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花洒价格讨论组

睡完就跑,你几个意思?一个女的跟你睡完之后又不理你了几个意思?

全本免费小说书屋2021-04-11 15:43:41


小编倾情推


 
                  

        

 小编熬夜为您整理小说,为您提供海量免费小说资源分享,总裁豪门,都市言情,玄幻惊悚,穿越异能,把最好看的推荐给大家,欢迎大家相互推荐


 

  

==================



 

第1章 离婚

挂钟行走的声音在漆黑的夜里显得突兀,偌大的客厅里只有从窗帘空隙里流进的薄弱微光,言心暖没有开灯,抱膝蜷坐在沙发角落里。


    这是她的家,孤寂而可怕的家。


    和苏凌风结婚一年,至今依然是的夫妻,他对她很好,好到百依百顺、有求必应,可是她知道他不爱她,从前还能自欺欺人,如今终于连这个虚构的梦也碎了。


    抹了把眼角,言心暖从沙发上起身,光着脚去开灯,进了浴室,泡完澡后裹着浴袍回了那个只属于她一个人的卧室。


    她睡主卧,苏凌风睡客房,井水不犯河水。


    在大躺了好久依旧没有睡意,她去抽屉里将几天前收到的匿名邮件又翻了出来。


    她的丈夫苏凌风和某知名女明星‘共赴酒店度良宵’的照片,不是很清晰,却能让她分辨得出照片中的男人是谁。


    她不知道给她寄匿名寄邮件的人有什么目的,但她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做什么。


    这个她深爱着的男人,她终于决定要放手,结束她的痛苦,也成全他。


    离婚,她已想好了。


    客厅传来响动,熟悉的脚步声从她的房门前经过,像是又一步的停留,而后又走开了,言心暖靠坐在床头,眼睛却盯着紧闭的房门。


    她甚至知道他接下来一切行动。洗澡、回房,第二天一早会为她准备好早餐才出门。


    无可挑剔的好男人。


    鬼使神差,言心暖抱着枕头出现在苏凌风的房门前。


    “你……一切顺利吗?”


    苏凌风倚在床头深思,手中着一个精美的礼品小盒,听到她的声音后意外抬眼,因着刚洗去疲惫,平时深邃带着冷意的俊眸柔和了不少,包裹在睡裤里的一双大长腿往一侧挪了挪。


    他朝站在门前明显有些局促不安的小妻子招招手,“给你带了礼物,过来看看喜不喜欢。”


    言心暖愣愣不知所措,忽然退了一步,看见他少见的温和之色一瞬凝固,她才意识到自己反应过激,不自在地抱着枕头走到他身旁,伸手接过他给的所谓礼物。


    “谢谢。”她垂着头道谢,并没有打开看。


    苏凌风凝视她许久,还是不见她抬头看他一眼,顿时心生躁意,长臂一伸就将拽了过来,不顾她惊愕挣扎,夺过她抱着的枕头随手扔到一旁,翻身就将她身下。


    灼灼目光伴着她最喜欢的茉莉清香笼罩下来,言心暖不知所措抬眼撞入如深潭般的眼眸中,锐利中带着侵略还有她看不懂的隐忍。


    “阿暖,我们已经是夫妻,你怎么能对我这么冷漠残忍?”


    他竟然说她冷漠残忍……言心暖心生愤怒,正要把心中委屈怼回去,不容她反驳就被他发了狠地吻住。


    “你胡……唔……”


    薄有醉意的侵袭蛮横无理,把她禁锢在身下,力道大得惊人,像是要把她揉碎,挣扎亦是徒劳,最终无力软下推拒的双手。


    也许是她也醉了,竟觉得他对她有了温柔,一种让她沉醉的感觉,意识飘浮,不知不觉开始回应。


    浴袍、睡衣剥落扔在了床下,他没有给她清醒后悔的余地,彻底占有并让她与他一起沉沦。


    初次承受,持久的酣战让她有些难以承受,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停歇了,半睡半醒间感觉到被抱进了浴室,花洒下的肌肤相触,她颤了颤,迷蒙睁眼,对上梦里才会出现的溢满柔情的深眸,她脑袋一热,反身攀上他的肩,破釜沉舟地朝着薄唇啃去。


    “阿暖……”


