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花洒价格讨论组

87岁老头让17岁“妻子”怀孕了.孩子出生后把医生吓的瘫坐在地!

穿搭速学2020-02-19 20:45:36


    s市,总统套房内。 

    安小仙躺在一张宽大柔软的床上,玲珑有致的娇躯上只蒙着一层白色的轻纱,美妙的曲线在薄纱下若隐若现。 

    热—— 

    喘不过气来的热。 

    身体的滚烫让她不耐的扭动,同时轻轻张开红唇,“有没有人,我想喝水……” 

    “砰——”房间的门被人打开又关上。 

    在璀璨夺目的水晶灯光照射下,一个身形欣长挺拔的男人走了进来,修长的手拉扯着领带,走路的步伐极度不稳,身体摇摇晃晃的。 

    男人扯掉领带随手掷飞,解开衬衫纽扣,肌肤白皙,八块腹肌线条流畅分明,鱼人线性感。 

    五官深邃立体的脸如同出自美工师最完美的作品。 

    他是靳枫,是手里掌控着无数人生死赏罚大权的商界之王。 

    靳枫双脚烦躁的蹬掉鞋子,跌跌撞撞的走进卧室。 

    今晚的酒喝的太多了,他得好好睡一觉。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体香。 

    有人?! 

    他讶异地抬起头,朝床望去。 

    一个带着黑色面罩的女人映入眼帘。 

    乌黑亮丽的直长发凌乱地铺在洁白的床单上。 

    画面十分香艳。 

    饶是见惯了各色性感美艳女人的靳枫,在看到如此性感撩人的安小仙后都禁不住呼吸一窒。 

    “谁?谁在那里?”靳枫的到来让安小仙嗅到了危险,出声后发现自己的嗓音十分沙哑微弱,喉咙干的生疼,又渴又热又难受,她觉得自己就快死了。 

    “你只是一个玩具,不配知道我的名字。”富有磁性的嗓音冰冷低沉,透着嘲弄。 

    修长的手指从她脸庞划过一条优美的曲线,触感宛如绸缎般丝滑的皮肤让他爱不释手。 

    心跳骤然加速,安小仙身体忍不住迷迷糊糊地朝他靠近。 

    他的身上好凉快,能降低她身体里的燥热。 

    “呵,做你们这一行的,都这么下贱么?”靳枫嘲讽的话在耳畔响起,音色冷的令人害怕。 

    下贱? 

    什么意思? 

    安小仙神智有些薄弱,分不清现在是在梦境里还是现实中,她的眼皮很重,就像被千斤重的巨石压着。 

    身体越来越烫,宛如正在被滚烫火山岩浆灼烧。 

    渐渐的,细致的毛孔里冒出了豆大的汗珠,在水晶吊灯的照耀下折射出晶莹剔透的光,密密麻麻的,宛如白葡萄酒汁,散发着醉人的芬芳。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先生,我好热,好难受,请帮帮我。”难以忍受的痛苦越来越浓烈,安小仙喘息着向靳枫求助。 

    “你想我怎么帮你?”靳枫一字一顿地问,薄唇噙着一抹坏笑,忍不住低下头,吻上那红润滚烫的唇……



第002章 我从没见过比你还下贱的女人


    “啊——” 

    安小仙心有余悸地从梦魇中醒来,入目的是一间奢华程度堪比皇家宫廷的顶级总统套房。 

    我怎么会在这? 

    她惊恐的打量眼前陌生的环境。 

    “嗯……”身后突然传出一道男子低声嘤咛,吓得她眼珠子差点从眼眶里蹦了出来。 

    什么情况?! 

    全身神经骤然紧绷,缓缓转头看向声源处。 

    靳枫?! 

    看到靳枫的那一瞬,安小仙脸上的表情直接超越奇怪,升级成了惊恐——很显然,她认得靳枫,同时还知道靳枫是她招惹不起的男人。 

    “我……我怎么会和靳枫在一起?是在做梦吗?” 

    抬手揉眼睛,却摸到一个面具。 

    心里又是一惊,脸上怎么还戴着面具? 

    把面具取下来一看,顿时又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太可怕了,竟然是情趣面罩! 

    更可怕的是她发现自己身上一丝不挂,浑身酸痛的就像被车碾压过,这强烈的提醒着她,这一切都是真的,她没有做梦,她不仅真的和靳枫在一起,昨晚还和他发生了关系。 

    完了。 

    安小仙彻底傻了。 

    怎么会这样? 

    她是一家三流传媒公司的小娱记。 

    昨晚老板让她和同事阿玲一起来酒店蹲守偷拍影视红星和神秘大人物开房的劲爆新闻。 

    途中,阿玲请她喝了瓶饮料。 

    她记得自己打开饮料喝了一口,然后就…… 

    不会吧?! 

