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花洒价格讨论组

为苔花播洒阳光的橄榄绿

中国武警网2020-03-12 20:28:40

图文 | 杨雁冰、班容新、欧阳井河

“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今年春节,这首300多年前的诗作《苔》,一夜刷屏,感动了无数人。像支教老师梁俊一样,驻守在贵州高原的武警贵州总队官兵,多年来默默把希望的种子播撒在大山深处孩子的心间,用爱心为贫困家庭的孩子托起明天的太阳,让孩子们能够像苔花一样绚丽绽放。

今年3月,,面对巨额的治疗费用,两星期就花光所有积蓄。为帮助肖兴奎渡过难关,中队开展爱心募捐活动,长顺三中学生熊雪娇的出现看似出乎意料却又在情理之中。

“武警哥哥给了我无私的关爱和支持,现在,肖兴奎哥哥有困难,我也要尽一份力。”小雪娇的这一行动令中队官兵为之动容。

 时光回到2011年2月,当时年仅11岁的小雪娇被检查出患有郎格汉斯细胞组织细胞增生症,若不及时治疗,将引起全身骨骼病变,从而危及生命。家庭贫困,小雪娇的父母无力支撑高昂的医疗费用,在小雪娇一家陷入绝望之际,一群武警官兵走进了他们的生活,从此,小雪娇进入了幸福的童话世界里。

那一年,为了帮助小雪娇一家,武警黔南支队长顺中队对小雪娇进行了捐助,当时战士们的津贴并不高,但依然从微薄的津贴中,你50我100地向小雪娇献出自己的爱心,新战士徐永林甚至把自己刚攒足准备寄回家给妹妹读书的1000块钱拿了出来。随后,中队还制定了“一块钱”爱心计划:战士们每人每天节约一块钱,捐献给小雪娇。与此同时,中队还积极协调相关单位和社会爱心人士资助小雪娇10余万元。

现实的世界里没有童话,但现实的生活里却充满真情。

战士们除了物资上的帮助,更重要的是心理上的帮助——让小雪娇笑起来坚强地面对生活。自从小雪娇被检查出患有郎格汉斯细胞组织细胞增生症,就不能跟同龄的小朋友一起玩耍、嬉戏,连体育课都上不了,本应是花季的她,却藏进了疾病的阴影里,很少露出笑容。官兵在想方设法帮助其治病的同时,每逢节日来临或新学期开学都会去看她,给她讲故事、聊家常,说到兴奋的时候,小雪娇也慢慢露出了微笑。 

七年时间,两千多个日夜,小雪娇在一批批武警官兵的帮助和鼓励下,坚强地活了下来,从死亡边缘到基本康复,这不是《天方夜谭》,武警官兵用爱心接力和小雪娇一起演绎了一个真实版的《一千零一夜》神话。因此,小雪娇格外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幸福。她不能唱,也不能跳,就连说话都比较费劲,于是想到了画画,每次病情好一点就拿起画笔,把来看她的武警哥哥画下来。病痛的时候,就看一看画上头戴军帽,身穿军装,面带微笑的大哥哥。

不幸生活的原因有很多且又各不相同,幸运的开始却有惊人的相似。

“比过年都要开心!”2012年6月23日,是中国传统节日端午节,也是毕节市七星关区长春堡镇垭关村大湾组的张永玲一家最开心的日子。自从2007年2月丈夫外出务工意外去世后,她就凭借柔弱的肩膀扛起整个家庭,虽然辛苦却也有盼头。谁料天不眷顾,祸不单行。2009年张永玲在建筑工地做小工时,不慎从2楼摔下,重伤瘫痪、卧床不起,留下3个未成年的孩子无依无靠。从那以后,她的心灵蒙上一层挥之不去的阴影,每当别人热热闹闹过节的时候,她只能背着孩子偷偷落泪。

上天为你关上一扇门,也一定会为你打开一扇窗。

张永玲一家不幸的同时也是幸运的。端午节当天,武警毕节支队三中队官兵得知她家情况后,二话不说,主动上门认下了这门“亲戚”。从此中队官兵多了一份牵挂,添了一份责任。逢年过节要去看望慰问,新兵下队、,也会给刘涛兄妹留一份。

