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花洒价格讨论组

再见的我和我们—第一章:木头

2021-04-07 16:42:47


有点虐的文,值得一看。



     作为一省的首府,Y市二百多万的人口显得有些单薄和渺小,但与繁华的大都市相比,这里仍有独特的美景让无数人流连忘返。

  从出生牙牙学语到如今操着一口地道的方言呼天喊地,他已经在这座小城市生活了23年,小时候的他很讨人喜欢,邻居会夸他懂礼貌,是个长得秀气的小男孩,长大以后肯定会有出息。可事实总是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他胆小,有些懦弱,而懒惰更是造就了他如今的境遇。

  “左撇子的人聪明”,他第一次证实这个说法的时候是在初中时期,那时他的成绩一直在班里中游飘忽不定,老师对这种学生总是有着过份的关爱,第一排座位,每次办公室的谈心,可他却不知道为什么成绩仍然不上不下,就在老师转移视线时,初三开设化学学科,两周课程后第一次的小测验,他以满分成绩位列全校第一,那时候,他的老师、父母和诸多认识他的人才知道,他很聪明。

  可这样的他仅仅是昙花一现罢了,中考成绩出来的时候,他的父母并没有意外,含辛茹苦的父亲早已为他找到了退路,他没有反抗,即使分数可以上到不算差劲的高中。

   16岁的他就这样来到的聚集家门近100公里开外的职业学校,父亲安排他毕业分配到正规企业,老一辈人对于“铁饭碗”这种工作有着很大的向往,更何况普通家庭的他们不是很在意孩子有多高的成就,平平安安,快快乐乐就好。

  寄宿,每周五放假坐班车回家,不出一年,老实的他渐渐的迷失了方向,逃课上网,大手脚花钱,甚至有时开始了欺骗,职业学校很乱,对现在的他来说,唯一庆幸的是那时的自己没有完全的堕落。

  刚成年的他渐渐褪去了脸上的稚嫩,青春期的发育让他的个头在一年内猛蹿了不少,学校不少女生开始注意他。

  临近毕业的一个下午,学校公认的校花在操场将他拦下,一阵让他心慌意乱的表白后,校花潇洒的离开,而他,傻愣愣的站在原地整整有十分钟。

  他觉得自己配不上这样的女生,内心的兴奋被胆怯熄灭,但异样的情愫最终占据了他的理智,当他站在女生面前紧张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时,女生笑的很开心,自然的拉起了他的手。

  食堂的午餐很简单,但他一辈子也忘不了这顿饭,女生不停的为他夹菜,他低着头,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人。

  风声传的很快,校花主动追求男生的事让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而更多的则是羡慕与嫉妒。

  每个学校总有坏学生,嫉妒之下,同年级男生在当晚就将他围堵在宿舍门口。

  “让我看见一次打一次“,一阵殴打后,男生开始了威胁,他一句话都没有说,鼻青脸肿的低着头。

  “没劲,怎么就看上你这种人了呢?”男孩潇洒的离开,他站起身,身形有些无助,住在同宿舍的同学逐渐回到宿舍,他迅速躺在了自己的床上,用被子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生怕别人知道什么。

  愤怒,害怕,两种情绪不停的交织在他心头让他无法入眠,直到第二天早晨,他才伴随着疼痛睡去,女生很早就在男生宿舍楼门前等他,不断有人从宿舍楼出来,她已经习惯了周围人的注视,可今天却让她觉得有些异常。

  不远处小声的议论终于让女生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她不顾楼管的阻拦,冲进了宿舍楼。

  “你没事吧?”女生语气温柔,甚至让他忘却了身上的伤痛。

  “嗯”他的声音很小,显得很没底气。

  “太可恶了,我现在就找他们去”女生关心之后猛的站起,吓了他一跳。

  “没事,我都解决了”他急忙坐起身,拉住了准备出门的女生。

  “真解决了?”

  “嗯”。

  短暂的沉默过后,楼管喘着粗气推开了宿舍门,女孩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宿舍。

  他低下头,不敢看女生一眼,追着女生出门的楼管转身又回来,站在他身边不停的叫骂着。

  “操场见”,宿舍楼底下突然传来女孩的喊声,他低下的头终于抬起,避开楼管的喋喋不休,大声的回道“好”。

  “你喜欢我什么?”两人沿着操场走了快一圈,他终于打破了沉默。

  “不知道,就是喜欢,我注意你快一年了。谁知道你是个榆木脑袋”女生说着说着笑了起来。

  “对不起”似是做了什么决定,他眼神变得坚定了起来,对着女生说出了这句话。

  “莫名其妙”女生拉起他的手,大声的喊道“从今天,不,从昨天开始,你就是我的人了。”

  他笑了,笑的很开心。

  和女生分开后,他带着所有的东西离开了学校,逃避,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一声“对不起”包含了他内心所有的想法。

