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花洒价格讨论组

谁敢把这个发给老公,你敢发我就服你!!

秀美音乐相册2021-04-13 07:21:40

叶菲死都没想到她会来酒吧,这是第一次来,她有点紧张。

她的心像是被针密密匝匝的扎着,疼到她抽搐,耳边回荡着她妈妈对她说的话。

“已经和王金财,王老板谈好了,明天他去医院验你的身,然后结婚。虽然岁数比你爸爸大两岁,但是人家肯给五十万聘礼。你表姐上大学需要买名牌包和衣服,你就嫁了吧!我也不能白养你这么多年,你说是不是?人要有良心!”

 呵呵!她亲妈为了给她表姐买名牌包,为了五十万,竟然要逼她嫁给一个老头!

 她就算找陌生男人破了身子,也不会让她妈妈和表姐得逞!

“姑娘,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银色面具的男人轻晃着手里的水晶酒杯,慵懒地看着红酒划下数条酒痕,邪魅又狂狷。

“当然知道,我找的就是你。”叶菲冷抽了一下唇角,来酒吧玩的,还装什么纯情。

 男人差点被酒呛死,“你在找死!”

 慕苍楠不过是被朋友邀请来参加面具派对,却没想到对面前的女孩打断了兴致,银面具下他的脸抽动了一下。

 “我只找男人,不找死。算了就是你了!”叶菲拉住男人的手臂就往单间走。

男人高大的身材比面前嚣张的小女人高出一头,完全不懂小女人有多大的胆竟敢拉他的手臂。

不过敢骂他,看他怎么虐死这个臭丫头。

“打我的主意,你找错了对象。”男人的手指勾起女孩的下巴,上帝般的俯视,“我对你这种女人没兴趣。识相的给我道歉,不然我让你生不如死!”

“用不着你对我兴趣,男人不是都是半身动物,江湖救急,你只当日行一善!”叶菲说着,踮脚堵住男人的唇,她真的没时间了,明天一早就有人要带她走。

浓烈的酒香窜入男人的鼻息,他扭头躲过小女人的唇,“你喝了白酒?”

“就一瓶老白干!”叶菲的手勾住男人的脖子,不管不顾的吻男人的唇。

为了给自己壮胆,她来之前给自己灌了一瓶白酒。她的钱只买得起这种低价的酒!

酒香夹杂着小女人柔软的唇,吸附住男人微凉的薄唇,硬生生的闯入男人的口腔。

男人驱逐着入侵者,没人知道他能喝遍所有红酒威士忌龙舌兰,没一点反应。却唯独对白酒极度敏感,沾一滴白酒,都会醉,会失去理智,会控制不住自己。

脑中最后一丝理智让他伸手推开身上的女人,“我不是你能觊觎的人!”

叶菲不甘心的伸手抓向男人,“我真的急需,你就当救救我!”

男人的眸底滑过错愕的眸光,很想剁了臭丫头的爪子,“滚!不然我保证你会后悔!”

这辈子还没人敢这样对他。

“我保证不会后悔!”叶菲急得哭出声。

女孩本就好看的小脸,滚落下眼泪,让男人看得一阵心悸。

他的手臂搂住女孩,一个转身将她压在墙壁上,既然她找死,他就成全她!

“这是你自找的!”

疼,除了疼就是疼,叶菲的手狠抓着男人的背,头上是男人瘆人的面具,醉酒的大脑,一阵阵眩晕,只觉得男人好像地狱的修罗。

两个人的身影,被水晶灯打在墙壁上,好像一副唯美的剪影。

    第二天的朝阳透过窗帘缝隙照进房间,叶菲睁开了眼睛。

她的生物钟一向很准,到了该上课的点,肯定会醒,不管前一天复习到几点。

全身的疼,让她不舒服的动了动。

我去!体育课跑一千米了吗?

她睁开眼睛,一地乱丢的衣服,抓回她所有记忆,她真的弄没了自己的第一次。

转头便看见自己身边带银色面具的男人,欧式沙发很宽,他抱着她睡在上面。他身上遍布她挠的血道子,好像被强的人是他。

她的心跳凸着,昨天是酒壮怂人胆,今天她酒醒了,可没这么大的胆子面对男人。

她的脸局促的红着,小手抓过掉落在沙发上的手机,还一件重要的事没做。

她打开手机对准自己和男人的脸照了一张,转瞬郁闷了,男人带着面具,看不出男女!

