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花洒价格讨论组

《西樵故事》之:沉淀在记忆深处的民乐市

西樵文学协会2020-04-29 23:06:05

     
 

        沉淀在记忆深处的民乐市

                   文/陈旺弟 罗捷媚


民乐之名,取其太平盛世,民乐业乐之意。民国16年(1927年)前,属百滘堡,后原属云津堡,1935年后,由民乐镇、儒林乡、藻尾乡和云滘乡合称为民乐乡,在民乐儒林村南桑园围基面上,建有民乐市。
                              (一)
     民乐市始建于清乾隆六年,即1741年。 提起民乐市,首先讲讲民乐窦。民乐市紧挨官山涌,官山涌属顺德支流,起于三水南岸,流经丹灶、民乐、官山,经官山大闸,出海口汇入顺德水道,全长18.3公里,河宽50至80米。民乐窦就是建于官山涌边,桑园围内围的基面上,最初的作用是运输和防洪。


 民乐窦建于明朝末年,重修于光绪四年,窦闸孔宽4.2米,,闸长10米,闸门采用的是坤典,窦口用石头方砖砌成的拱形桥洞,面向官山涌的窦口正上方的石壁上,赫然石刻着几行岁月难以磨刷掉的痕迹:“民乐窦,重修于光绪四年,百滘雲津飨民重修”。后来随着民乐丝织业迅速兴旺崛起,民乐窦便逐渐发展成为丝织买卖出货入货的枢纽,人来船往。至今,在上落民乐窦的长长石阶上,仍保留着几块石碑,石碑上的字迹经岁月洗礼,已模糊不清,只能隐约看出,其中两块是当年为管理和维护好民乐窦而定下的一些规则,以示执法严明。

清末民初,民乐市商业发达,当年是西樵最繁华的墟市之一,曾为西樵四大墟市,并在太平墟、华夏永平市当中名列首位,至今已有数百年历史。民乐市只有一条直街,以民乐窦面门楼为界,分为上北街和下北街,上北街至海边梁大闸,下北街至社稷公医灵庙,店铺有300多间,卖鱼,卖菜,卖肉,卖家禽、卖丝、理发、烟酒杂货、当铺、茶楼……林林总总,应有尽有,单是茶楼,就有悦新、同乐、奇珍、源珍、同珍、明珍六间,可见民乐市客流之大。
     其中以土丝、蚕茧、丝绸等纺织原料市场最为兴旺。民乐丝市,位置主要集中在上北街,面积2000多平方米,年贸易额约100多万,每月二、五、八为墟日,19世纪20年代,民乐市每墟成交的丝绸有七八千至一万匹,均在民乐窦上落货,通过水路,另有武装护航的纱艇3艘,穿梭往返西樵至佛山和广州,进行丝绸销售和出口贸易。想当年,民乐丝织业繁荣,这里曾是不夜天,商贾云集,民乐人用勤劳和智慧创造了奇迹。

 随着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爆发,官山、民乐相继沦陷,民乐市遭受毁灭性打击,大量商铺倒闭。直至解放后,社会稳定下来,农民生产积极性提升,上市农副产品增多才逐渐重新兴旺起来,1960年12月3日和4日,西樵和民乐先后重新开放农村贸易市场,恢复集市墟日,集市贸易重开当天,“趁墟”人数多达4万人,销售金额共计9万多元,自此,民乐市长盛不衰。直至20世纪80年代中,商业繁荣,原来的民乐市一条直街已远远跟不上时代发展需要,商铺迅速向周边扩展,至90年代中,在靠近现民乐大桥处另择新地兴建新的民乐市场,旧民乐市逐渐退出贸易舞台。

                   (二)
     六十年代后的上北街,主要以砖瓦民房为主,当中一条横巷,称为水巷,这条水巷,一直通往官山涌,未有自来水之前,上北街的居民,就是走过这条水巷,到山涌挑水回家食用的。水巷的尽头,是一个渡头,对岸是大栅围的联新高家渡头,一艘划桨半蓬小木船,承担起大栅片与桑园围群众的来往联系。这种渡头,在官山涌民乐段一共有三个,第一个在民乐程家村口,第三个在下北街民乐张家村口,这里是第二个。
     水巷里面,有一间人尽皆知也是桑园围和大栅片唯一的一间照相馆,老板名叫官志雄,照相馆最初叫“光荣”照相馆,后来改为“民乐照相馆”,多少个家庭,当年就在这家照相馆里,留下他们或许是唯一的一张黑白家庭合照。

窦面主要是卖鱼的,从上北街走过窦面,就是下北老街,几百米的下北街,是正式的商铺集中地,如今铅华已经褪尽,可是那些见证曾经繁华的店铺依然存在,理发店、打铁匠、老旧电器维修匠,还有民乐供销社等如老电影的布景,寂寞地坚守这片曾经让他们骄傲和繁华的老街。

