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花洒价格讨论组

花千骨结局续文:断念重回,宫铃又圆(3)

搞笑视频2020-11-14 10:41:00

第五章 无论什么样的你,我都不会再伤害。


黑衣人瞬间便消失了。花千骨捂着受伤的右臂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颤巍巍地走向塔室。

糖宝看到花千骨受了伤顿时吓了一跳:骨头,你怎么了?你等等啊,我去找尊上来。糖宝刚要出去却被花千骨叫住:“不许去!不能让师父知道,我不想他担心。”

“那骨头你怎么办啊?”糖宝有些着急的说。

花千骨轻轻地拍了下糖宝的头:“我自己运功疗伤,应该没问题。”

“好吧,那骨头我先出去了,有事的话你叫我。”

花千骨点点头。待糖宝走后,花千骨将塔室的门封住,开始运功疗伤。花千骨左臂上的伤口冒着淡淡的紫气。花千骨推断应该是黑衣人的剑有毒,于是运功想要将毒逼出。可是无论花千骨怎样做都无法将毒从体内逼出。一股潮热从花千骨的喉咙弥漫,“噗!”花千骨突出一口鲜血。


花千骨这才意识到这毒的严重性,努力的调息着。

“师父,娘亲。你都好几日没出来了,你没事吧!”幽若和糖宝焦急的站在门外。花千骨强忍剧痛,回答道“没事,你们回去吧!”

门外的两人不再做声,却依旧不肯离开,在门外守着。花千骨叹了口气:“才这么一会儿,就毒已入骨了。好不容易转世,难道这么快就结束了吗?师父,难道我们缘分当真就这么浅吗?

花千骨的额头冒出来涔涔汗珠,她累了,不想再调息了。这么多日,一点用都没有。“就这样顺其自然吧”花千骨想。

门外一个熟悉的声音:“小骨,听幽若说你已经好几天没有出来了,练功可以,不要走火入魔了才好啊!”花千骨一惊,是师父!花千骨深吸了一口气尽量平静的说:“嗯……师父,我没事,放心吧!


白子画见塔室内没什么异常的动静便转身离开了。花千骨见白子画走了顿时松了一口气。

她知道毒已入骨,可能无药可解,她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要保住这个秘密不让师傅知道,她真的不想再重复上一世的结局了。

忽然,花千骨的双目变得通红,嘴里长出两颗獠牙,周身散发着紫气,俨然一副魔的样子。花千骨看着这样的自己十分惊讶。立即催动体内的真气抑制毒的蔓延。还好,总算抑制住了。花千骨站起来打开塔室的门想要到外面走走,阳光一厢情愿的洒在绝情殿中,也洒在花千骨的身上。花千骨深吸一口气感受着和着各种花香的阳光的味道,想:“这样好的阳光不知道自己还能看多久呢?


花千骨坐在草地上,慢慢的靠近一簇花,淡淡的花香萦绕在鼻翼。抬头看见自己亲手种的桃花树,站起来到厨房烹起了白子画最爱的桃花羹。在缕缕升腾的炊烟中花千骨小小的身影显得十分可爱。桃花羹做好了,花千骨将它端了出来放在她与白子画一起吃饭的桌子上。花千骨去白子画房间里想要叫他出来一起吃饭,却发现白子画不在房间里。“师父去哪了?”花千骨自言自语道。“三尊议事。”花千骨回头见到白子画站在她的身后,立刻露出了孩子般的笑容。花千骨转身捧起桃花羹:那个……师父这是我给你做的桃花羹。你尝尝吧!白子画看了花千骨一眼,然后接过桃花羹轻轻摇起一勺放入口中。“怎么样?师父,好吃吗?”花千骨用充满期待的眼光看着白子画说,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给师父做桃花羹了但是当师父在尝了自己做的桃花羹对自己微微点头的时候花千骨还是会很高兴的。果然,白子画没让她失望轻轻点了点头。白子画再次注视着花千骨说:小骨啊,刚刚三尊议事决定三日之后举行一次考核,除三尊外所有长留弟子都要参加,不分组。”花千骨大惊:三日之后!白子画问道:怎么了?小骨?花千骨意识到自己有些失言连忙说:没……没事。白子画点点头。看着师父远走的背影心想:怎么办?中毒的事要暴露了!


花千骨来到大海旁,心事重重的举起断念剑,抚摸着断念剑冰凉的剑身说:就算是受伤了也要尽力一试,对吧,断念!断念剑听到了花千骨的话自动脱鞘划过海面激起点点水花,花千骨一跃御风到了空中随即向断念剑飞去,花千骨伸出手一下子握住断念,花千骨蜻蜓点水般单脚立在了水面上。花千骨将全身真气都凝聚在右臂,右手飞快的挥舞着剑。剑剑逼人,招招凌厉。


没过多久,花千骨觉得有些累了,一股腥甜迫不及待的想要冲出花千骨的喉咙,花千骨连忙来到岸上。噗~花千骨突出一口鲜血,她单手撑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身后一个声音响起:千骨,你没事吧?花千骨忙用手擦了下嘴然后站起来。花千骨大惊:弟子拜见儒尊!笙箫默手中扇着扇子神情紧张的问道:怎么了?千骨?花千骨神情慌张的回道:弟……弟子没……话还没说完花千骨便晕了过去。