    想到这里,背心不由得泛起了一层冷汗,难道是阿玲下药害自己? 

    可是,为什么呢? 

    啪! 

    靳枫修长的手臂一下子甩过来拍在大腿上。 

    吓得安小仙浑身狠狠一哆嗦,赶快溜,此地不宜久留,如果被靳枫醒来看到自己,一定会死的很惨。 

    安小仙跌跌撞撞爬下床,从地上胡乱捡起一堆衣服就往身上穿。 

    “啊——”突然间,一条修长的手臂从身后伸过来。 

    “想逃跑?”靳枫沉着脸将她一把抓去摁在床上,凛冽的目光冷的就像冬季的寒霜,“说,谁派你来的……” 

    “我……”他冷的仿佛要吃人的眼神把她吓得毛骨悚然。 

    那双黑曜石般深邃漂亮的眼睛,在看清安小仙面容的那一刹那,愕然出声打断她,“安小仙,竟然是你!” 

    “对……对不起……”安小仙声音止不住的发颤,“靳枫,昨晚的事,我不是故意的……” 

    靳枫浓黑的眉毛紧紧一皱,那张任何时候都深不可测的脸瞬间勃然大怒。 

    “安小仙,你就是个婊子!我从来没见过比你还下贱的女人!” 

    他的嗓音异常冷厉,眼神凶狠的恨不得要吃她的肉,喝她的血,仿佛她是被他捉奸在床的出轨之妻。 

    安小仙被他吼得脸色惨白如纸,泪水像绝提的洪水般泉涌而出。 

    她哪里下贱了? 

    她又不是为了钱不择手段爬他的床。 

    她是遭人算计被人陷害的受害者,好不好…… 

    “安小仙!你凭什么哭?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哭?” 

    看到安小仙委屈痛哭流涕的模样,靳枫英俊耀眼的脸上一丝心疼的表情都没有,眸光冷的宛如两把冰棱剑,凛冽的射向安小仙的眼睛。 

    他的薄唇一张一合的动着,嗓音毫无温度,字字剜心,“五年前那件事后,我对你说过,叫你永远都不要让我再看到你,否则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你非但不听,居然还敢爬上我的床?”



第003章 原来是狗仔


    靳枫字句清晰缓慢的话语有着堪比原子弹爆炸的惊人杀伤力,安小仙听完他的话后,顿时面如死灰害怕得连哭泣都不敢了。 

    “滚——”他动作粗暴的将她从床上扯下来,将床单上的情趣睡衣和面具狠狠地砸在她脸上。 

    听到靳枫叫自己滚,她瞬间如释重负,从地上捡起她的衣服,连滚带爬的就立刻从他眼前消失了。 

    “该死!” 

    看着安小仙落荒而逃的狼狈样,靳枫愤怒地踹了一脚脚边的枕头,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生气什么,心情烦躁地点燃一支雪茄,拨出一通电话,“滚过来!” 

    三分钟后,王凯气喘吁吁的冲进靳枫的总统套房,靳枫穿着一件玄黑色的睡袍,站在巨大的落地窗跟前,修长的手指掐着一支燃烧着的雪茄,一动不动的看着窗外。 

    此时的靳枫已经敛起了刚才的勃然大怒,可他的身上还是散发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靳总……”王凯站在他身侧,谨慎小心地轻唤,“我来了。” 

    “昨晚的女人,谁放进来的?”靳枫性感的薄唇掀起,面色平静,仿佛在问他今天的行程是什么一样,可王凯却被吓得窒息。 

    靳枫是商界的王,手里掌控着无数人的生死大权,每天想要攀龙附凤巴结他的人,数不胜数。 

    就像古代王公大臣讨好皇帝一样,往他床上送女人是最常用的手段。 

    可是,他家这个主子不但不接收任何人送来的女人,自己身边还常年没个女人,以至于外界都说他不能人事,甚至还有说他是个gay,所以才对女人不感兴趣。 

    “我问你话了,哑巴了?” 

    许久没等到王凯的答案,靳枫骤然回头看了他一眼,眼睛里染着一抹蓝色的幽光。 

    “靳总,对不起,我马上去查,十分钟后给你答案。”王凯意识到他的工作出了纰漏,有人居心叵测爬上了靳总的床,他竟然不知道,在靳总这里,犯这种低级错误是要被炒鱿鱼的。 

    王凯离开后,房间内再次恢复了寂静。 

    靳枫站在窗前,垂着眼帘俯瞰着窗外街道上那些如同蝼蚁般的行人。 

    安小仙站在十字路口,伸出手臂拦车,车子不停的从她跟前呼啸而过,没有一辆出租车为她驻足停留,她就像被整个世界抛弃了一样,境况很是狼狈。 

    不知道过了多久,靳枫手上的那支雪茄都燃尽了,安小仙才打到车离开。 

    “靳总,查到了。”王凯再次进入靳枫的房间,“昨晚在你房里过夜的那个女人叫安小仙,是个不知名的娱乐小记者,平时做的都是跟踪明星偷拍之类的工作。” 

    原来是狗仔。 

    “立刻检查房间。”靳枫似乎已经猜到安小仙昨晚爬他床的目的了。 

    检查什么? 