2014年冬天,长久卧床的张永玲身上长了褥疮,中队长杨建军得知这一情况后及时将其送往医院治疗。为防止她褥疮复发,中队官兵自发捐款为她购买了轮式病床,可坐可卧,天气好时刘涛兄妹可以推母亲在院子里晒晒太阳。为让刘涛一家过年时能看上春节联欢晚会,官兵特意买来电视机和卫星电视接收仪,家里有了电视机,先前冷清的小院顿时多了几分欢乐。

“武警同志就像是算好的一样,有时家里刚好没有粮食,他们下午就送来。有了他们的帮助,这些年来我们一家就再也没为生活发过愁。”只要有客人走进张永玲家,她都会指着墙上挂着的那张与武警官兵的合影,讲述官兵帮扶他们一家的那些感人故事。经过这些年的资助,大儿子刘涛已在烟台大学就读、其余两个孩子也继续着学业,每当谈起孩子的未来和生活的打算,张永玲的脸上就会浮现出舒心的笑容。

爱的故事还有很多,爱的行动还在继续,爱的队伍还在不断壮大。

80年前红军长征过遵义的时候,所到之处打土豪、助贫农,感染着数千百姓主动加入红军队伍,而红军也正是靠着源源不断的兵力补充取得了一场场战斗的胜利。80年后的今天,同样是驻扎在这里的武警官兵们,也在传承着这样的关爱,特别是那份延续了21年的真情。

在武警遵义支队习水中队的荣誉室里珍藏着一瓶啤酒,不是限量版,甚至没有特别的包装,却被官兵们称为“励志酒”。十几年过去了,这瓶酒最初的主人和中队官兵依然亲如家人。

“叔叔,我们能去当兵吗?”那是1997年冬天的一天下午,习水中队官兵一如既往地进行越野训练,有三个孩子跑来如是向官兵问道。

“当兵有好衣服穿,有饭吃!”当战士们问他们为什么想当兵时,三孩子不约而同的回答让中队干部心生怜悯,又倍感疑惑。

当官兵来到小孩的家里,呈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两间破陋不堪的木屋,屋里没有生火,坐在冰冷的板凳上,年近古稀的王大爷向官兵们讲述了他们一家的遭遇:1995年,三姐弟的父亲在一场车祸中去世,第二年,母亲不幸溺水身亡,老人独自带着三孩子艰难度日。

“一定要让三个孩子健康成长!”了解王家不幸的遭遇后,中队立即决定将王家列为长期帮扶对象。第二天,官兵便给王家送去了衣物、被子、大米、面条等生活必需品,并捐款260元给王家买了炉子和烤火煤。从此,习水中队成为王家三姐弟的“家长”,她们姐弟三人无论填写什么表格,在父母一栏中,她们填的都是“武警习水中队”。

做一件事不难,长期不懈地做一件事却很难。中队官兵换了一茬又一茬,支部班子换了一届又一届,但关爱王家三姐弟的行动却从未间断。如今,大姐王春艳已到绥阳县中医院上班,老二王玲在南京大学进修研究生,老三王跃也参军入伍,在武警贵州总队机动支队服役。

“当时我们想买点东西,手里的钱只够买一瓶啤酒。”老二王玲告诉记者,2005年春节,为感谢官兵多年来对姐弟仨的关爱,姐弟仨天不亮就起来,从家里的菜园里摘了些菜,挑到3公里远的县城卖,将卖菜所得的5.4元钱里拿出3.5元钱买了一瓶啤酒,特意给全体官兵拜年。

这瓶啤酒对于武警习水中队的官兵们来说是何等的珍贵,他们舍不得喝,唯有珍藏,才能让官兵们时刻想起自己身上担负起的社会责任。记者看到,这瓶酒的生产日期是2005年6月30日,25度以下,保质期是180天。而现在,这瓶酒已经保存了13年! 

更多精彩请关注

中国武警网http://wj.81.cn

可能还喜欢

武警部队“长城-2018”反恐国际论坛闭幕

用爱点亮孩子们的梦想

考学提干,看他们如何斩关夺隘!


本期监制:代   烽        

编        辑:张海华、丁宝顺

▎校        对:王龙伟

投稿邮箱:wj@81.cn

Copyright © 海南花洒价格讨论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