第五章 无论什么样的你,我都不会再伤害。(2)


不知过了多久花千骨悠悠转醒,发现自己躺在冰室里。“你是怎么中的毒?”花千骨抬首看见了站在一旁的笙箫默便知道中毒知识瞒不住了。花千骨从冰床上下来走到笙箫默面前,两腿一弯跪在了他面前。笙箫默刚要将花千骨扶起来但又转念一想花千骨肯定是有事跟他说。花千骨用极简短的语言将中毒之事向笙箫默说了一遍。花千骨缓缓地从怀中拿出一个小瓶递给笙箫默开口说:等我死后用这个瓶子将竹染分离出来吧,毕竟师伯他……还有要是师父问起来,你就将这封信给他。另外帮我照顾好幽若和糖宝。花千骨不等笙箫默做出回答就弯下身去恭恭敬敬的磕了个头。

笙箫默赶忙将花千骨扶起来说:千骨,你是不是不打算告诉你师父你中毒之事了。花千骨点点头。花千骨说道:我查遍医书也未能查到这是什么毒更不用说什么解毒之法了!笙箫默摇头道:你……你能,瞒的住你师父吗?花千骨叹了口气说:能瞒多久是多久吧。此时,花千骨在心中做了一个重点决定!


花千骨转身走了,笙萧默想:哎~这师徒俩!花千骨下了绝情殿看到大家都在紧张的准备着考核,是啊离考核只剩两天了,怎么办?花千骨焦急的想着。“哟,小师叔!这是怎么了?怎么看起来不太好呀!告诉你,这次比试我一定会夺得第一的!”花千骨没有理会霓漫天而是想:我中毒之事只有师叔知道,霓漫天怎么能看出来?

朔风听见了霓漫天的话连忙走过来对霓漫天说:你有完没完啊!霓漫天气呼呼的回了一句:没完!花千骨你给我等着!说完便转身走了。朔风看着花千骨说:千骨,你……花千骨莞尔一笑道:没事。

两天后,考核如期而至。海岸上所有长留弟子站在一起落十一将他们分成两组抽签决定自己的对手第一轮花千骨抽到的对手竟然是朔风。比试前花千骨看了看台上的白子画一眼,正巧,白子画也向她投来鼓励的眼光。花千骨想:师父,这次可能要让你失望了,对不起,我骗了你。

花千骨,朔风纷纷御风来到空中,朔风看花千骨犹豫不定对她说:千骨,我希望你尽全力跟我比试!花千骨点了点头。花千骨抬手挥剑,朔风也马上回击。两把剑在空中不断的碰撞。渐渐的花千骨有些体力不支,她马上摧动体内真气与朔风对决,花千骨咬牙再次进攻,将朔风击落。在看台上的白子画感到奇怪:以小骨的实力,不应该打的这么费力啊。花千骨摇摇晃晃的朝白子画走去,喉咙里的血再也抑制不住了,噗!花千骨再次吐出一口血。


塔室内

白子画轻轻的将花千骨放在床上然后小心翼翼地为她盖好被子。白子画在花千骨旁边缓缓坐下,撩起她雪白的衣袖为她把脉。当白子画的手指触碰到花千骨跳动的脉搏时心中不禁一惊:毒已入骨,自己却浑然不知!此时的白子画已全然失了往日的淡定与沉着。忙将花千骨扶起来自己则坐在她后面。白子画掌心对着花千骨,一束黄色的光瞬间进入花千骨体内,白子画知道毒已经吸不出来了,为今之计只有找到解毒之法。而且从目前的情况看小骨已经撑不了多久了。白子画暗想。可是,自己连小骨中的是什么毒都不知道又到哪去找解药啊!白子画将花千骨重新放平。眉头紧锁,低头去看床上的小人,看到她平日里充满生气的脸现在竟变的如此苍白,心被揪的生疼。

现在自己能做的就是寸步不离的守着她,陪着她。白子画握着花千骨的手,轻声呼唤着她的名字:小骨,小骨。师父在这儿,你睁开眼睛看看,好不好。平时一贯冷静的白子画一旦遇到花千骨便乱了阵脚。时间就在白子画轻声地呼唤中一点一点过去了。月亮悄悄爬上天空,拉下一块黑色幕布,月光透过窗户照在他们身上。

第二天,天刚刚亮时塔室门外便传来落十一的声音:尊上,师父请您前往长留大殿。白子画淡淡开口:知道了。

长留大殿,三尊齐聚。朔风跪在地上开口道:尊上,对不起……千骨她…

“此事与你无关!”白子画依旧是那样的语气。“你先回去吧”

朔风犹犹豫豫,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笙箫默上前一步道:愣着干嘛。快走啊!听了这话朔风才肯离开。“子画,花千骨怎么样了?”摩严首先问道。

“还没醒。”只是短短三个字白子画的语气中就充满了悲伤。


第六章 生死抉择


持续更新中,关注我查看最新更新。。。

有木有支持的?


喜欢请记得分享!

Copyright © 海南花洒价格讨论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