手机镜头一转,又照了几张男人的照片。

有了这几张照片,她不信那个糟老头还要她!

猛然一只手抓住她的手腕,男人森冷的声音打在她的额顶上。

“敢拍我照片?删了!”

叶菲吓得全身一颤,“你醒了?我就是,那个,拍照留念。反正你带着面具,也没人知道你是谁。”

“拿来!”男人手指一收,攥住女孩的手腕,要卸下她的手机。

“照片不能删!”叶菲一脚踹上男人小腹。

男人被踹疼了,尤其是早晨这个男人的敏感时期,“敢踹我,我看你不想活了!”

牟然,手机音乐声响起,男人松开小女人,拿起自己的手机。

叶菲抓住这个机会捡起衣服,跑向卫生间,浑身都疼,让她恨得问候了男人十八代祖宗。

隐隐的能听见卫生间外男人的声音。

   “没有来。把那个人给我处理了,敢对我动手脚的人,好好收拾!”

    叶菲的心跳凸了一下,生生撞在自己的肋骨上。

没有来?是说他约会的男人没来吧?

敢对他动手脚的人,应该就是她!

天啦撸的,她就是踹了他一下,他至于要杀她吗?

她眸光一转,打开花洒,当然不是洗澡,逃命要紧!

庆幸这里是二楼,她穿上衣服打开窗子翻身出去,墙上的排水管成了她救命的稻草,她攀着水管滑到一楼地面。

粗糙的下水管磨破了她的腿,根本不顾得疼,她跑上街道钻进一辆公交车。

卧室里,男人挂断电话走向卫生间,“还没洗完?出来!”

慕苍楠的手转动门把,才发现卫生间的门被锁了,他一脚踹开卫生间的门,高清无码的照片必须删掉!

然而空荡荡的卫生间,让他眸光狠狠一缩,臭丫头竟然拿着他的照片跑了!

他按动手机屏幕拨出一个电话,“给我查昨天那个臭丫头!抓!”

另一只手摘下面具,完美深邃如雕刻般的脸傲然的暴露在空气中。

半个小时后,叶菲终于回到自己的宿舍,只差要走废了腿。

路上她没忘了一件事,就是给自己妈妈芊慧把照片发过去,告诉她妈妈,她已经不是处子了!

看着她妈妈回复说,要她滚出叶家,她的心底爆发出杠铃般的笑声,为了五十万,把她卖给糟老头的家,她巴不得和叶家脱离关系!

她的心头一阵凉薄,这次把她卖给糟老头,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为了把卖她的钱给她表姐上大学,买名牌包包和衣服。

她不懂为什么她妈妈疼爱她表姐上天,对她这个女儿差到像是对待捡来的孩子!

她走进宿舍门,一个糟老头迎了过来,她连忙收理了自己的思绪。

糟老头上下打量着叶菲,猥亵的眸光让叶菲恶心。

“好看,真好看,比照片还好看,五十万值了!我就是你老公王金财,我们去医院验明正身,然后就去登记结婚!”王金财伸手就去拉叶菲的手。

叶菲向后退了几步,“王老板是吧?我想我们不用去医院了。”

“啊?不去医院?”王金财眸光一转,“你害羞是不是?听说处子都害羞去医院被人看,我亲自验货也可以。”

“来,让老公抱一下!我们先洞房,然后在去领证!”王金财朝着女孩扑了上去,女孩娇柔的让他忍不到领证之后了。

叶菲朝旁边一闪躲开男人的手,“不是,你误会了,是我觉得配不上你。其实我妈是骗你的,我早不是处子了,你看!”

她拿手机翻出自己和男人的照片给王金财看。

王金财脸上的表情瞬时僵硬住,照片里的女孩被男人搂的紧紧的,笑得灿烂!裸露的男人,身上还有被女孩挠出的红痕。

“你,你逗我玩的吧?”

“我去,我有时间逗王老板玩吗?反正我真心不配你,你请走好!”叶菲打开门笑眯眯的让出一条路来。

王金财才脸都快气抽了,到手的干净女孩没了!

“你是嫌弃我老,自己找了个男人?”

