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花洒价格讨论组

在浙传,有没有一个可以哭的地方?

浙广客2020-11-22 16:22:39

点开这条语音看推送更配哦


01


最近有一个问题在知乎上很火,叫在XX大学,有没有一个可以哭的地方?


师兄跟风在朋友圈问了这个问题:


“在浙江传媒学院,有没有一个可以哭的地方?”


有同学说演播楼,哭爽了下来,哭不爽跳下来;


有同学说思镜湖,蹲在思镜湖旁边把泪水全部留在湖水里;


有同学说洗澡的时候,在寝室的厕所里打开水龙头和花洒,然后放声痛哭;


有同学说在被窝里,蒙上被子咬住被子,只管哭,大不了明天把枕头晾晾干······


但是有一个答案回答的最让我感动:


“如果没有一个可以让你哭的地方,那就来我怀里。”


如果在浙传,难过的时候找不到地方哭,那就来我怀里吧。




02


我不知道到了浙传之后的你有没有大哭过。


去年冬天的十二月,六级考试的前一天晚上,我知道家里出了很严重的一些事情,为了不再给家庭增添额外的负担,我放弃了去北京一家新闻机构实习的机会。


那种感觉我相信很多同学应该多不会有。


觉得自己帮不上家里的忙,对爸爸妈妈的担心,和放弃自己梦寐以求的实习岗位的遗憾,在我挂了电话之后突然爆发了出来。


那是晚上十点,图书馆马上就要闭馆,还有三三两两的同学从图书馆大门出来,我握着手机踉踉跄跄跑到图书馆和演播楼中间的那块空地上,把头埋在围巾里哭了好久。


那是我到大学之后第一次哭,却也是哭的最放肆的一次。




03


前不久的一天晚上,我一个特别要好的学弟突然给我打电话,当时我刚刚写完推送,接起电话听到那边带着明显哽咽声音的语气问我:“你在哪儿?”


我吓了一跳,问:“你怎么了,我马上找你。”


他哭了出来:“我在你寝室楼下。”


寝室里开了空调,我只穿了一件秋衣,挂了电话拿起毛衣就冲出门外,一边跑着下楼一边往头上套毛衣。下了楼以后看到捂住嘴哭的一脸泪痕的他。


我过去揽住他的肩膀,轻声地安慰,并抚摸他的后背,告诉他没事,有我在。


后来一次吃饭的时候我开玩笑问他:“你说我是不是对你最好的学长?”


没想到他竟然一脸正经地回答:“对啊!”


听到他这样讲我还有点感动。


我一直觉得,一个人在自己最无助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如果向你发出了信号,那么你一定是他最信任的人。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向你展示他最无助的时刻。


而我被你信任,被你选中为可以看到你哭的人,也是我的幸运。


也或许是我明白,一个人在痛哭的时候,如果连一个拥抱都没有,会更难过的吧。




04


人好像到了大学之后,就很难再肆无忌惮的释放自己的情绪,笑的时候抿着嘴浅浅笑,哭的时候把哭声埋在臂弯里悄悄哭。


大人们告诉我们,我们已经成年了,是大学生了,要变得成熟,要学会内敛。


你或许离家很远,想家了,却不敢告诉爸妈让他们伤心;


你或许被学长学姐批评为难了,觉得委屈;


你或许遇到了不公平,明明是你的奖学金却被别人用人情抢走了,你不甘心


你或许失恋了,被男朋友甩了,觉得自己被抛弃了;


······


这些你避不开的坎坷就像是逼着你拔节似的成长,就算难过,也要面对现实。


但是你想哭,却又找不到能让你放肆大哭的地方。


没关系,那就来我怀里吧。


虽然这只是一个小怀抱,却也愿意为你挡一时的风雨。


但你要答应我,哭完以后,就要振作起来哦。





Copyright © 海南花洒价格讨论组@2017