“民乐市场”这几个大字仍比较清晰地烙印在那座陈旧的砖瓦建筑物大门口的正中央,可是现时已人去楼空。民乐市场面积大约300平方,中间一条不到两米的通道,将市场分为左右两部分,右边是用于买卖鸡鸭鹅猪肉的,左边供一些老人家中午休嬉的,那些六七十岁的老人家,每天午饭后,总爱到民乐市逛一圈,民乐市场就是他们“趁墟”的其中一站,他们或聊天,或三五成群打扑克,直至下午二点方才散去,有的回家干农活,有的到民乐茶楼饮下午茶,享受惬意的生活。     

 民乐市最多的是百货店和杂货店,柴米油盐酱醋茶,吃的穿的,应有尽有。在下北街中央,供销社百货部对面,一间当时民乐市唯一的理发店,可以说,桑园围和大栅围的男女老少,几乎都曾光顾过这里。现今,这间理发店仍在营业,里面唯一的一个理发师英叔,见证着民乐旧市从繁荣走向萧条。英叔是1979年参加工作的,他17岁开始进入民乐理发店当学徒,至今接近四十年了,当年的工友退休的退休,去世的去世,只有他仍一直坚持拿着那把旧式的手动推子理发铲,服务他的新老顾客。理发店的椅子已有七十多年历史了,生铁做的扶手乌黑发亮,脚踏板被岁月磨得精光,但“广州祥兴隆”等字样却依然清晰可辨。


 另一个坚守在下北街的是坚伯,他今年七十多了。家里的孩子都到外面做生意去了,坚伯并不愁吃穿,但依然坚守着那间冷清的日杂店。配钥匙,做手工农具花洒头、锌铁淋花桶……他说用手工做花洒头,一天最多能做三个,但四五十年来他一直民乐墟做这些手工农具的加工。他说做这个花洒头工序虽然看起来不多,但每一步都必须做得很精细,先把锌铁皮裁好,然后用钢凿一个小孔一个小孔的打出来,再把铁皮用锤子锤凸,然后用手工焊接。这些花洒头都是卖给街坊,最多卖到十元八元一个。这些手工货其实没钱赚,所以现在的年轻人没有一个愿意学,可坚伯说他们这些老民乐能工巧匠不愿意这些传统手工艺就这样失传,这是一种怀旧的情怀。 

 下北街的西南方有两条横巷,一条是通往民乐崔家,另一条通往民乐医院,从街边那间民乐旧邮局门口沿着斜坡走下去,走过一段长长的石阶,右边就是民乐医院,当年桑园围和大栅片的孩子大多数都在这里出生的,民乐医院至今仍然保留着当年旧貌。左边就是民乐会堂,现已改建为商铺民乐会堂门前有个很宽敞的空地,类似现在的广场,晚上经常放大屏幕的影画戏,当时虽要购票入场,购票两个点:一头旧医院门口,一头在粮站门口,要自己在家拿凳仔去坐,于是便有了“担凳仔霸头位”说法……。


下北街还有一间人尽皆知的民乐“茶居”,“茶居”即茶楼,那是男女老少聚集最多人的地方,因为当时民乐仅只一间茶楼,那里的九层白糖糕、馅煎饼、油炸鬼、还有排骨饭,最令人回味,现在的茶楼,再也吃不出那种独有的味道了。当时的民乐茶居白天做饮食,晚上是供销社的会议堂。茶居斜对面(现在信用社)还有一间冰室,夏天很多人会去冰室饮上一杯透心凉的红豆冰或是绿豆冰。

 下北街一直往东南方走,出现民乐市的第四条横巷,这条横巷比较短,是通往民乐市第三个渡头的,对岸就是联新符村,承载来往行人的依然是木桨小渡船,渡头两边有两个简易码头,左边那个可通向“柴碳部”,卖木柴木材的地方,右边通往民乐碾米机,民乐碾米机就在大路旁,上了岸,挑着稻谷,走过大约五六十米的小巷,过了公路,就是民乐张家,碾米机就在民乐张家的村口。以前陆路交通不发达,没有货车,历代桑园围和大栅围的乡民出门碾米、买柴、卖猪等,都是用木船作为运输工具的。

 离符村渡头几百米处,就是现时的民乐大桥了,大桥为T字型探穹桥,桥高8米,全长162米,桥宽9.1米1985年3月3日,在政府、港澳同胞、民营企业以及热心乡民的合力促成下,民乐大桥正式通车,结束了几百年来人民只用水路才能比较近便到民乐市“趁墟”的历史。
    时光流逝,时代变迁,民乐市昔日的繁华沉淀进历史的长河,那些老旧的巷陌,依然透着古典的气息,老房的屋檐下滴落的雨水,洗涤着历史的尘埃,唤起人们对民乐市曾经繁华的追忆。


感谢为《西樵故事》的采编和出版提供帮助的单位及个人。

 



Copyright © 海南花洒价格讨论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