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花洒价格讨论组

我卸妆之后,他只从后面……

爱书一生2021-09-12 16:58:16

他的这个太长了,疼得她哭出了声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


第一章:梦魇

火势很大,烟熏得她睁不开眼睛,她听到姐姐焦急地对着她呐喊,“阿乔,快跑!要爆炸了……徐昂,你一定要把她安全带出去!”她很想冲过去拉着姐姐一起跑,可是老天没有给她这个机会,身边噼里啪啦地响着,随着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她彻底失去了意识。

顾西乔又一次从噩梦中惊醒,梦里的窒息感一直延续到现实,耳边是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吓得她眼睛还没完全睁开就开始推搡身上的人。

“呵,欲拒还迎吗?”

听到熟悉的嘲讽声,她的手不听使唤地停了下来,如果刚刚那个是她一辈子挥之不去的噩梦,那现在在她身上的男人就是噩梦的根源,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她三年前的闹剧是因她一时兴起。

“怎么,被识破了,装都懒得装了?”男人冰冷的声音再次传入了她的耳朵里,身上的动作却急切又粗暴。顾西乔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忍住不尖叫出声,牙齿磕碰着唇瓣,渗出了血,黑暗中两人都对此并不自知。对徐昂来说,看到她痛苦或许只会更加兴奋。

三年来,有太多的夜晚,她都是在这样的屈辱中度过的,从来就没有过情人间的耳鬓厮磨,慢声细哄,生理上的疼痛尚且可以治愈,可是心里的伤痛要怎么办?

顾西乔被动的承受着这一切,她知道身上的男人是恨极了她的,在这种时候他从来都是睁着眼睛看着她受苦,她甚至感激男人从不开灯,不然她要亲眼看着与她做着最亲密的事情的人,眼里除了仇恨就是漠然,她会更加崩溃吧……

求饶是没有用的,从前,她也会求饶,会哭,甚至会捶打身上的男人,可徐昂从来都是不为所动的,顾西乔甚至觉得他对她的恨意来得太过凶猛,像是想要这样不计后果的发泄直至与她同归于尽。

一个多小时后,顾西乔身上一凉,男人毫不留恋地起了身,饱满的腹肌上覆了一层薄薄的汗,显得性感撩人,可周身散发出的冷冽气质还是将刚刚的一室旖旎给破坏了。嗤笑一声,他就这样光着身子去了卫生间淋浴,出来的时候他连一个眼神都吝于给床上蜷缩着的小女人,快速地换上干净的衬衫,驱车离去。

听到了汽车发动的声音,顾西乔皱着的眉头终于有了微微的松懈,她睁开漂亮的大眼睛,抚了抚疼痛的身体,进而慢吞吞地移到了卫生间。

她只打开了冷水,刺骨的水倾泻而下,身上的汗毛全都竖立起来,女人却依旧不为所动,站在花洒下任由这股冰凉将她淹没,仿佛只有这样,她才会觉得自己还是活生生的人,能感知人情冷暖的正常人。

“姐姐…你看到了吗?我现在生不如死。为什么,为什么当初你要帮他做出选择?他想要的,从始至终都是你啊,为什么,为什么你什么都不告诉我呢……我才是那个多余的人……他爱上你的时候我就没有资格爱他了……”顾西乔以为这三年如同囚禁般的生活,她已经习惯了,可是三年后她的生日,她还是光着身子在花洒下撕心裂肺的哭了。

姐姐,你可知道,你的死,带走了徐昂哥哥的心,他变得不像从前的他了,你更是带走了我的全部……我这么苟延残喘努力地活着,拯救不了他,连自己,都得不到救赎,真的好累……姐姐,如果当初死的是我,是不是所有人都不会这么痛苦了……

第二章:莫名想起她

如果深夜里的徐昂是一头凶猛的野兽,那么此刻的他,站在香樟国际的董事长会议室舌战群雄,则更像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绅士。爱玩儿爱闹的父母将这么大的包袱丢给他,已经自顾自出去环球旅行了,爷爷更是不问世事,顶着香樟国际太子爷的名号,他虽然是29岁的皮囊,却已经练就了40岁的城府。太多的人想看着他跌下神坛,香樟国际姓徐没错,可是这么大的企业交给一个毛头小子打理,那些年长的董事心里是很不服气的,哪怕徐昂20岁就从美国沃顿毕业归来,在香樟已经工作了9年,可对于他们来说,他依旧资历尚浅。

男人刚刚在会上展现出来的魄力还是让很多人心服口服的,只是他们不知道,在他们看不到的背后,徐昂付出了多少。此刻,他站在办公室大大的落地窗前喝着咖啡,昨天从羽湾别墅离开之后,他就在办公室里忙今天会议的各项资料,此刻头仍旧是疼得厉害。他突然想起别墅里那个女人,每次谨小慎微地靠近他,每次来送饭都会偷偷往他的办公室里放下安神平气的药包,时常发作的头疼症提醒了他,顾西乔已经半个多月没再来过他的办公室了。鬼使神差的,他拿出手机拨通了那个女人的电话。

“有什么事吗?”他很少给她打电话,但他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个女人,接他的电话时再也不给他称呼了。