“哎呦我去,你还知道自己老啊!你儿子都比我大,还想娶我?钱在我妈妈手上,你找她要钱去吧!”

王金财气到要犯心脏病,他拿手机给叶菲的妈妈打去电话,“芊慧,你女儿不是第一次了,你特么的把钱还给我!”

电话一端的芊慧,从牙缝中逸出字来,“反正钱我花了,女儿就叶菲一个,你爱要不要!想要钱,找她要去!”

“好啊!你们母女联手坑我的钱,信不信,我把她卖到夜总会!”王金财气吼出声。

“人已经给你了,你怎么处理是你的事。别再给我打电话了!”芊慧挂上了电话。

叶菲的脸狠狠一抽,没想到自己妈妈这么狠,竟然同意老男人把她卖到夜总会还钱!

她看着王金财眸光狠毒的盯着她,害怕的向后退着,“你没权利卖我!”

“呵呵,坑了我五十万,我还没权利?我先享受够了,再买你到夜总会,说不定还能赚一笔!”王金财笑出声,朝着女孩扑了过去。

叶菲转身跑出房门,“救命啊!救命啊!”

然而,空荡荡的宿舍里哪里还有人,已经放暑假,学生们都回家了,只有她这种有家和没家一样的人,才会继续住在学校里!

“站住!给我站住!”王金财拼了老命追着女孩,这可是五十万块钱啊!

叶菲的伤口被腿扯得生疼,甚至比昨夜更疼,她的捂住自己小腹向前跑,可是这样的状态她根本跑不快。

她的身后是王金财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她看向学校大门的方向,校门外就是街道,只要她跑到街道上,就能找到人救她。

一个分神,她脚下一崴扑倒在地上。

王金财跑过来一脚踩住女孩的背,大口喘着粗气,“我看你还往哪跑?”

“放开我!我要报警!”叶菲大喊道。

“报警好啊!先把钱还给我!然后我再告你诈骗罪,关你二十年!”王金财恐吓着女孩。

他伸手抓住女孩的手臂,解下自己领带捆绑她的手。

“救命!有没有人救我!”叶菲叫着,被她踩着连身都翻不过来,而她昨夜被男人折腾到全身散架的她,抗不过王金财的力气。

“叫吧,你叫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王金财得意的说道。

就在叶菲要绝望的时候,一辆豪车猛然开到他们的面前。

车门打开,男人高大身影走下来。

叶菲像是看见了救星,抓住男人的裤脚,“先生救我!求求你先生,他要卖我去夜总会!”

她仰头看向男人,阳光正打在他的头顶上,全身都像是拢着一层金光,棱角分明的五官立体的像是完美的雕塑,尤其那双深深的眼窝,漆黑的眸子,让她看过去就像是要溺毙在他的深邃的眸底。

她怔怔的看着他,发誓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

“少管闲事,这个丫头是骗子,骗了我五十万块,我是想抓她还钱的!”王金财看见有人来了,连忙解释道。

“不是!我没欠他钱,钱是我妈妈拿的!先生,求你救我。”叶菲慌乱的说着。

“母债女偿!你妈妈欠我的钱,就该你还给我!还不了钱,就用肉偿!”王金财说得理直气壮。

男人的脸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聂浩,报警,有人贩卖人口。”

他的声音真的不大,只是淡淡的逸出唇角,却惊了王金财。

“你,你敢管老子的闲事!知不知道我是谁啊!”王金财叫嚣着,好歹他也是一个公司大老板!

聂浩冷笑出声,“我看是你不知道我们家总裁是谁,你敢惹慕家的人?”

王金财陡然萎了,“慕家,慕家总裁慕苍楠?”

“知道还不快滚!”聂浩说道。

王金财有些舍不得自己的钱,这可是Z市只手遮天的慕家,想要捏死他就和捏死蚂蚁差不多。

“好,我走,慕总裁别生气!”他犹豫了一下跑走,只能再找机会抓这个丫头。

叶菲半天没喘气,大脑一阵阵的缺氧。

慕苍楠伸手拉起女孩的手,扶她起来,“没事吧?”

