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花洒价格讨论组

第五十九章 东峰破(中)

苏小文楚凤歌2022-01-14 12:19:04

太恒东峰共有三道守峰人,一道在峰脚,一道在半峰处,最后一道在峰顶。

守在峰脚的是火海和刀山,半峰处的正是守在菜园的中年男子田童和花二娘。

“闯峰人,冲云镇苏展!”

“闯峰人,云天城苏轻眉!”

“守峰人田童!”

“守峰人花二娘!”

苏展、田童,苏轻眉、花二娘,两两四目相对,目光在空中迎上,互不相让。

一番鏖战起。

田童、花二娘久在此处种菜养花,今日遇上了苏展、苏轻眉,兴奋中顿时有了不少期待。

花二娘见劝不动苏轻眉,五指一伸,率先出手!

只见花二娘的五指轻轻一旋,手腕一翻,一声嗡鸣响起,刹那间,无数的红、黄、蓝、绿、紫之色的花藤,在空中疯狂生长,扑向苏轻眉。

苏轻眉双臂一展,带起一道曼妙的弧线,如灵巧的飞燕,手中无刃,立掌为刀,在空中从五色花藤的间隙中切入。

“铛铛铛!”

火星四溅。

花藤比苏轻眉想象得更加坚硬,切在上面,只留下一道细小的痕迹。

五色花藤犹如五条灵蛇,根根凶险无比,如影随形,在空中盘旋游弋,紧紧贴着苏轻眉的身影,来回的追踪、抽打、穿刺,一时间苏轻眉身形频闪,光洁的额头汗晶点点,被五色花藤压制。

苏轻眉双眉挑起,双手之上,七彩灵光浮现,双手化作两道七彩流光,撞上空中肆意舞动的五色花藤。

两者激烈争锋。

苏轻眉身形如电,手如利剑,带着摄人心魄的尖啸,一股凛冽的强大气息骤然爆发,手到之处,花藤应声而断,一段一段的从空中落下。

花二娘刚刚流露出的一丝笑意,就凝固在脸上。

苏轻眉摆脱了五色花藤的纠缠,从空中朝花二娘俯冲下来,苏轻眉黑发飞扬,俯冲的速度很快,双方的距离迅速拉近,当飞到一半的时候,苏轻眉猛地双手并拢,真气全开,聚起一道七彩长虹,当空斩下!

“不好!”

一旁观战的守峰人田童双眼圆睁,右眼猛地一跳。

就在这时,那些掉落在地上一段一段的五色花藤,“嗖嗖”连接缠绕在一起,红、黄、蓝、绿、紫五根花藤,变成一根长长的粗藤,撞向空中的七彩长虹。

“轰!”

七彩长虹撞上了五色花藤变成的长藤,轰鸣之声不绝于耳,长藤节节败退,溃散如粉,七彩长虹击溃长藤后威势不减,仿佛无坚不摧的七彩之剑直取花二娘。

长藤没能挡住苏轻眉,花二娘神色大变,凭空中一朵巨大的五色花朵从花二娘脚下升起,将花二娘紧紧护住。

“砰!”

七彩长虹到,五色花朵碎!

花二娘脚下之地,尘烟四起,泥土飞溅,地面被劈开一道长长的口子,深不见底!

不过苏轻眉的速度也还是被缓了一缓,花二娘身形急射,掠到了十余丈外。

花二娘见苏轻眉一次又一次挑战自己守峰人的威严,胸膛气咻咻的起伏不已,头上热气直冒,彻底的疯狂了起来。

修行的中年女人,疯起来,尤为可怕!

田童知道老婆厉害,想起老婆发飙时的神武,脸上一阵抽搐。

花二娘则是卯足了劲,目光疯狂闪烁中,悍然出手!

仿若花纹的红、黄、蓝、绿、紫五色光芒,在花二娘的脚下亮起,光芒升腾间,一道青藤如同活物,从青光中钻了出来。

花二娘深吸一口气,体内真气直接是毫无保留的暴涌而出,全部灌注进青藤之内。

一朵朵红、黄、蓝、绿、紫的五色牡丹,在青藤上绽放。

花二娘双掌轻扬,青藤以惊人的速度,在空中迅速勾勒,就像一道道青色的枝叶在空中生长,缠绕。

青藤之上的五色牡丹从初绽,到怒放,只不过一眨眼的功夫,怒放的牡丹,缓缓离开藤枝。

缠枝牡丹,尽皆飘零,如雨染天青,花洒漫天。

一只飞鸟闯入这片五色的花瓣雨之中,触碰到飘零的花瓣,身体转眼间,便如同风化一般,化为飞尘,消散在空中。

这便是花二娘的绝技,“五色花海”!

花二娘满脸傲然之色。

观战的众人心神剧震,骇然不已。

苏轻眉在上一关守峰人那里刚刚闯过“火海”,眼看又落入了“花海”之中!

情况已是万分危急!

这时一道七彩霞光,直射天际。

苏轻眉好似背生出七彩云翼,一只七彩孔雀浮现在苏轻眉的上空,周身七彩之光笼罩,抵御着花二娘的“五色花海”。

一股极为锋锐的气息冲天而起,苏轻眉体轻似烟,一只“孔雀翎”无风自动,阳光照射之下,映出天地间最美丽的光彩。

七彩光华流动,犹如一道彩虹划过苍穹。

花二娘只觉得被锋锐无比的气息锁定,面如土灰,傲然之气荡然全无,本能的感到危险迫在眉睫。

“孔雀翎”,世间最为锋锐之一,锐不可当!

花二娘丰硕的身躯鼓起,拼命地催动“五色花海”之力,漫天的“五色花海”眨眼间收缩为方寸之地,对“孔雀翎”竭尽全力地挤压、扭曲、消融。

到了决定胜负的时刻,一声嘹亮的孔雀之鸣穿透云霄,苏轻眉孔雀之气熊熊燃起,秀美的脸庞上浮现出一抹红晕,嘴角有点点血丝溢出。

苏轻眉、花二娘都拼出了全力。

“孔雀翎”如同一支绮丽的彩矢,穿过了“五色花海”的禁锢,快如一道透明的流光,射向花二娘。

花二娘一连换了七种身法,还是没能躲开,只觉得脊背发冷,败局已定。

这时,空中飞过一把黝黑的锄头,掠出一个粗壮的身影,黝黑的锄头砸向苏轻眉的“孔雀翎”,粗壮的身影抱住了花二娘。

守峰人田童出手了,再不出手怕是老婆保不住了。

让田童和花二娘没想到的是,眼看就要击中花二娘的“孔雀翎”忽然在空中转过一道弧线,然后笔直冲向地面,没入地中。

几息过后,“砰”的一声,地下深处传来一声巨大的闷响,紧接着地面急颤,激起碎石无数,大家不由自主的后退了数步,声响过后,地面布满了蛛网般利刃切割的裂缝。

目睹此景,大家不约而同安静下来。

良久,有人说道:“真天纵之资!”


Copyright © 海南花洒价格讨论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