“送饭到公司来。”一如既往命令的口吻,不等对方有所反应,徐昂直接将电话挂断了,而另一只手的手心竟微微出了汗,鬼知道他刚刚为什么会有些紧张。

此刻羽湾别墅的小女人,在接到徐昂的电话的时候显得非常惊讶。这个男人在这三年里给她打电话的次数屈指可数,今天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竟然主动要她去送饭。

顾西乔在过去三年的时间里几乎每个工作日都会给徐昂送自己亲手做的饭菜,风雨无阻。

然而他从来都不会吃,只会皱着眉头将饭菜打翻在地,指着她的鼻子让她滚。这段时间,因为她总是低烧不退,人有些昏沉,就没再过去。是因为她这几天没去,所以他不习惯了吗?

女人一边做饭一边思索着,想到这一层,她抿着嘴轻轻笑出了声。

抱着饭盒走进徐昂的总裁办公室,顾西乔的脸上始终带着笑,对于前台小妹的指指点点全然不在意,反正她们不敢拦她的路。

她也不是不知道别人怎么说她,无非就是恬不知耻主动送上门来的贱人,永远只能是见不得光的情人,然而她们不知道的是徐昂在三年前就已经逼着这个女人去领了结婚证,他们是合法夫妻,只是没有公开罢了。徐昂从没有在公众场合表过态,她自然也不会去到处跟人说,在苏城人的心目中,他始终是排名第一帅气多金的单身钻石王老五。

男人此刻正在认真看着手里的文件,女人走进来他也丝毫没有察觉。

顾西乔就是喜欢看着男人专注时的样子,就好像自动屏蔽了全世界的喧嚣,或许也是因为他做事情时这股认真专注的态度,她才会一直迷恋着他,进而爱上他的吧。

“看够了吗?”男人突然冷漠地开口,打断了思绪已经飘得很远的女人。

“怎么?昨天还没有将你喂饱么,今天跑到我的办公室来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

……她就知道,天不会下红雨,男人叫她来,依旧是羞辱她的吧?

“不...不是,这是你要的饭菜,我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土豆牛腩,还有糖醋鱼,蔬菜的话是上汤西兰花。”女人边说,边将饭菜一一拿出来放在茶几上。

窗外柔和的光透过半开的窗帘透了进来,照在女人的侧脸上。男人看着这柔和的侧脸有些走神,记忆中那张娇俏的脸与面前跌喋喋不休的女人就这样不期重叠了。他从来不肯她下厨,因为知道她身子弱,他总是买上好多补品逼着她吃。女人总是笑笑,继而温顺地吃着。她不能下厨,却总是能轻易知道他的喜好,每次回家,餐桌上永远放着她监工、张妈掌勺的各式美味,无一例外,都是他喜欢吃的,那些被她放了很多胡椒的糖醋鱼……过去的那段日子,虽然有些浑浑噩噩,但,总有种让人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可那样温柔的西橙,再也不会对他笑了……而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因为面前这个女人!

第三章:办公室里的羞辱

他是被鬼迷了心窍才突然叫她过来,此刻看着她小心翼翼要讨好他的样子,只觉得恶心又谄媚,这么想着,他毫不犹豫上前打翻了所有的饭菜。

“顾西乔,你这个样子真让我恶心!”

女人原本是低着头的,只是面对突然之间满室的狼藉微微惊到了,随即,她调整好情绪抬头看着眼前失控的男人,露出了“又是这样”的冷笑。见她这个态度,男人的火气更盛,说出口的话也愈发恶毒。

“你这幅惺惺作态的样子是给谁看的?恩?你根本就不配拥有这张脸!”

是啊……这张脸只配姐姐拥有,她们是双胞胎,没得选,这也成了她的错。

顾西乔看着地上的菜有些微微的心疼,为了赶着将牛腩烧得入味酥烂些,她特地拿出了高压锅来炖牛肉,出锅的时候太着急手心被烫伤了。怕男人饿着,她自己还空着肚子就火急火燎地赶过来了,结果还不是和以前一样,被人当成垃圾。

男人看着她竟然无动于衷的样子,直接将人推倒在沙发上,“知道么,你这种女人,只配被人这么对待。”

原本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的小女人心理防线终于坍塌了,“徐昂哥哥,三年了!我生不如死,痛的不是你一个人,你为什么就不能放开过去好好生活?这么折磨我你难道就真的开心了?”

男人望着她泪流满面的样子并没有动恻隐之心,只是那一声“徐昂哥哥”还是击在了他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拳头握住又松开,松开又握住,他努力调整着自己的情绪,终是冷漠开口。

“她死了。顾西乔,她死了!我怎么能心安理得的当做什么也没发生好好生活?她因什么而死你比我清楚,你这么没心没肺不配叫我徐昂哥哥,要是再让我听到这个称呼从你的嘴里出来,我会更加卖力地折磨你。三年前地狱不收你,那就让我来让你尝尝什么叫人间炼狱!”


徐昂不吃饭,要吃顾西乔?

尺度限制,继续阅读请

↓↓↓

点击“阅读原文”获取更多精彩

Copyright © 海南花洒价格讨论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