叶菲借着男人的力气站起身,她的手绞着自己的裙角,一身的土,狼狈的她尴尬的不敢抬头去看这个男人。

“没事,谢谢慕总裁救命。”她礼貌的说道。

慕苍楠接过聂浩在地上捡的手机,放到叶菲的手心,“小心点。”

他折身返回自己的车,脸上依旧是平静到让人看不出任何波澜。

叶菲的脑中一直回荡着男人好听的声音,他的声音好听到想让人怀孕。

呵呵!她暗自笑着自己,竟然犯花痴了。

她抬腿回宿舍,刚迈出一步的腿,伤口撕裂的疼,让她抽痛得跪倒在地上。

“开回去!快点!”汽车里的慕苍楠下意识的转头看了一眼后面的车窗,立刻命令道,眸底是女孩摔倒的样子。

聂浩连忙开车回去。

“怎么了?”慕苍楠的大手一把将地上的女孩抓起来。

叶菲堪堪地扯着唇角,“我,我……肚子疼。”

她尴尬的不知道要怎么说,伤口疼的事,怎么告诉陌生的男人。

慕苍楠的眉头深压下,略顿,眸低划过一抹暗流,像是想明白了什么。

“我带你去医院。”

“不用,我没事,就是肚子疼,不用去医院了!”叶菲暗自骂着昨夜的男人。

但是医院,她真不能去,这种事,她不想让人知道,而且她真的没钱。

她抽回被男人握住的手,想要快点离开,可吃痛的伤口,让她走一步都疼到发抖。

“站住!你的裙子上是什么?”慕苍楠一眼看见女孩蓝裙子上一片暗色,他伸手去摸,指尖染上了红色。

叶菲尴尬的红着脸,“我,我来大姨妈了,呵呵,我先走了。”

慕苍楠伸手将女孩抓到自己怀里,打横的抱起,把她塞进汽车。

“开车回公司!通知楚苒过来。”他命令着聂浩。

“啊?你带我去你公司干什么?”叶菲诧异的看着陌生的男人。

“放心,我没想伤害你,你不想去医院,我让我朋友帮你看伤口。”慕苍楠说道。

下一瞬,他意识到自己说漏了什么,指指女孩胳膊上,腿上的摔伤,“你身上好多伤。”

叶菲苦扯了一下唇,她差点被他吓死,还以为他猜到她那里有伤口了。

“谢谢你。”她老实的低头坐在男人身边,暗自盘算着他的朋友应该不会要她太多诊费吧?

可是,为毛她总觉得毛毛的,好像男人一直在看她?

一张湿纸巾递到叶菲的面前。

叶菲眨眨她的大眼睛没明白男人的意思。

慕苍楠拿过手机,调出镜子的功能,放到女孩的面前。

叶菲错愕了,屏幕里的自己,一脸的脏,泪水和土被她一抹都活成了泥,头发蓬乱的像是顶着一堆稻草,上面还挂着几片落叶。

我靠!她连忙转过身,用纸巾擦脸,梳理自己的头发。

快被自己蠢哭了,竟然还以为男人看她。

汽车直接停到慕氏集团的地下车库,她跟着男人走上直达总裁办公室的电梯。

“休息室里有卫生间,去洗澡。楚医生还要二十分钟到。”慕苍楠吩咐着。

叶菲点点头,走进休息室,不洗一下的确是没办法见人了。

伤口的疼,让她自己摸一下都痛到哆嗦。

好不容易把自己清洗干净,她发现了问题,她要穿什么出去啊?

衣服都是脏的,裙子上还有血。

她看看衣架上浴袍,只能先拿男人的浴袍穿一下了。

男人的浴袍太大了,她穿着都快要拖地了。

她走出卫生间,便看见一袭白大褂的女医生,她清秀的脸上带着一个金丝眼睛,尖尖的瓜子脸,头发被挽在脑后,说不出的干练。

“楚医生好。我叫叶菲。”她艳羡的看着女医生,这可是她向往的职业。

“把浴袍脱了,躺床上我给你做检查。”楚苒说道。

叶菲的脸尴尬的白着,裹着衣服躺在床上,就算是被女生看,她也觉得好难堪。

楚苒带好了消毒手套,眉稍一挑,“你穿着衣服我怎么给你看啊?你不是出血了吗?”

她说着撩开女孩的浴袍下摆,一眼看见她的伤口,倒吸了一口冷气,“啊?”

