐等着看好戏喽!


2
第2章:不知道自己被救了

黎飞离开后,猥琐男走进卧房。

他望着睡得迷迷糊糊的美女,吞了吞口水,猴急的扑了上去。

可还没啃上二口,就被人一把扯开并抛了出去,近二百斤的身子撞到墙上,发出重重的一声响。

“妈的,谁坏劳资的好事!”猥琐男疼的直骂娘,抬头看清面前的男人,整张脸霎那间失去了血色,再也骂不出一个字来。

高大的身形略显清瘦,棱角分明的五官,完美的360度无死角。看起来明明是一个清雅俊逸的男人,气势却是极其冰冷骇人的。

那双深邃的黑眸,射出二道凌厉的视线,仿佛比上好的宝刀还要锋利,紧抿的唇瓣,无形中给人以冷感。

“你……你……你不要过来……啊……”

随着一声惨叫,猥琐男的脸瞬间变了形。短短的几分钟后,他就被男人揍的连他亲娘都认不出来了,倒在地上痛苦的哼哼。

不知男人从哪找出一根绳子,将满脸开花的猥琐男五花大绑,这才款步走向一边的大床。

温暖真的醉死了过去,这么大的动静,都没能把她吵醒,紧闭着双眸,嘟着红唇,喃喃的嚷热。

男人一眼就看到了她脖子上那个刺目的红色吻痕,瞳孔瞬间收紧,身上散发出浓浓杀意,吓得猥琐男冷汗直流,像球一样滚到角落里。

男人俯下身子,轻轻的推了推床上的女人:“温暖……温暖……醒一醒……”

声音低沉柔和。与刚才的凶狠毒辣,完全判若两人。

温暖被吵的不耐烦,终于睁开了眼,望着跟前的男人,半晌后,她突然扑进他怀里。

男人垂头,盯着怀里作怪的女人,身形僵硬,眸底更是盈满复杂的情愫。

“温暖……”声音不自觉的又柔和了几分。他伸手想把她推开,她却抱得更紧,整个人赖在他身上。

温暖娇笑:“我热……抱着你就不热了,嘻嘻……”

热?

男人这时才注意到她的小脸红的异常。


3
第3章:什么叫诬陷?这就叫诬陷!
她喝得太多了,惹火的缠着他,这样下去绝对危险。

男人一个用力将她推开,她跌坐在大床上,美丽的脸上露出受伤的表情。

“霆禹哥哥,你又推开我……我们结婚一年,你冷落我一年,我都默默的受了,这还不能让你消气吗……”

男人望着她红红的双眼,心头不由的一痛。

犹豫片刻,还是问了:“他……对你不好吗?”

“冷落我,漠视我,从不关心我,从不顾我的感受,公然和别的女人亲亲我我……这也叫对我好吗?坏蛋,坏蛋,你哪里对我好了?……”温暖越说越激动,又扑上来,小小的粉拳一下下捶着他,宣泄满腔怨愤。

但又像是怕伤到他,拳上并没有用多少力。

她这样,只会让男人嘴里溢满苦涩,眸底涌起令人无法琢磨的暗沉。

温暖被他盯得浑身发烫,忽然挺身吻上了他。

娇艳欲滴的唇瓣,突如其来的香软,让他愣住,片刻,他又听到她的低语,“可是……你要是想和我好好的,我一定会忘记你的坏,谁让我这么爱你呢……”

这话,像一盆冷水直接倒下来,男人立即从热吻的绮丽中回过神,浓眉一紧,退离甜美的唇瓣,抱起她走进了浴室。

当冰冷的水从高高的花洒落下,温暖尖叫着要躲开。他紧紧地圈着她,不许她逃,冷水淋湿了她,同样没放过他。

在冷水的刺激下,温暖渐渐清醒过来,太阳穴的胀痛让她忍不住蹙起黛眉。

缓缓的睁开眼,入目的,竟然是男人宽阔的胸膛。

陆霆禹吗?

温暖下意识的抬起头,一张陌生的俊逸容颜,惊艳得让她甚至忘记呼吸。

“终于清醒了?”之前的温柔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面无表情的男人,他看她的眼神,就好像在看一个从未见过的陌生人。

“啊……”温暖惊叫着猛地推开他,指着他磕磕巴巴的问:“你……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一边警惕的盯着他的行动,一边快速的打量周身的环境,这种装修,显然是酒店房间的风格。

她不是在餐厅里和陆霆禹庆祝结婚周年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儿?而且二人浑身湿透,男人还紧抱着她……

一个接吻的画面突然从脑海里跳了出来,温暖倒抽一口气,脸色惨白的指着他喝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她一脸的羞愤,漂亮的水眸里,还有满满的叱责,早就没有了醉酒时的娇憨。

这幅把他当成坏蛋的样子,有点激怒了男人。

他冷哼一声,也不知是在嘲笑她还是在笑他自己,扯过一条大浴巾扔给她:“你还是先擦擦吧。”

温暖这才注意到,身上湿透的礼服紧密的贴着自己,将她纤细柔美的曲线,崭露无遗。

而他,半解开的白衬衣,因湿透而变得有些透明,隐隐约约现出完美的身材,厚实胸膛,肌肉线条优美,没有一点赘肉。

她怎么和他都湿淋淋的在浴室里?

难道,他想趁她喝醉,占她便宜?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Copyright © 海南花洒价格讨论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