    薄唇中溢出的柔情低唤,在更加急切的索取中消散,无迹可寻,只片刻就扳回主动权。


    一度沉沦在这绝望的欢愉中。


    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她躺在自己卧室的大,若不是酸软乏力的明显感觉与身上显眼的青紫痕迹,她会以为只是绮梦一场。


    起床后,简单收拾了行李,又从床头柜里拿出那份她已经签好字的离婚协议,偶然发现苏凌风给她留的便条。


    “按时吃饭。”依旧是他简洁明了的风格,言心暖看过后,自嘲一笑,想了想,终是把她收到的那些匿名照片和离婚协议一起放到了客厅的茶几上。


    “签完字再与我联系,到时再商量办手续的时间。”不禁失笑,她连留言都要比他多出许多字来。


    晚上接到苏凌风电话时,言心暖已经飞到外地某知名旅游地,像是能掐会算,她刚洗完澡,手机就响了,她盯着屏幕上没有备注名却烂熟于心的号码好一会儿才接了起来。


    “喂,离婚协议签了吗?”她开门见山问。


    意料中的沉默,隔着屏幕她都能感受到他的怒意,他是一个责任心极强的男人,即便不爱,也会把她视为责任,更何况昨晚……


    等了好久,像是有几分钟那么长的时间,他终于出声,“阿暖,别闹了,你在哪儿?我这就去接你回家。”


    回家,多温馨的一个词,可是从爸爸去世后,她已经觉得自己无家可归。


    “苏凌风,我是认真的。”认真的想要和你离婚,她想他应该懂她的意思。


    显然这话彻底激怒了一向对她无底线包容的苏凌风,她清晰听见了他因愤怒而起伏的呼吸声,再开口却是平静的。


    “你在哪儿,我去接你。”


    言心暖走到窗前,俯瞰陌生城市的夜景,淡然回他,“我在外地,离婚协议……你要是没有异议就签了,没签之前不要联系我。”


    她掐了线,直接关机,他对照片之事一句解释都没有,是默认么?她到底还在期待什么?



 

第2章 绑架

离婚协议,他还能有什么异议,她什么都不要了,言氏企业在他们注册结婚那天就全是他的了。


    辗转在外玩了两个多月,直到从新闻报道上得知她最好的朋友徐安浅出事,她才匆忙踏上归途,出了机场直奔徐家,从徐父那里得知徐安浅别人绑架意外落海,生死未卜。


    除了心急担忧好友的安危外,言心暖还意识到了另一件可怕的事,两个月没有来例假意味着什么,她只能匆匆赶去医院,得到的结果让她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一举中的。


    又是半个月过去,徐安浅依旧没有消息,从回来后言心暖也没再去见苏凌风,他几乎每天都给她打电话,倒也没有催她回去,只是在徐安浅出事后叮嘱她要注意安全。


    虽没有多说,言心暖也意识到不同寻常,大多时候都窝在以前言衡为她买下公寓里,这天一早,她感觉肚子有些不对劲儿,匆匆去了趟医院,检查结果是她长时间忧思所致,医生嘱咐她要放松心绪。


    从医院出来,她觉得孩子的事还是该告诉苏凌风一声,毕竟也是他的孩子,她不能自私隐瞒,可当她走到路边刚翻出手机,忽然就被两个男人捂着嘴拖进了车里。


    失去意识前,她想起了之前苏凌风每次通话时的欲言又止,看来真要给他惹麻烦了。


    废弃的居民楼,残垣断壁,墙体破损,远看摇摇欲坠,险险支撑着这幢五层楼的建筑,楼顶天台处,言心暖被挟持,锋利的刀刃架在她勃颈上,因激烈的挣扎,细嫩的脖颈上已划破,血迹沿脖颈而下。


    “呜……”


    身后一脸得逞奸笑的男人粗鲁地封住她嘴的胶带,邪笑着看向前方英俊笔挺的男人,见他一向波澜不惊的眸中的惊惧心疼,更是得意了,示威地晃动手中的利刃。


    “苏凌风,不要管我……”言心暖泪流满面,摇头哑声嘶吼。


    ‘啪’的一声脆响,言心暖白皙的娇容上印上了鲜红的五指印,动手的人是身后男人带来的黄毛混混。


    苏凌风失了冷静,俊脸扭曲怒吼,“不要动她,再敢伤她分毫,我保证让你们死无全尸!”