    王凯楞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靳枫是要他检查房间内是否有摄像头。 

    靳枫是商界名流,以往就有不少下三滥记者费尽心思在他入住的酒店房间内安装摄像头,倒霉的是靳枫常年孑然一身,她们即便是成功安装了摄像头也拍不到任何有爆点的绯闻。 

    果然不出靳枫所料,王凯在他的卧室里找到了一个无线针孔摄像头。 

    靳枫看到那个摄像头脸都绿了。 

    好你个安小仙,为了炒劲爆新闻,竟然不惜牺牲自己的身体! 

    “放消息出去,全s市的新闻媒体公司,不许任何人收留聘用安小仙,否则就是和我过不去。”靳枫的声音很轻,说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很平静,随意扼杀别人的职业生涯对他来说仿佛就是家常便饭一样。 

    “是,靳总。”



第004章 幕后指使


    安小仙打车回到宿舍就立刻冲进浴室洗澡,她站在花洒底下不知道洗了多久,滚烫的水把身上的皮肤都烫红了,也冲不走心里的委屈。 

    靳枫骂她是婊子说要弄死她的话语还萦绕在耳边不停的叫嚣着。 

    她抱着头蹲下出声痛哭。 

    “靳枫,你为什么要这么骂我?我不是这样的人,我真的不是为了钱出卖自己的身体,你为什么就是不肯相信我,以前明明我说什么你都会相信的……” 

    安小仙不知道自己和靳枫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他们是高中同学,大学校友,曾经还同居过一段日子,可是为什么现在就变成仇人了。 

    她不喜欢和他做仇人,做他仇人的感觉一点都不好。 

    自从被靳枫当作仇人后,辍学,失业,背井离乡——她的每一天都过得很糟糕,就像陷入了无边无际的痛苦深渊,掉进了深沉的大海,她拼命的游啊游啊游,把所有的力气都用光了,还是游不上岸。 

    安小仙从浴室痛彻心扉的哭完后出来,就听到手机来电铃声在响。 

    是公司同事阿玲打来的。 

    “喂,阿玲……”安小仙接通电话,刚想问阿玲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明明是一起去酒店工作的,为什么她今早醒来会在靳枫的床上,阿玲却不见了。 

    不想阿玲却对她说,“安小仙,老板让我通知你一声,你被开除了。” 

    安小仙听完就怔住了,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老……老板为什么开除我,我犯什么错了?” 

    “嘟嘟嘟——”阿玲没有回答她,直接把电话挂了。 

    “……”穿好衣服,安小仙惊慌失地换鞋往门外跑,她不能失去这份工作,她现在很需要钱,必须去公司把事情问清楚,绝不能无缘无故的就被老板给炒了。 

    安小仙打车来到公司办公大楼,前台不在,没人拦她,她直接冲进老板办公室。“老板,你为什么要开除……我……” 

    办公室内没人,办公室隔层里间传出女人的声音令她顷刻间噤了声。 

    “老板……” 

    是阿玲。 

    安小仙认出了这个女人的声音。 

    原来阿玲和老板有一腿,难怪阿玲的绩效奖金是同批进公司的同事中最高的。 

    安小仙努了努嘴,心里有些不平衡的坐在沙发里等他们完事。 

    一阵度秒如年的漫长等待过后,小房间里噼噼啪啪的声音终于停了下来,可是老板和阿玲并没有出来。 

    安小仙等的心急如焚,却不敢推门而入,只好继续在外面焦急的等待。 

    “老板,我今早成功偷拍到了安小仙和靳枫一前一后走出房间的照片,你打算怎么奖励我呀?”突然间,阿玲向老板邀功的话语传了出来。 

    安小仙一听这话,一个激灵腾地一下就从沙发上站起来不敢置信的看着那个小房间。 

    阿玲知道她在靳枫的房里,还拍了照片,那昨晚真是阿玲在她饮料里下了药? 

    “你还好意思问我要奖励?!我没连着你和安小仙一起开除就是好的了!”老板说话的声音听起来很生气。 

    “怎么了?老板?你怎么突然这么生气呀?”阿玲一脸的声音有些惶恐不安,“不是你要我给安小仙下药,把她送去靳枫房间,然后拍照录视频,去博新闻头条的吗?” 

    “砰——”听到这里,安小仙实在是无法淡定,大力的推门而入。


Copyright © 海南花洒价格讨论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