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花洒价格讨论组

刘文海【汉上泛舟】记忆里的歌剧团

赤土岭2021-02-02 09:55:07

记忆的歌剧团

汉中市龙岗学校 高二(2)班 刘文海 


        歌剧团,顾名思义是演奏乐曲,表演节目的地方。然而汉中歌剧团现在俨然成了一个世外桃源。外围的街道被改造成可以来回开车的车道;隆隆作响的卡车时而尖锐的鸣叫;青年男女匆匆行过,向里面投去好奇地目光。是啊,这就是个捷径,绕过歌剧团至少要多走十分钟才能去古汉台,然而走的人多了这就更嘈杂了,于是后门改建之后便不允许行人通过了,歌剧团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从剧团外新修的民居楼俯瞰,这里显得庄重而宁静。墨绿色的沙土,灰色的房顶,黑色的枇杷树,古铜色的桂花。然而原来不是这样的,从前居住在这里的人们都还很年轻,还有中学生;我还小,老人们都喜欢在这里打门球,随着时间的流逝,老人们也大都卧床不起,可悲的事还有,由于这儿大多是孤寡老人,子女常年在外,所以他们的生活就没有了保障,有个老人竟然在家中去世一个星期无人知晓。

        随着我们这辈的长大,小院又恢复了平静。张先生笔下的《老汉中》更为这里铺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金秋时节桂花香,桂花酿酒酒味浓”。汉中歌剧团的院子便是最美的地方。这儿原是司法机关,后来世事变故就成了住所,只留下几栋精美的平房与百年桂花树以及长满青苔的石砖。夏日烈火朝阳,谁不希望一丝阴翳?参天的桂花树将整个视野覆盖住了,树下有一个清代的石碑,碑上字迹不清。知了叫声此刻显得并不倦人,汶川地震时搭建帐篷的人不少,我想能够在这儿有一席之地必然滋滋润润。秋天,在门口老远能嗅到时而淡时而浓的桂花香味,时而还能闻到谁家炒回锅肉的味道。我最想做的便是提着一个瓶子去拾一片片白色的金色的和橘红色的桂花,小院里的大妈早就铺满了广告片等待着小花的到来。风吹桂花树,花洒小院中。漫天飘过,将花朵送到它所能到的任何地方。此时站在我身后的还有一个人——我奶奶。当时,她眼睛还看得见,腰还弯得下,身子骨还硬朗,时光荏苒,人已微,能带给她的太少了,在黑暗的世界里我想光明最重要。奶奶让我不要去拾别人卡片上的,她轻轻地用手抿开夹在黑色泥土中的花,放在我的瓶中……

        秋天还在核桃树下,这核桃树有二十年历史了,虽然年龄小,但核桃树梗直的腰板,刚硬的枝条还是让我敢于去挑战。一次次的失败最终让我折服,然而它现在十几米的身躯让我一次又一次为它缅怀,又一次依偎在它的左右。春天的核桃带着厚厚的、青青的皮,里面包着水汪汪的核桃,然而秋天的核桃只是被干涩的黑色纤维包着。微风吹过一声声“啪啪”的声音甚是清脆,这时你只用听那声音,便能寻得一袋又一袋的核桃。你轻轻摇动里面的仁便来回摇动。打开它,油一般的东西十分香甜,就如同汪曾祺笔下高邮的大麻鸭鸭蛋一般,然而这个更加纯粹,更加自然。

        鸡鸣五更,红日出头当东面泛起一丝红润时,布谷鸟便咕咕不迭地叫起来,它们时而振翅高飞,时而宛转盘旋,翅膀击打着每棵树上树叶时的声音总是那样悦耳。

        每天都是这样,门球场的秋天总是松针飘落满地,八棵硕大的松树落下的松叶铺满一地的时候,孩子们会讲这些松叶聚集到正中间,围成一个圆心。干燥的松叶松松软软,没有春天的水灵,夏天的锐利,我总是躺在上面畅想未来。

        无论是寒暑易节,还是飞雪漫天,我在这儿走过了春夏,迈过了秋冬,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每一次的回归,总有闭目养神的爷爷与在床榻上的奶奶,他们总会热情相待,离开时,爷爷佝偻着身躯,扶着墙目送我离去,慈容中带着希冀。

                                                           20169

作者简介:刘文海,18岁,汉中市龙岗中学毕业,2017年刚考入广西师范大学。偏爱文学和英语,喜好体育运动。《记忆里的歌剧团荣获“新人杯第18届全国中小学生文学一等奖。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赤土岭文协微信公众号(CCEA2016)

传播汉文化精髓  弘扬三线文化精神 

赤土岭文协微信平台投稿邮箱276384844@qq.com

【期刊 574】

本期责编:田也

Copyright © 海南花洒价格讨论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