    言心暖身后的男人笑得更欢了,原本称得上俊朗的面容上显眼的刀疤动了动,手中刀刃往一边移了一些,揪着言心暖的头发,俯身低头舐白皙脖子上的鲜血,她奋力挣扎,被狠咬一口。


    苏凌风眼中喷火,愤怒就要冲上去,不防就被身后的绿毛混混挥棍重重击打在腿弯,而后围在一旁的混混们一拥而上,对他拳打脚踢。


    “苏凌风……”


    “你还手啊,不要管我……”


    她知道,只要苏凌风还手,那些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言心暖红着眼挣扎嘶吼,身后刀疤男将她桎梏,揪着她的头发,阴鸷坏笑,在她耳边暧昧吹气,“这就心疼了?你不是要和他离婚吗?你看看他现在的怂样,人前高高在上的苏凌风也有今天,只要你在我手上,他不敢还手的。”


    言心暖怒极,一把抓过刀疤男拿刀的手狠狠咬下去,硬生生从他手背上一块肉来。


    “啊,贱人!”刀疤男一声痛呼,挣脱出手,揪过言心暖,朝着她的脸挥出重重一巴掌,将她挥倒在地犹不解气,忍着痛意又朝她身上踹了一脚。


    言心暖痛呼,紧紧护住,腰间承受的那一脚让她差点儿背过气去,却又固执地扬起脸恨恨瞪着刀疤男。


    “唐霏鹤,你不得好死!”


    “阿暖!”


    被围殴的苏凌风终于反抗,挥开身旁朝他挥着拳脚的混混们,朝着言心暖的方向奔去,英俊的面容上盛满了杀气。


    “唐霏鹤,你敢碰她!”


    唐霏鹤蹲固住言心暖的下巴,手指流连在她脸上,挑衅地看向苏凌风,阴邪一笑,“碰了又如何?”


    奔出两步,身后一个黄毛甩出一棍正中苏凌风后脑,顿时耳中流出血来,苏凌风一个踉跄身子却屹立不倒,一步一步往前,疼惜地看着趴在地上的言心暖。


    “阿暖别怕。”


    “苏凌风,不要管我……”言心暖已泣不成声。


    身后一群人涌上来,将踉跄前行的苏凌风按倒在地,狠狠踩住他的双手,手中棍子毫不留情地朝他背上抡去。


    “不要,苏凌风……”


    “你们不要打他。”


    言心暖忍着腰间与腹部的痛意挣扎起身,却被身后的唐霏鹤再次拽住头发,狠狠掼到一旁的墙壁上,按住她的头,逼迫她看着苏凌风挨打。


    “言大小姐、苏太太?你瞧瞧,这就是你那手眼通天、无所不能的丈夫,他的软肋是你,有你在手,现在的他就像蝼蚁一样趴在我脚下,我只要轻轻一碾,他就会死在你面前。”


    “唐霏鹤,你这个畜生,你会遭报应的。”言心暖无力挣扎,隐隐作痛,她只能尽力护着。


    唐霏鹤不屑地邪笑,低头在她的耳后轻嗅,轻浮而阴邪,“报应?我如今一无所有,成了这副模样都是拜苏凌风和唐霏凡所赐,徐安浅死了,唐霏凡生不如死,如今就只剩苏凌风了,即便苏凌风再厉害,可他最在意的还是你,这就是我的机会。”


    “阿暖……”苏凌风猩红的眼担忧地看她。


    言心暖紧盯着苏凌风,泪流满面,心中悔恨,她是苏凌风的软肋,商场上杀伐果决的苏凌风肯定得罪过不少人。


    她不该听信别人的挑拨的,什么秘密青梅竹马的明星,那些都不重要了。


    如今就连腹中的孩子也要跟着她一起死了么,她好恨,她不甘心,苏凌风甚至都不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


    她和他的孩子已经三个多月了,在她单方面决定离婚那晚的抵死,他们有了孩子。


    唐霏鹤直起身,目光阴毒看向趴在地上已鼻青脸肿却一声不吭的苏凌风。


“苏凌风,你要是跪下给我磕几个响头,跪地求饶,然后再自毁双眼,我会考虑留你的心头肉一条命。”



微信内容有限,阅读原文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精彩后续点击“阅读原文”抢先看


Copyright © 海南花洒价格讨论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