  站在长途车站门口,他哭了,他恨自己无能,更恨自己的懦弱,手中的车票已经被他捏的有些变形,内心的挣扎让他痛不欲生。

  看着末班车从车站驶出,他坐在长椅上显得有些格格不入。这几个小时,他仍然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

  女孩的笑脸和男生的威胁不停的在他脑海中盘旋。

  “怕什么?”他开始小声的自言自语起来,似是受到了自己的鼓励,他提着行李离开了车站。

  “你不知道,那小子有多怂,这就吓跑了,本来打算今天继续收拾他的,晦气”。快到校门口时,他看到了正在跟同伴吹捧的男生,他躲在远处静静的聆听,男孩粗俗的话语让他咬紧了牙关,脸色渐渐发白。

  “砰”的一声闷响,刚与同伴分开的男孩被砖头狠狠的拍在了脑后,男孩倒地不起。

  他狂奔着冲进学校,慌乱的脚步衬托着他内心的慌乱,此时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拉着刚下晚自习的女生来到校外,他将事情原委告诉了女生。

  “你赶快离开,去前面的广场等我”女生从兜里掏出所有的钱一股脑的塞给了他。

  “我去看看什么情况,真出事的话,我和你一起去自首”女生的话很坚定。

  “好”,慌乱的他完全没了主意,听到女生的话,他想也没想的答应了。

  广场上空无一人,长时间的等待让他知道事情已经没有挽救的可能。在广场上徘徊了许久,他站起身,向着附近的派出所走去。

  “你干什么去?”女生小跑着来到他身边,语气焦急。

  “事是我干的,不能害了你,我去自首,这一切跟你没关系”他前所未有的坚定。

  “没事了,人进了医院,没什么大碍,医生说过两天就出院了,人家不打算追究你。”

  “啊?”他有些愣神。

  “不过,你不能回学校了,学校已经知道了,要开除你。”

  “那我怎么办?”他庆幸的同时又有些低落。

  女生从口袋又翻出一些钱,塞到他手里。“你先在外面住,今天晚上好好休息,等我给你打电话。”

  他不知道自己回家后该如何面对父母,便答应了女生,在附近宾馆落了脚。

  女生是第二天下午来的,学校开除了他,在医院的男生不追究他,女生带来的消息和之前相同,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改怎么办。

  “我今天晚上住在这“第三天的下午,女生一进门开口就让他不知所措。

  “喂,你是木头吗?”傻站着干嘛,过来帮忙。

  “哦”,他接过饭盒,坐在女生旁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快吃饭”女生将饭盒中的肉熟练的夹在他碗里,轻笑的说“木头,以后就叫你木头了”

  他看着女生的脸,突然傻笑了起来。

  “哼,一点不亏木头的称号”看到他傻笑,女孩少有的撒起娇来。

  宾馆的设施简陋,一台不大的彩色电视成了两人夜间的娱乐,他搂着女生,大气都不敢出,身体的接触让他有些心猿意马,但他很快打消了自己的念头,后悔的事,做一次就够了。

  “我去洗澡了”接下来的对话让木头尴尬的不知怎么回答。他强忍着自己内心的冲动,微弱了回应了女生。

  “木头,木头,大木头!”女生似乎受不了他的被动,强拉着他进了卫生间,打开淋浴花洒,淋湿了二人。

  “好了,现在一起洗。”女生突然羞涩了起来,但语气却有些得意。

  他已经完全懵了,事情发展成这样是他完全想不到的,直到女生开始脱衣服,他这才缓过神来,急急忙忙转过身去。

  “我等会洗”说完便逃一般的出了卫生间。

  “哼”女生没有再从卫生间出来,不一会,洗澡的声音从卫生间传来。

  湿透的他脱下了衣服,拿起被子盖在了身上,端坐在床边,脑海满是刚才短暂的香艳。

  “去洗吧”女生出来后有些冷漠,身上裹着严实的浴巾。

  他急忙跑去卫生间,简单冲洗了一下。

  房间灯已经被女生关掉,突然的黑暗让他有些不适应。

  “睡吧”女生的话变得少了,他摸索到床边,掀开被子躺了进去。

  “对不起...我....”看着背对他的女生,他小声的道歉。

  “别说了,不要再说对不起了。”女生突然转身,冲他喊道“我不需要你的道歉”眼泪划过女生的脸颊,微弱的光线下让他心疼。

  “唔...”,女生没来得及继续说下去,他猛地搂紧了女生,并亲在了她的嘴上。

  事情就这样自然的发生了,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才停止了喘息。

  女生趴在他胸前,皱着眉头显得有些不舒服。

  “我疼”

  “哪里?”

  “那里!”

  “那里是哪里?”

  “木头!死木头!!”

  话不多说

西瓜小集

求个关注

空·




Copyright © 海南花洒价格讨论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