办公室里的慕苍楠,签署着桌子上的文件,不过今天他不在状态,没看几份文件,就停下来了,身体靠在椅背上。

他深邃的眸光看向窗外的天空,其实该删掉的照片已经删掉了,昨夜是臭丫头自己找死,他没有任何责任。

而且聂浩调出了她全套的资料,她是叶家的女儿,芊婧的表妹,他最不该做的就是把她带回来。

良久,休息室的门打开,楚苒走出来。

“这个女孩是怎么回事?你的女人?”

慕苍楠薄唇逸出声音,“路上捡的,有人抓她要卖到夜总会。”

“我还奇怪呢,你家老爷子不是让你和芊婧结婚,怎么你又看上别的女人了!”楚苒说道。

“她怎么样了?”慕苍楠问道。

“身上有多处被虐待过的伤,今天又剧烈运动过,撕裂更严重了,现在已经肿得没办法看了,不知道她怎么坚持走路的。

我问她昨天的男人是谁,她说不知道,要不要帮她报警?那男人简直不是人!”楚苒大喇喇的吐槽着。

慕苍楠的脸紧绷了线条,“要不要报警要看她自己的意愿。”

“我和你说,就是遭侵犯的女孩太多选择沉默,才让强上犯逍遥法外的!反正我给她取证了,只要她愿意,我可以给她出具医学鉴定报告!”楚苒愤愤的说道。

慕苍楠的额顶一片乌云。

“你处理好她的伤口了?”他换了一个话题。

“处理好了,给她缝合了,这个是消炎止疼的药膏,你给她吧。你和她的家人说,最好让她卧床修养一个星期。对了,她穿了你浴袍,你让聂浩给你换一下。”楚苒将药膏放到男人的桌子上。

“把这套衣服给她拿进去,你就可以走了。”慕苍楠吩咐道。

楚苒诧异了,这个洁癖到龟毛的男人,听见有人用他的浴袍竟然没急?

她记得有一次去慕家参加他的生日宴,芊婧的露肩小礼服在夜里冷,就拿他的西服披了一下,他当时就把西服扔了,芊婧还大哭了一场。

她眸光垂下看着衣服,“从里到外都配齐了,你还挺细心的,你怎么知道她尺寸的?”

“我让聂浩买的,你想知道就去问他。”慕苍楠的脸微微浮动出一抹不自然的表情。

“他?想不到那块木头还挺有眼光!”楚苒说着把衣服送进休息室。

“给你衣服,我走了,你要是报警随时找我。”她又嘱咐女孩一遍。

“好,谢谢。”叶菲只差要起不来床了,没想到自己悔婚的代价这么大。

她接过衣服,瞬时被衣服的标签吓背过气去。

这个牌子随便哪件都要五位数,要是慕苍楠找她要钱,她拿什么给啊?

有心不穿的,可她也不能光着赖在人家的床上。

她咬着牙穿上,一步步磨蹭到休息室外的办公室里。

“慕总裁,谢谢你帮我找医生。那个,诊费是多少?我回头还给你。”她小声问道。

“你怎么起来了?不知道自己的伤要卧床一个星期吗?”慕苍楠责备着女孩。

“啊?”叶菲的脸一阵惨白,她让楚苒让帮她保密的。

“楚苒说你摔伤的不轻,让你卧床一个星期。诊费不用了,她是我朋友。”慕苍楠解释道。

全身上下就一百块,连挂楚苒的号都不够。她是打算用什么给他?

“哦。衣服我回头还给你。多谢慕总裁了,你人真好。”叶菲朝着男人鞠了一个躬。

她真心感谢,慕苍楠不但救了她,给她找医生,还送她衣服。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转运了,竟然遇到这么好的人。

慕苍楠从来没有过的尴尬,“衣服我送给你了。你的家人呢?我让你家人来接你吧?”

“我,我没家人,就我一个人。”叶菲堪堪的说道。

慕苍楠的眉头沉下,显然她在说谎。

“慕哥哥,我来了。”这时,一个女人娇柔的声音冲进办公室。

叶菲转头便看见了她所谓的表姐,她诧异的瞪大了眼睛,“芊婧?”

“叶菲?你怎么在这?”芊婧像是被雷劈了一样,呆怔在原地

微信篇幅有限,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

Copyright © 海南花洒价格讨论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